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69章 借风杀妖
    流火非常诧异,对方怎么可能提前发现毕灰潜藏的青煞光球?有他用青煞光波,帮助遮掩形迹,按说是没露破绽啊?还有,那古怪的妖羊似乎还发现了从身后偷袭的飞针。

    他很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是妖羊前扑的方向,以及时机,让他不得不信。

    世上没有这么多凑巧的事情,流火猜测对方身上另有宝物,他与另外两妖往边上闪避,叫道:“毕尤。”

    那团黄色光团应身停步,噗一声,一颗黄色光球喷了出来。

    与此同时,莫珂已经接近到四丈距离,他这次没有客气,五条风索全部施展,唰,一股脑抽打向离他最近的毕尤,他妖识看到,毕尤的脖子上挂着一颗淡黄色椭圆石头。

    流火亲身尝过对方的风索滋味,忙叫道:“快遮起来,用肉翼……”

    毕尤“吱”了一声,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待风索临身,直接打向她脖子部位挂着的土凝石,她慌忙伸展肉翼,乱中出错,肉翼中间的折叠突出部位探出黄芒的防护。

    无处不在的风力丝带,缠了上去几根。

    “吱吱……”

    毕尤发出凄厉惨叫,忙不迭把肉翼给收了回去。

    就这么短短一瞬,肉翼的骨节突出部位,似用刀子刻出了几道深入骨头的伤痕,鲜红刺目,却又不见鲜血流出,看着触目惊心。

    莫珂用妖识控制的五条风索,狠狠抽中淡黄石头,而后,莫珂不管结果如何,拼命往斜上方奔逃,那颗一闪一闪的黄色光球,离他只有两丈了。

    他算计过光球的爆发范围,还来得及躲闪,只是比较惊险。

    毕尤惊恐发现,她脖子上挂着的土凝石,被风索猛击得剧烈摆动,护身光团不受她控制,急闪几下,居然就此破灭,黄芒似水一样消退,把她整个身体暴露在空中。

    毕尤绝望了,启用土凝石,重新让光芒覆盖全身,最少需要两息时间啊。

    而她所处不是风兽空间的最顶端,此处风煞密集,穿梭的风力丝带快速缠绕上来,根本就不给她任何机会,凄厉的吱吱声中,传出一声怨恨的“去死”。

    闪烁着还没有完全膨胀的黄色光球,嘭一声,在空中爆开。

    这次淡黄色波纹的爆发,没有先前那般迅速,波及范围也缩小了一圈。

    莫珂很轻松躲了过去,他转身看一眼惨叫不停被丝带缠绕成一团的蝠鼠,面无表情,观察一下空中仅剩的两枚飞针,以及那颗膨胀到拳头大、离得有些远的青光球,径直往退避的两妖逼近。

    他掌握了速度优势,缠斗接触两次,已经有了经验,不再畏惧对方的手段。

    毕灰忙控制着她的青煞光球挡到前面三丈远处,叫道:“你别过来,你还想怎么样?你已经害死我们一个同伴,你……大不了,我们与你同归于尽。”

    流火与毕灰是真害怕了,面对一个实力远超他们的对手,他们只想逃出去。

    而此时,破界逃生都成了奢望,对手的速度实在是快他们太多。

    莫珂不再废话,更不理会什么同归于尽的威胁,逼近到距离青煞光球四丈距离。

    他突然放出五条风索,张牙舞爪地攻了过去,吓得两妖忙往后退,他们想借助青煞光球的掩护,退去还有十余丈远处的结界边缘。

    在外界,这点距离还不够他们眨下眼睛,这里却成了难以逾越的天堑。

    五条风索突然合为一处,狠狠地抽打在闪烁不停的青煞光球上。

    已经濒临爆发的青煞光球,受此一记打击,顿时光芒急闪,明显很不稳定,莫珂见得有效果,哪还会与对方讲客气,连续用风索打去。

    “不!”

    后退的毕灰急叫,赶紧控制青煞光球,想稳住延迟爆发并往后躲闪。

    短时间内,她可凝不出来第二颗这样的青煞光球,否则,与流火多喷出几颗这样的光球,哪还会怕眼前嚣张的妖羊?

    流火也知道情况危急,忙控制他的青针,从侧面刺向莫珂。

    莫珂追着一顿猛抽猛打,对于青针的牵制,他毫不在意,轻松让开。

    那青煞光球已经施放,又膨胀到了爆发边缘,终于稳不住内里的能量平衡,“嘭”一下爆开,莫珂咩咩大笑,往斜上方躲避,青波光纹席卷下,他的五条风索自是消散无踪。

    两妖失去了最大的依仗手段,离结界还有一段距离,都有些绝望。

    莫珂绕到上空,再度接近到两妖四丈左右。

    冷眼瞄了一下朝下方坠落只剩尺大的一团,内心毫无波动。

    通过用风索攻击流火、毕尤两妖,他发现了一些利用这处空间的技巧,冷冰冰道:“交出宝物,束手就擒,可以留你们一命。”

    话虽如此,他不会再给对方任何机会。

    风索从他体表旋转的白色雾气探出,挥舞着,气势汹汹扑向两妖。

    “等等!”

    流火用肉翼护住脖子前的风凝石,叫道:“等等,我们愿意交出宝物,风凝石也可以给你,但是得去最上面交易,这里煞风太强了,没有风凝石,我们连一息都撑不过去。”

    他内心满是悲哀,以速度灵巧见长的蝠鼠族,在此处被限制得只能靠两只纤细脚肢移动,落得任由一头妖羊欺侮的下场,他好恨。

    “哼,走吧,再敢耍弄诡计,就等着死无全尸吧。”

    莫珂押着两妖,往上方走去。

    他等下得用两个俘虏做一次实验,若是收敛了护身的光芒能破界出去,那他就放心大胆了,若是敢谎言欺骗,他要用风索套着流火的脖子,再用犄角顶得那头老鼠肠穿肚烂面目全非。

    去上方也好,那地方致命的风力丝带稀少,有利于他做实验。

    一边走,口中也没闲着,审问着如何收取风凝石,有哪些忌讳等等问题,流火答得稍有迟疑,莫珂劈头盖脸便用风索抽打上去,打得流火身上的青芒急闪,明显的很不稳定。

    虽然对流火本身造不成伤害,但是把两妖吓唬得够呛。

    万一,护身青芒出现破绽,这条小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流火在心中不知怎么问候诅咒山羊的祖宗,口中再也不敢迟疑,一五一十交代。

    莫珂记了下来,至于信与不信,则只有他自己知道。

    三妖隔着约四丈远,一步一步,走了盏茶时间,抵达风兽空间最顶端。

    莫珂突起发难,五条离着两妖身旁不远处挥舞的风索,唰一下,合做一处,朝着一直安静无言的毕灰打去,与此同时,毕灰口中冒出一颗青蒙蒙光球,对着莫珂狠狠喷吐。

    流火悲愤不已,他已经确信,那头妖羊绝对能透过他们的护身光芒,提前发现他们的小动作,他好不容易凝聚到嘴边还没有露出光芒的一颗青煞光球,又吞了回去。

    他趁此机会,往后返身退缩,已经到了结界边缘,他不想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