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70章 斩草除根
    莫珂时刻用妖识观察着两妖,待发现毕灰口中有光冒出,当机立断用风索攻击对方脖子上挂着的风凝石,见流火贪生怕死往后退去,他也颇有些无奈。

    在此处空间限制太多,有手段都使不上,否则他更不想放过流火。

    面对青煞光球的攻击,他唯有往侧面快速退却。

    毕灰气得浑身发抖,刚才,就是流火借助风凝石的能量,用秘术给她传音,相约着在路上稍稍拖延时间,以便到顶端之后,他们能从风凝石中凝聚出光球,同时对妖羊发起攻击。

    他们是欺莫珂不懂风凝石的许多妙用。

    结果她如约发动攻击,本来应该与她共进退的流火,却卑鄙地丢下她独自后撤。

    他们谋划得很周密,两颗青煞光球的爆发,可以形成一片很大的威慑区域,用以阻挡莫珂,他们已经不期望能战胜速度比他们快许多的莫珂,只想阻挡住莫珂片刻,为他们破界逃出风兽空间,赢得些许必须的时间。

    莫珂的攻击来得太快,毕灰连骨翼都不及遮掩,被风索打个正着。

    毕灰非常气愤流火的背叛行径,她居然不顾飞出去的青煞光球,也不顾护身光团剧烈晃动随时破灭的危机,她从护身青光中凝出一枚风煞青针,对着逃跑的流火射去。

    “流火,你卑鄙,去死吧!”

    流火与毕灰相隔不到丈许远,才走出五步,听到毕灰的怒骂,随即发现射来的青针,吓了他一跳,脚下快速逃离,喝骂:“你疯了!”

    他现在倒希望借助妖羊的风索,早点干掉那臭娘们,解除青针对他的威胁。

    毕灰身上的护身光团最终还是没能坚持住,在她抽取青光后的片刻,即告破灭,露出一脸惨淡的蝠鼠,她回头恨恨地瞪一眼与青煞光球保持四丈距离后退的莫珂,那家伙太小心。

    在附近游荡的两丝煞风,朝她缠来之前,毕灰口中喝道:“爆!”

    还没有完全膨胀的青煞光球,爆发出一片四丈方圆的青波,而毕灰则毫不迟疑,往最近的结界撞去,她半个身体,顿时像是陷入泥浆中一样,速度陡然慢下来。

    莫珂见得失去护身光团保护的蝠鼠,果真可以破开结界,他心下踏实了,绕过青色波纹,往躲避青针的流火追去,他不准备再理会毕灰。

    那两条风力丝带,已经缠在毕灰陷入结界的身体上,如附骨之疽,深深勒入,痛得小半面孔露在这边的毕灰凄厉惨叫,浑身的肥肉乱抖,稍远处,有四五条风力丝带,像是闻到血腥的鲨鱼,正快速朝这边汇聚游来。

    流火简直是要被那愚蠢的雌蝠鼠气疯,他为了躲避毕灰射来的青针,耽误了最宝贵的时间,那蠢蝠鼠,此时陷入生死两难境地,活该!

    莫珂追上前来,离得流火四丈左右,挥舞着风索,作势要打去。

    流火用骨翼紧紧抱住风凝石,他口中的青煞光球根本不敢喷吐,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他也知道,对方的风索只要持续攻击他身体表面的青光,他维持不住护身光团太长时间,叫道:“不是我的主意啊,真的,是那蠢货想出来的愚蠢主意,我都没有伙同她发起攻击,请你相信我。”

    莫珂在心中嘿嘿冷笑几声,却停下风索,并不立刻攻击,冷哼一声,问道:“这就是你教我的破界办法?像她这样,卡在半途,任由那些丝带凌迟折磨?”

