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58章 羽族还有老妖怪?
    后面几天,莫珂很悠闲地看书,晚上回洞府修炼并淬炼身体。

    莺娘接到莫珂书信,惊喜莫名,特意派遣一名妖心境大妖,飞一趟白枫祭塔,把“赠予”的五十斤清琼酿给迫不及待的护送回去,谈判什么的可以不急,礼到了就行。

    对于莫祭徒解释妖族内部稍有些许不谐声音,需要时间调节云云,莺娘表示相当的理解宽容,大家心知肚明,她其实催促的是什么。

    树祖与代表世家利益的妖皇一族,每日里传讯商谈,又与另外九塔留守主祭密讯往来,直到剀力用不同酒曲配比发酵五天的谷物,蒸了三笼,其中好运气地出了一小笼酒性醇烈更胜往昔的清琼酿。

    树祖心中顿时底气十足,谷物果然能出佳酿,而且操作简单,价格比起果酒更像是白捡的。

    在妖域,普通谷物高粱除了抓获的奴仆当食物,便只有少数食草的穷散野妖在冬季里嚼嚼裹腹充饥,是最不值钱的玩意,相对果子来说还耐存储容易保管。

    树祖于是很大方免费派送妖皇一族百十斤名声赫赫的清琼酿,让他们眼见为实。

    又是好些个回合的交锋磋商,树祖这次留了一个心眼,他没有向其他祭塔透露谷物蒸酒的秘密,终于勉强松口同意,向各世家以五枚中品灵玉一斤清琼酿的‘超低价格’供货,条件当然是换取各世家的全方位支持,与羽族的协议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树祖留有余地,他保留了对更高品质酒水的提价权力,大不了到换一个酒名。

    这是一场祭塔与世家之间的长久博弈。

    当然这一切莫珂毫不知情,他轻松惬意地度过了在妖族的第一个正旦节(春节),因为战争的缘故,没有感受到妖猫汤所吹嘘的白枫城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景象。

    带着小蛮牛,凤头八哥,妖猫汤、还有新任的酿造坊管事剀力,在大街上瞎逛,下馆子吃大餐,四处转悠,日子很快又过去几天。

    接到树祖传音,莫珂不敢怠慢,去了一趟客院,与抟风和早就返回的翁疾商谈一番,把前面他们谈妥的协议重新落实,定下黄道吉日初八也就是明天上午辰时举行正式会谈。

    出了客院,莫珂麻烦木老跑一趟,知会一声妖皇一族的谈判代表。

    晚上莫珂没敢怎么修炼,他发现自从那次顿悟之后,他沉入修炼特容易打发时间,一忽儿就过去一晚,不到日头高照甚至中午他醒不来,向木老请教,也找不到原因。

    他没敢为了这点私事打扰请教树祖,也不想让树祖探查他的身体,猜测或许是与他修炼的人族功法有关,待以后条件允许,找寻些关于人族功法的典籍看看。

    第二日起了个大早,吃完早膳,溜达一圈回来,提前去祭塔东厅等着,他这次当仁不让坐了中间主谈位置,等了一阵,木老陪着抟风、翁疾到了,寒暄片刻,黄虎威迩领着黑猴茂石进来,一问才知道八皇子身体抱恙今天不参加会谈,由威迩和茂石代表就行了。

    莫珂暗自吁了口气,如此甚好,他还担心那家伙胡搅蛮缠,遂宣布会谈开始。

    双方有来有往唇枪舌战,在莫珂的把控下朝着正确的方向稳步前行,经过激烈的两个时辰交锋,终于达成双方满意的初步协议。

    威迩亲自拟出协议好的条款,三方代表签字画押,各持一份便算是完成。

    过场走完,抟风代表羽族,诚挚地邀请祭塔和妖皇一族的代表前去荒木林,进行最后的细节磋商,完成最终的协议,然后羽族义不容辞出兵参战。

    莫珂裂着嘴吐着丝丝爽气自是满口答应,他能不答应吗?

