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46章 这判谈得,如鲠在喉
    莺娘脸色黯然,口中喃喃低念:“黑暗祭司,黑暗祭司啊。”

    街道上被斩杀的是她的同族,其中两个,平素里与她颇有交情,昨天还一起谈笑晏晏,今日里就这样死无全尸,毫无尊严的也没有任何意义的被一个没有感情的黑暗祭司给屠戮杀死,她心中悲痛无法形容。

    眼看着那头山羊趾高气昂指挥着手下妖修,把死得凄惨的羽族大妖尸身上的宝物收刮干净,连地上断做两截的法宝也不放过,莺娘转过脸去,不忍再看。

    这该死的战争啊。

    呆在阁楼顶上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那一幕幕血色,仍然挥之不去。

    有妖禽飞上来,低声道:“莺娘姑姑,那个……莫祭徒在门外求见。”

    一场声势浩大的血腥厮杀,惊动了全城,远处的妖修大都攀到高处观战,是以离得并不远的修来酒楼,伙计和管事们都几乎全程在观战,见得刚刚宰杀了四名大妖的一伙凶徒登门,一个个吓得心惊胆颤不知所措。

    莺娘沉默片刻,收拾心情,声音低沉道:“我下去迎一迎。”

    说罢飘身落到阁楼下,往大门方向走去,夙老败了可以一走了之,她却必须面对以杀戮著称凶名赫赫的祭塔黑暗祭司。

    她相信夙老应该是在最后白虹出鞘的那一刻,认出对方黑暗祭司身份,才忙不迭逃之夭夭。

    凭妖心境修为,发挥出了化形境的威力,除了黑暗祭司,还能有谁?

    黑暗祭司在祭塔内当担刑罚职责,鲜少外出走动,

    但是每次外出,必定造成震撼的血腥杀戮,所以又名血腥祭司。

    他们修炼有特殊秘法,可以短时间内,通过借用和激发潜力,发挥出超境界实力,非常难缠,战斗起来不死不休,即使是妖心境大妖也不愿招惹。

    好些年,都没听说有黑暗祭司外出走动,想不到让羽族给遭遇上了。

    门外平素热闹的街道,清冷如深夜,连闲逛过路的妖修都不见一个。

    无数等着看好戏的目光躲在门后、窗户缝隙,正窥望修来酒楼门口,希望能再看一出剑斩高楼的大戏,这附近,任谁都知道,修来酒楼是羽族所开办。

    在沙州地界,羽族近些年逐渐强势,名声鹊起。

    莺娘脸上堆起干涩笑容,与山羊虚情假意寒暄几句,对最后面的黑袍大妖拱手行礼,没得到回应,莺娘不敢腹诽,又与戒备站在山羊身边的巴特点头示意,伸手道:“莫祭徒,请随我来吧,咱们去里面清净院子谈话。”

    她自是感受到暗处不怀好意的窥视目光,也扫视到自家酒楼内各窗户后探查躲闪的眼光,一个个客妖和伙计惶恐不安,随时准备跳窗夺路而逃,她必须尽快把这群恶客请进去,让客妖们放心。

    莫珂笑道:“还请稍等。”

    看向脸现疑惑的莺娘,道:“刚刚来的路上,见到贵部几位妖修横死街头,我已交代浅翠城城卫大妖,让他们好生看护,莺娘,建议你还是派遣下属,紧着前去收领了。

    哦,对了,听那两位城卫大妖说,街道店铺的一应损失,都算在你们羽族头上,这也是贵部大妖争斗时候亲口答应,几条街上的妖修都听到了。”

    莺娘气得差点没有绷住,打烂店铺街道的,主要是黑暗祭司所为吧。

    当然,这话她不敢说出口,都怪自己这方那死鬼大妖逞口舌痛快,好端端的许诺什么大话,这下好了,死了都不得安宁,还必须给赔偿,真是憋屈,即使把修来酒楼给卖了,也赔不起打烂的几家店铺,何况是大半条街都打烂了。

