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82章 枫林谷
    莫珂遵从树祖的建议,保持心绪平静,除了早晚各修炼一个时辰的功课,他基本上不多练功,树祖说他心境不稳,他猜来想去,唯有可能与这趟荒木林之行有关,在这以前,可没这臭毛病。

    他正也有些厌倦得累了,便放空心思,什么都不愿去想,大多时候,到广袤的灵植坊田间地头游荡,亲近自然,

    看小蛮牛与一群招募来的觉醒境妖牛屁颠屁颠犁地,

    看人族农夫播种,看幼苗抽芽生长。

    或去扩大规模的酿造坊逛逛,与剀力探讨灵酒的数种勾兑方式。

    偶尔也去客院,与晒太阳的木老闲话妖生喝喝茶,四脚朝天很不雅地摊开肚皮,躺在草地上,嗅着鲜嫩的青草芬芳气息,享受春风吹拂,沐浴阳光洗涤。

    他放下了认识到自身做为棋子的不甘执念。

    也罢,少去自寻烦恼想那些有的没的,努力提高自身修为才是正事。

    相信终有一日,他能摆脱做棋子的命运。

    不觉间,半个月过去。

    莫珂浑身轻松自在,毛色流光溢彩,整个妖躯神采飞扬。

    心头深处纠结的丝丝阴霾,终如烟消云散去。

    惹得整天浸泡在酒气中研究灵酒勾兑的大猩猩,嫉妒羡慕恨地诽谤山羊是进入春天发骚了,当然也招来了山羊的无情报复打击。

    有事没事,去祭塔的大殿晃一圈,也不打扰忙碌得无影无踪的树祖,

    他就晃晃,每天来晃一晃。

    晃荡了好些天,树祖一如往常悄然出现,盯着行礼的山羊看两眼,思索片刻,点头道:“你既然急着兑现老夫给你的奖励,那便去吧,用翠玉枫叶,可以进入枫林谷,机会只有一次。”

    撂下这话,树祖一步跨去,消失在空中。

    莫珂嘴巴张了几下,最终没有叫出口,树老头什么意思?

    似乎有些责怪他操之过急了?

    不是……他只是觉得心境已经平和,想趁着空闲提高实力,早点把奖励兑现,落袋为安,谁知再等下去,会不会有什么其他麻烦事情安排他外出呢?

    木老这几天,都给安排到附近城池督兵去了,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回。

    莫珂慢慢地走出祭塔,树老头也不说清楚该注意些什么,他需要带些什么,就这样稀里糊涂进去吗?地方他倒是知道在哪了,可他没有进去过的经验啊。

    他想找元囫问问,可自从回来后,就再也不见其踪影,也不知在哪猫着?

    莫珂左思右想准备了一大篮子干果、鲜果,还带了一葫芦最香醇的烈酒,咬着篮子提手,走去枫山下北边林子里,寻着石板小道,往林子深处走去。

    小路尽头,有斑驳的院墙挡着,没看到有门。

    莫珂放下篮子,用风索打开脖子下方系着的定制多宝格,从里面摸出翠玉枫叶,往前方的院墙靠近,有一层水波纹晃动,待得恢复平静,院墙上已经出现一道八尺宽的门户。

    忙咬着篮子跨了进去,后面的院墙又无声无息恢复正常。

    墙内墙外的妖气和灵气充沛程度,简直是两个世界,莫珂打量着眼前神秘的山谷,古树罗立,苍翠如盖,只中间,留出一片约百丈的空地,林子内有数座木屋点缀其中。

    “嗷呜……”

    一声凄厉熊吼,从林内其中一座木屋传出。

    叫得惨绝人寰还拖着颤抖尾音,连莫珂都感受到了其中生不如死的痛苦。

    莫珂心中一紧,同时又一喜,这里面现在有妖在修炼,他有疑问能找到问话的活口,不至于眼前一抹黑的啊。

    咬着竹蓝到木屋前,莫珂没有上去贸然喊门,里面还在长一声短一声抑扬顿挫的惨叫,还有嘭嘭嘭的捶打声交替,他不便打扰对方的雅兴,稍等等无妨。

    没等多久,他咬着的篮子都没放下来,木屋内巨大的捶打声停了,熊叫仍在继续,只没有先前激烈了。

    “吱呀”,木门打开。

    元囫那张熟悉的圆脸映入眼帘,莫珂嘴巴一张,“哐当”,口中咬着的竹篮掉下,果子滚落一地。

    “哎,哎,不至于这么激动吧,才几天没见。”

    元囫调侃笑道,随手丢了手中抓着的臂粗木棒子,探手一招,把掉落在地的酒葫芦给摄到手中,毫不客气拧开葫芦嘴,咕咚咕咚,灌下去几大口。

    “嗯,嗯,这酒好,你哪搞来的……也是从酿造坊弄的?好啊,那头欠扁的大猩猩,敢拿劣等酒糊弄我,下次叫他好看。”

    莫珂也不管地上乱滚的果子,既然元囫在这里,那他就像是到了自个家里。

    一高兴,随口把剀力卖了:“大猩猩把最好的酒,窖藏在西边的最里面空房间的石板地下,不多,才积了三坛,是用灵谷酿造而成,你给他留两坛做实验用,否则他会急火上吊。”

    “哈哈哈,那死猴子有你这种朋友,倒了八辈子霉。”

    元囫虽然神出鬼没,对于祭塔的事情还是门清,知道大猩猩与莫珂的关系。

    莫珂没理他这茬,眼前的元囫不同于以前那个裹得严严实实、三棍子戳不出一个闷屁的元囵,这家伙就是个话痨,与莫珂有说不完的话,但好像与木老和威迩,没几句话说,或许,是臭味不相投吧。

    走上前去,好奇地探头往木屋里看,里面光线明亮。

    他看到正中间站着一头约丈余高的大棕熊,浑身肥肉颤抖,雾气腾腾,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皮肤下似有一头老鼠在绕着周身不停游走。

    他认出面目狰狞的大家伙,是与他一同新晋的祭徒阔本,没成想在这里遇见。

    莫珂顿时没了兴趣同情还在干嚎的棕熊。

    转身正要找元囫了解枫林谷内修炼的事项,屋内传出一声痛吼:“滚……”

    莫珂顿住脚,见元囫笑得哈哈哈的一副幸灾乐祸事不关己的模样,问道:“我可以和他切磋吗?放心,我会注意轻重,最多打得他爹都不认得他。”

    他也不清楚,为何阔本那没礼貌的家伙会出现在这里?

    看刚才的情形,元囫似乎在帮着大棕熊练功,对于比他还嘴欠的家伙,莫珂向来是坚决主张从肉、、体或精神上给以打击,当然,打熊也得看主人,所以他与元囫先商量。

    “……等……等我半个时辰……我扁……扁你好看……”

    屋内的棕熊不知与莫珂有多大的仇,咬牙切齿,断断续续应战,也没有经得元囫的同意,似乎吼了出来,他的痛苦转嫁出去没那么痛一般,

    莫珂有些看不懂,元囫似乎没有被冒犯的不高兴,反而眼睛都笑得眯缝了。

    元囫还怂恿道:“好,狠狠打,我给你们当见证,看你们谁把谁打得他爹不认得。”

    这是看戏不怕台子高啊。

    奇怪,难道阔本资质出众祭塔要重点培养?

    莫珂非常疑惑,他东奔西跑,几经生死,嘴巴都磨破皮了才换得一次进入枫林谷的机会,瞧那胖熊,好像是什么都没干,却比他还提前进来枫林谷,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的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