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53章 谁主谁次?
    白枫祭塔北坡,一座满是暗绿苔痕的圆形石屋内。

    树祖显出四尺余高的童子身影,左手平托着的大黑剑,右手在剑身轻轻抚了片刻,叹息一声,道:“元囵,枫山上下,你可有中意的传承妖选?”

    大黑剑上的黑芒愈发的微弱,过了半响,才有低沉嘶嘶声传出:“新收祭徒,阔本尚可。”

    “阔本?”

    树祖低念了一句,是那头沉睡中有所感悟的棕熊,他还有点印象。

    “行,我记下了。放心,你的仇,祭塔会替你报,可还有什么未了之愿?”

    “没。请封印元囵残魂,以待传承。”

    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童子点点头,右手出现一片柔和的水色光华,缓缓从剑身抹过,片刻,一点黑芒凝练,被打入一颗豆大的半透明玉石珠子内。

    拂袖收了珠子,童子看着归于寂静的大黑剑,神情一时有些复杂。

    “唉!”

    一声叹息之后,童子随手一抛,大黑剑“铮”一声轻鸣,直插入上方的平台,手一招,空中悬浮的白色木剑化作一片碎光,融入童子体内,一步跨出,身影凭空消失不见。

    再出现时,已经是一座洁净洞府内。

    大厅的中间岩石地上,躺着昏迷不醒的褐冠云雀。

    童子右手一挥,地面有道道水纹逐渐亮起,漫过褐冠云雀,重重叠叠,使得褐冠云雀裹成光茧一般漂浮在空中缓缓旋转不停。

    “姓名?”

    “夙风。”

    “在羽族内担任何职务?”

    “第八族老。”

    童子面无表情一项一项审问着,他不会在乎抓获的褐冠云雀死活,能多问出来一些机密,当然是更好。

    莫珂等到天色尽黑,又等了一个多时辰,才见木关领着一群妖修从黑暗中跑来。

    他忙迎了上去,运转妖力于双目,仔细辨认,两名城卫大妖,十名妖卫,连两匹愚马也一个不少,可就是没见到替他阻敌的巴特出现。

    “木老,巴特队长……没找到吗?”

    莫珂抱着一丝侥幸问道,目光落在愚马背上打横放着的一口袋子上。

    木关摇头道:“我们找到他时,他能量妖心被挖,早已经倒毙殒命。还请节哀。”在沉默低头的莫珂背上拍了两拍,道:“树祖不会亏待他的同族后辈,先回去吧。”

    莫珂心中有一丝复杂的悲伤、仇恨、愤怒等情绪纠合在一起,使得他不知是该怒还是该悲,他与巴特并不是很熟,打交道接触也才寥寥几次,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

    但是,巴特是为了他而死的,让他心中很不好受。

    虽说是各有各的立场,各有各的利益,很多事情无关对错,他也不愿意强加干涉别妖的意愿,但是这次是真正的出离愤怒了,对于羽族那些一心想要投靠人族的家伙,他若是不做点什么,会对不起他的内心。

    他一定要那些家伙,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路沉默着回到枫山,莫珂对木老、两名城卫大妖和所有妖修道了一声谢,独自进去祭塔,登上四层,唰开石门,走进空荡荡的藏书楼。

    他此时的状态不宜修炼,也不宜影响剀力的大好心情,

    唯有关起门来看书,才能慢慢洗涤掉心中上升的戾气。

    他必须做一个冷静的妖,不为情绪所左右。

    连换几本先贤书册都看不进去,最后换一本闲散游记,才慢慢地沉浸在奇谈怪事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莫珂若有所觉,抬起来头来,身影模糊的树祖就在丈余外,正静静地注视着他。

    “不必多礼。”

    树祖摆了摆手,笑道:“听元囵说,你已经凝聚精神力开辟识府,修成了妖识,可有此事?”

    他虽然贵为化形境大妖,若不出手探查,而莫珂不当他面使用妖识,他也没有发现莫珂的这点小秘密。

    谁又能想到,一介血脉境小妖,还能提前开辟出了识府?