    却也不能不顾惨死的同族大妖,更不可能让他们死后被抽筋扒皮落得更加凄惨的下场。

    莺娘勉强笑道:“我这便安排。”

    招手叫过两头妖禽,传音吩咐几句,让他们先去收捡大妖尸身。

    至于赔偿问题,得由夙老他们那方来负责,她犯不着揽这麻烦在身。

    一场好端端的谈判,搞成现在这样,连与她一起过来帮手的另一位羽族大妖也不敢露面,让她独自面对,莺娘觉着心累得慌,她只想早点聊完打发莫珂一行离开。

    进到酒楼后面一座安静大院子,让其他妖卫在外面警戒,莫珂三个与莺娘在正堂分左右而坐。

    有侍女奉上灵果、灵茶,待关门后,谈话正式开始。

    见得那位黑暗祭司并没落坐,而是站在最后面独自一处,让莺娘内心稍觉好受。

    真要是以势欺压她,谈出来的条件,她回头也不会予以承认。

    莫珂开门见山道:“我前天与抟风他们谈过一场,他们提了四个条件,目前还在等待其他祭塔和妖皇一族的意见反馈,所以,对你这边就怠慢了,真是抱歉。”

    莺娘也是前天晚上才知道,抟风代表羽族激进派,去了白枫城与祭塔进行谈判。

    但是具体谈了哪些内容,她没有从夙老口中听到实话。

    对于莫珂主动提及,她还是非常感兴趣,道:“你我相识也不是一天两天,莫祭徒勿须客气。不知莫祭徒能否说说,抟风都提了哪些条件?”

    她相信莫珂这样说,不会无的放矢。

    莫珂呵呵一笑,道:“在没有完全谈成之前,还请恕莫某不便透露,但是其中有一条,我猜你也会提及,告诉你倒是无妨。”

    莺娘眼珠一转,笑道:“清琼酿?”

    “正是。”

    莫珂知道此女对清琼酿一直是念念不忘,曾经追踪他接近万里之远,途径无数城池,他印象非常深刻,是以他主动提出,把这场已经有些变味的谈判进行下去,引起莺娘的兴趣。

    羽族中立派,他是必须要拉拢的,

    即使他们与投降派再有牵扯勾搭,他也得想办法拆散他们。

    继续道:“首先有一点,我必须提前申明,清琼酿的秘方不可能给你们,你们羽族口多嘴杂,这个山头,那个派系,呵呵,就算真把清琼酿秘方给了你们,不出一年半载,人族那边便知道了,然后,妖族好多家族都知道,这个生意,也就彻底废掉了,你我都赚不到钱。”

    莺娘想了想,羽族目前确实是如此状况,但是她不可能当着外面妖承认,口中却问道:“那怎样才能赚到钱?由你们高价供应给我们,再由我们去卖往妖域其他各城?”说到最后,语气中带有一丝讥诮。

    “错了!”

    莫珂摇头否决,谈判嘛,肯定不能按对方的思路来走,道:“你们在妖域地界,最多有一两个城池的销售权,不可能所有城池都任由你们销售。”

    莺娘再好的脾气,也给对方的连番混账话给激怒了,冷笑几声,道:“莫祭徒,你莫非是来消遣我来着?还没开始谈呢,先急着把路堵死,我希望你拿出一些诚意,而不是赌气。”

    莫珂哈哈一笑,道:“我冒了极大风险,能来浅翠城,就是诚意。”

    对胆小怕死的莫珂而言这是一句大实话,但是听在莺娘耳中,充满了浓浓的讽刺,让她再也没了和对方谈下去的心情。

    带着一个黑暗祭司,耀武扬威的,冒的哪门子险?

    还故意在路上安排一辆遮掩耳目的马车和护卫,把夙老他们的视线引开,为的不就是要悄悄进城,然后再大庭广众之下连杀四位羽族大妖立威嘛。

    这判谈得,如鲠在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