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妖徒之旅 > 第183章 吃亏的赌斗
    对于和同阶干架切磋,莫珂还真没有惧过谁,自从学会了风环术、风索术,他自觉得实力大进,连剀力那个最喜欢动手动脚的打架狂妖,都改为只斗嘴不动手了,文明了许多。

    还治不了这头出口不逊的胖熊?

    把果子拾到篮子里,莫珂一边等着阔本,一边与元囫聊天,半个时辰过去,他弄清楚了在此地修炼的诸多好处。

    阔本摇摇晃晃从木屋走出来,在两刻钟前,他浸泡了药水的痛苦已经过去,又运功调息了两刻钟,身体基本恢复损耗的精力和体力,斜一眼与元囫聊得火热的山羊,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莫珂站起来,对元囫道:“现在的小家伙真是一点都不懂礼貌,说话好欠揍。”

    他这话说得老气横秋,语气才真叫欠揍。

    元囫笑得牙齿都露了出来,他算是看明白,这两个本应该是同届师兄弟亲密无间的家伙,不知哪根弦搭错,针尖对麦芒,尿不到一个壶里。

    他当然也不是什么好鸟,抢在阔本要动手前,唯恐天下不乱建议道:“嘿,先等等,不加点彩头吗?你们身上都有好东西,来吧,添点彩头,打得才叫过瘾。”

    阔本看一眼元囫,他对于元囫的本事当然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听元囫的语气,似乎,山羊的实力能与他势均力敌?他收起心底轻视,哼了一声,道:“可以啊,我手头有一滴树祖送的白凝液,他有什么好东西,先拿出来瞧瞧?”

    他有些好奇,山羊能拿出什么宝物,与白凝液相媲美?

    他相信,元囫既然如此明目张胆的提醒他,肯定是确有其事。

    莫珂见阔本从腰间的多宝格摸出一个小巧枫木瓶子,他想了想,准备摸出他还没用的那滴白凝液。

    元囫又抢在前头,指了指莫珂围在脖子下方的多宝格,建议道:“换土凝石,一滴白凝液,可以换两颗土凝石。”

    莫珂也看了一眼元囫,他都有些怀疑,阔本吼他那声滚,是不是受元囫暗中指使?在荒木林的时候,这家伙果然看出他身上有宝物,连数目都一清二楚,幸亏树祖提醒了他,否则他还傻乎乎用个普通口袋装着宝物到处招摇吸引高手注目。

    不地道啊,这个笑眯眯与他聊得火热的家伙。

    莫珂也收起了轻视,越发的搞不懂,元囫似乎对阔本另眼相看很是照顾?

    他心中隐约有个大胆的猜测,否则,就太没道理啊。

    用风索从多宝格摸出一颗土凝石,很坚决道:“最多换一颗,多了……我才不玩呢,白凝液……哼,我也有。”他本来想说不稀罕的。

    话到嘴边,突然想起是在枫山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是不要引起树祖的误会,免得把他手头仅有的一滴白凝液也给收回去了,他还是很在乎的。

    他不知道土凝石的具体价值,但是他会做生意啊,讨价还价的事他擅长。

    阔本盯着莫珂很随意放出来的三条风索,他的熊眼不觉眯了一下,难怪山羊敢叫嚣揍他,有些真本事啊,还不到妖心境,能把妖术玩得这么溜,是个高手。

    他没看出三条很灵活像手指头一样捏着所谓土凝石的索带,具体是哪一类妖术?

    元囫已经替阔本还价了,叫道:“真不行啊,一滴白凝液最少换两颗土凝石,莫珂,你反正也用不上嘛,爷们点,别婆婆妈妈的耍这些小花招。”

    如此明显的偏向,莫珂基本确信了他的猜测,阔本是已经陨落的元囵的继承者。

    “行吧,看你面子,我出两颗土凝石。”

    莫珂这条小命都是元囵所救,还不止一次,不看僧面看佛面,吃点亏也就无所谓了,当然,大棕熊要是没本事赢他还大言不惭,那他将毫不客气笑纳掉对方的一滴白凝液。

    凭本事赚来的,他为什么不收?