    以前只是有些疑惑,莫珂居然能从他的小幻演境中挣脱出来,现下算是找到缘由了。

    莫珂愣了下,随即明白,树祖口中的元囵是指黑袍大妖,那位神秘的黑暗祭司,在浅翠城大街上的时候,他试探着用妖识去接近过元囵,被元囵发现了他的窥探,看来,元囵的残魂是什么都和树祖交代清楚了。

    随着了解的加深,莫珂对树祖的性子有所把握,再则没什么好隐瞒的。

    莫珂笑道:“是有其事,我也是稀里糊涂凝成了妖识,后来还是在四层看过好些书,才知道一些东西,这次托元囵前辈的福,让我顿悟了风系妖术的一些妙用。”

    他不想多说妖识,那牵扯到他的天人感应篇功法,于是巧妙的转了话题。

    “顿悟之机可遇而不可求,你能把握住有所领悟,也是福缘深厚。我看了你的风妖术运用,于你速度提升相得益彰,等这段时间忙过,你去祭塔后山的枫林谷修炼一些时日,或许于你晋级妖心境,有所助益。”

    莫珂来祭塔的时日毕竟短暂,郜和祭司没来得及教导,便去了前线。

    他还不知枫林谷意味着什么,听得能于晋级妖心境有所助益,猜到不是一般的所在,笑道:“多谢树祖抬爱,弟子唯有竭尽所能,才能报答一二。”

    “行了,客套话就不必多说,这都是你自己用功劳换来的。”

    树祖摆摆手,又道:“你与莺娘的谈判,我已知悉,并即时传讯给九塔和妖皇一族,你能够与莺娘达成初步意向,稳住羽族,把复杂的事情灵活地化解简单,不至使羽族大乱,你处理得很不错。”

    踱了几步,继续道:“他们两家提出的条件基本雷同,想要两条主妖脉建城,好大的胃口啊,也罢,都可以答应。九家祭塔、雾师兄、还有妖皇一族针对抟风他们的条件有了回馈,我已经整理完毕。妖皇一族也将派遣两位代表前来,参与后续的谈判,你准备一下,明天下午可以正式与抟风他们谈,争取早日达成一致。”

    莫珂应了声“是”,想了想,又问道:“请教树祖,明日与抟风他们谈判,咱们这边,是以我为主谈,还是以妖皇一族的代表为主谈?”

    树祖呵呵一笑,似乎料到小家伙有此一问,道:“你是主谈。这是我整理出来的内容,你熟悉下,妖皇一族的谈判代表明天上午到,他们只是参与。”

    莫珂心中有数了,接了树祖递给他的纸条,收进口袋内,道:“树祖放心,弟子争取明天谈出一个相对满意的成果,尽快促使羽族出兵援助两线战事。”

    树祖见小家伙领会了他的意思,微笑颔首,着重交代:“一定要快。”

    前方战事吃紧,东西两线都在催促要羽族赶快出兵去援助,树祖也是顶着极大的压力,可是谈判之事且能操之过急?

    倒是莫珂对东线与海妖族的几条论战策略,颇有几分见地。

    主动放弃城池地盘的防守,保存有生实力,将海妖族耗在陆地上,拉长战线,分而化之,以极少的妖修队伍牵制海妖族的大队……条条都是金玉良言啊,也不知小家伙从哪里学来的这等见识?

    树祖已经把这些论战策略,发去给海州督战的祭塔主祭,具体如何运用,还得结合海州的实际情况才行,毕竟,他也没去海州战场亲眼看过。

    莫珂目送树祖消失离开,用嘴叼出纸条,打开摊铺地上,仔细地看了几遍,把树祖整理的几条要点给记住,做到心中有数,才重新看书。

    第二天一早,莫珂回了一趟灵植坊院子,剀力的伤势还差一些没有痊愈,聊了一阵,得知小蛮牛给黑贝拐去了山下扎窝,与凤头八哥厮混得熟悉,也就不去管他。

    莫珂现在实在是太忙,得过了这阵子才能得闲。

    返回客院,叫上木老一起,前去与抟风、翁疾见面。

    莫珂要把莺娘特意写的手札转交给抟风,在妖皇一族的谈判代表到来之前,他要先与抟风他们达成基本意向。

    他担心口多嘴杂、夜长梦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