    树祖暗地传音给他,让他不必担心家里尽管前去就是。

    他担心个屁的家里啊他是担心自身安全,荒木林啊,那可是羽族的巢穴,还有一伙不安份包藏祸心的家伙等着他呢,躲都躲不过,真是脑壳痛。

    茂石紧紧闭上猴嘴,那鸟不拉屎……错了,鸟拉屎的地方,打死他都不去。

    黄虎威迩面上稍显难色,表示得回城里请示了八皇子才能定夺。

    抟风才不管那么多,他已经在祭塔呆了好长一段日子,任务完成,向莫祭徒提出告辞,随后在莫珂、威迩等目送下,和翁疾飘然而去。

    接着又送走威迩一行,莫珂迫不及待返回祭塔四层。

    见得树祖出现,行礼之后,莫珂非常关心这一路去的护卫妖选,问道:“树祖,此去荒木林,要穿越两千余里的大漠,路途艰险,不知您安排哪些护卫跟去?”

    最希望安排几个像上次那样厉害的黑暗祭司跟随,即便一个个哑巴整天不说话他也不介意。

    他也不知白枫祭塔,到底有几个黑暗祭司?心下揣测,那么厉害的以一当十的高手应该不会太多。

    树祖显得心情颇好,笑骂道:“你尽管放心上路便是,护送随从,我自会给你安排妥当,让木关跟着你,另外还有两个,到时让木关联系。穿越荒沙大漠,随从贵精不贵多,你也准备准备。”

    莫珂在心中连呸两声,树老头不会说话,什么放心上路?太晦气了。

    又问道:“八皇子和威迩,他们会不会去?”此时倒是希望八皇子那嚣张家伙同行,怄点气也行,多些大妖高手跟随,能分担路上的危险。

    “他们是妖皇一族的代表,必须得去一个。”

    树祖又提点交代了几句,莫珂几次与羽族谈判,他都看到或听到了汇报,对于莫珂的办事能力是愈发的放心,掏出一个很普通的小袋,用妖力托着送到莫珂面前,见小家伙双目放出贼亮的光,他心知肚明笑道:“这是给梧桐子的密信,你的赏赐,等事情办成回来后再兑现,你猴急什么?”

    莫珂讪笑几声,用嘴叼了装着物品的小袋,收纳进自己的皮口袋内。

    他能不急吗,是他去羽族老巢呢?仇敌云集之地。

    树老头太小气了,随便赏他两样保命之物应付突发状况也好啊。

    树祖自是看出了莫珂脸上挂着的一点也不掩饰的失落,笑骂道:“有老木和另外两名高手护送,你担心甚么安全问题?真要是等得你用宝物解围的时候,呵呵,你们就不要想着出来了。”

    莫珂一想也对啊,他这点微末之技根本没什么用,广阔的荒漠上,跑都没地儿跑,他跑得再快还能快过天上的飞鸟不成?问道:“树祖,您说的梧桐子……前辈,要去哪找他?”

    他是第二次听到梧桐子这个名号,能让树祖念叨的肯定是极厉害的高手。

    “梧桐子是羽族的守护者,一颗老梧桐树,有两百多年没有联系了,他呀,是个倔脾气,要不是有他护着,羽族……呵呵,很难讲是个什么情形。”

    树祖稍稍多透露了几句,接着道:“你到了荒木林,就能看到他,把信给他,就说枫万林向他问安,感谢他当年的指点之恩,莫不敢忘什么的,你会说话,替我多美言几句。”

    莫珂硬着头皮,道:“是,弟子一定带到。”

    他还是第一次得知树祖的大名,让他震撼的是,羽族居然还有成精的老树妖,比树祖还古老的存在,那羽族为什么又要闹分裂?

    还闹到一分为三的程度,梧桐子作为说一不二的存在,都不管管的吗?

    他心中不免有些胡思乱想,或许是那颗老梧桐树趁机在背后捣鬼,也说不定?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