    元囫做为见证,收了两颗风凝石和一个枫木小瓶,他知道莫珂那聪明羊已经看出端倪,无所谓了,风凝石到他手中,还能再跑回莫珂口袋里去不成?

    “行了,你们随便打,把一方揍趴下就算赢。”

    元囫这个甩手见证,笑呵呵地很不负责撂下两句,一闪身,横坐到附近一颗古树三丈高的树丫上,架起脚,完全一副看热闹的嘴脸。

    阔本没有急于攻击,双掌合抱做了一个抱拳礼节,道:“请!”

    “请!”

    见礼完毕,阔本抬起粗壮的左下肢,狠狠地往地面蹬去。

    轰一声爆响,莫珂应声飘然后退,他刚刚呆的那处地面,突然飚出三根鸡蛋粗的土刺,很阴险地自下而上却刺在空处。

    没想到对面看似傻大笨粗的家伙,有一颗狡诈的黑暗熊心啊。

    要不是他用妖识警惕着,还真发现不了来自地面的攻击,那家伙太狡猾了,故意蹬一脚弄出大动静掩盖他施法的细微波动。

    不能小瞧天下妖修啊,阔本也没到妖心境,使用土系妖术,很是熟练了。

    一击无功,阔本借着脚下的蹬力,毫不含糊猛地合身扑了上前,硕大熊掌泛着淡淡土黄色泽,一掌劈向躲去五丈外的莫珂。

    妖风还未扑面,莫珂已经发现这一掌的古怪,他再次提前闪退。

    嘭,凭空一声炸响,阔本的血脉技天崩掌,没有波及到莫珂一丝羊毛。

    阔本心下暗惊,这些日子他领会出一些基本的土妖术,在元囫指点下,他把一招土妖术融合进入他的天崩掌,使得秘术威力翻番,而且更加隐蔽,没想到山羊仍然能察觉。

    这场切磋有点棘手啊!

    莫珂左一蹦,右一跳,甚至蹿起来穿过高处的树枝,

    凭速度躲闪阔本威力十足的天崩掌,不与硬接,挥舞五条纤细的风索,从不同角度,往阔本眼睛、鼻子、腋下、还有下面等要害位置骚扰。

    几条细索,阔本用掌风就能扫断,但是那山羊断一条补一条,搞得他烦不胜烦。

    他还必须防着点,那细索的尖端,每次接近的时候他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也不知藏着什么暗算手段,他即使再烦,也不敢让细索上身。

    枫林谷地方够大,先前又没划出固定地方,两妖在林间快速追逐来去。

    嘭嘭啪啪,不知有多少树枝遭殃。

    纠缠了约一刻钟,莫珂大致摸清楚了对方的攻击套路,在跳过一根挡路的树枝时候,莫珂猛然施展出虚羊步,快若闪电,挪移到追赶的阔本侧后方,毫不犹豫连环两脚反踢,他没敢留力,而且这一踢的脚感极好,很顺畅。

    一脚踢在棕熊的后脑勺,一踢颈椎。

    他相信应该是踢不死阔本,他必须全力以赴。

    铛,铛,连续两响像是踢在铜锣上发出的金属之音,莫珂心头大惊,太古怪了,紧着他察觉第二脚踢上对方的瞬间,蹄子给一股古怪的力道吸住了,他使劲运功挣扎的同时猛回头张口一喷,一颗枣大的青蒙蒙气泡珠子,砸向浑身冒出土黄色光芒的阔本背脊。

    同时还剩下的三条风索化作三枚青针,在他妖识控制下,啾一下分刺向阔本。

    阔本硬挺不躲不闪反手一掌劈去,好不容易,引得狡猾的只知道仗着速度躲避逃跑的山羊主动近身攻击他一次,不热情点招待,可就没有下次了啊。

    他有土系妖术护身,虽然察觉出对方的攻击不同寻常,他受点伤也在所不惜。

    那两颗什么土凝石,他是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