    那头蝠鼠的下场,太凄惨了,莫珂都不忍卒睹。

    流火瞟了一眼,忙回头来,确实是很惨,他看得胆战心惊,叫道:“不是,我教的方法没错,是她用错了,不能全部暴露在外,应该控制着护身光团,一点一点露出身体进入结界,可以保证两息内,整个身体突破到结界那边,又不会有煞风侵害。”

    莫珂点点头,与他观看毕灰突破结界,在心中推演的改进法子大同小异。

    如此,他更加放心,笑道:“很好,把你身上的宝物都拿出来吧,现在是践行你的承诺,也是我放你一条生路的时候了。”

    流火在心中骂娘,尖声叫道:“我身上真没有其他宝物,外面的宝物,带进来没有用处,反而还是累赘,只有这颗风凝石,等我去了外界,再给你如何,加倍……”

    莫珂怒道:“你耍我?”控制着风索劈头盖脸打去。

    他也总结出来,在风兽空间内打架,其实只要打破对方的护身光团即可。

    其他手段,用不上,也没甚必要。

    流火再不废话,他暗自调集了风凝石的能量,噗一声把口中的青煞光球喷出,他只需要争取两息,不要多了,两息即可,毫不迟疑消去右边身体的护身光团,往结界挤去。

    风索打在流火身上,只激起青光一阵波动。

    莫珂马上调整风索交叉,像一张编织的网一样,把喷出来的青煞光球给罩住。

    没有了流火控制的青煞光球,很容易就扯住,往侧面甩去。

    待得甩去足够的距离,即使再爆发,也威胁不到他的安危,莫珂连风索也弃之不顾,发足奔去,对着已经半个身子挤入结界的流火冲撞。

    流火还有一只眼睛露在这边,他猛地一下子瞪大了独眼。

    噗嗤,一只羊角刺入青光,径直刺进了此时毫无还手之力的流火的肚腹,生生的把大半身体出去了的流火,又给拔了回来,莫珂狠狠一侧头,把尖锐惨叫更够不着咬他的流火给摔去一边。

    流火身上的护身青光自是溃散,他护着风凝石的双翼也给洞穿,一条风力丝带迅速缠上去,怨恨、绝望、痛苦,使得他挣扎着双翼破口大骂。

    莫珂再度奔去,侧头一角飞刺,把流火脖子上挂着的风凝石给挑飞到空中。

    “不,你不能这样,快还我……吱吱……”

    附近的几条风力丝带缠了上来,流火的呼叫变成了惨叫。

    莫珂散去远处的五条风索,重新探出一条风索,唰一下套住落下来的风凝石,他发现,有了风索,他以后可以像手一样使用,方便了许多。

    把稍显黯淡的风凝石收进口袋,莫珂再回头,他看到远处毕灰卡在结界上的半边身体已经彻底消失,连鲜血都没有剩下一滴,汇聚的数十条风力丝带正朝四处游动散去。

    那处地方,还掉落着一颗闪烁淡青色光芒的椭圆石头,正慢慢往下方沉落。

    奔过去,把风凝石收进口袋,莫珂神情冷漠,用风索从口袋里取了一瓶丹药,弄开瓶塞,吞了一颗丹药补充损耗的妖力。

    他口袋里的丹药,是来之前树祖安排北苑管事准备的,疗伤、疗毒、补充消耗、提升修为的丹药,很是齐备,为此北苑管事还特意给莫珂定做了一个像多宝格一样的口袋,用来分开装丹药瓶、灵玉、令牌等物品。

    正准备尝试破界出去。突听得“啵”一声响,莫珂豁然转身,只见一团约四尺余高显得稍瘦小的青光,落在他身后三丈远处。

    无声叹了口气,蝠鼠族的家伙还没完没了了。

    经历了这么多次的折腾争斗,他体内的妖力和热息,已经损耗过半,他不准备再继续下去,也厌烦了,与蝠鼠族既然结下梁子,流火还在十数条风力丝带的缠绕下,微弱挣扎哀嚎。

    莫珂不能让蝠鼠族新进来的妖修,知道是他做下的好事。

    他不想自找麻烦,羽族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他在荒漠中,肯定还得逗留一些时间,斩草除根,便成了不二选择。

    驱使五条风索飞舞,扑向什么都来不及准备的青光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