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音乐系导演 > 438.代价
    其他的电影,高潮有时候是装逼打脸,有时候是被压迫到了极致之后的爆发。
    也有好人最终惩奸除恶,有坏人最终被审判等等。
    但是对于很多故事片来说,高潮却是不同的,爱情片的高潮,通常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或者植物人恢复正常等等。
    《搭错车》是剧情片,但是主线却是悲剧,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悲剧。
    所以这部戏的高潮,反而都不是什么能令人开怀的剧情,而是让人揪心的惨剧。
    满叔去世的时候,观众已经为此而心塞过一回,不过随后的满嫂的坚强,还是让人感受到了一丝的暖意。
    但是这一次,李明娟和王逸凡都被人骂惨了。
    因为小溪村的不可避免的被拆迁,但是双方却起了冲突。阿美从小青梅竹马的朋友阿明,却在这冲突中丧生了。
    阿明死了!当满嫂绝望地看着丧生的儿子。连哭都哭不出来的时候,现场的观众们,泪水又不由自主的飙出来了。
    丈夫横死,弟弟横死,如今连唯一可以依靠的儿子也横死了,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怎不叫人崩溃?
    虽然阿明性格鲁莽,做事冲动,但观众们其实还是很喜欢的这个角色的,可谁能想象得到,如此年纪轻轻的他,就这样走了呢?
    而此时,阿美正好演出归来,刚下飞机,当她所坐的车子与载着阿明尸首的灵车交错而过时,那种无言的悲伤,更是冲击着每一个观众的心灵。有一种遗憾,叫做‘错过’!
    不过,更多的却是,骂!
    对,骂编剧,骂导演!
    “卧槽,这也太狠了吧?编剧和导演忒冷血了吧?满嫂也太可怜了。”
    “谁说不是啊,感觉,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在让人绝望,而且更可恨的是,这种绝望居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循序渐进的绝望!”
    “丈夫横死,弟弟横死,如今连唯一可以依靠的儿子也横死了,这让满嫂怎么活啊?”
    张紫绒也是眼眶红红的,王逸凡有些无奈。
    “这是故事,又不是真的,电影剧情需要啊。”王逸凡无力地辩解着。
    但是对于已经沉浸在故事当中的张紫绒来说,这种辩解,显然是没有用的,她的反应是,我不听,我不听!你也忒狠心了!
    “你听我说,其实,嗯哼,剧本原本没这么惨的,都是李明娟改的,其实跟我关系不大!”王逸凡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只能把这个锅让李明娟来背了。
    张姐姐狐疑地看着王逸凡,显然不太相信这家伙的话。
    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看到这里,真的是,让人开心不起来。
    好在,张紫绒也没有时间继续计较,因为电影的剧情在继续。
    当阿美再次来到小溪村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片废墟,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观众们意想不到的女人,也出现了。
    曾经哑叔的相好刘芝兰一身雍容的来到这里,看着一片狼藉的小溪村旧址,也感叹不已。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对方其实都是自己曾经认识的人。
    阿美当年还那么小,根本没有什么刘兰芝的记忆,而女大十八变,当初的阿美不过是个婴儿大的小家伙,刘兰芝又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观众们自然是希望她们能够相认,但最后却只是匆匆擦肩而过。
    这,也大概是一种‘错过’的遗憾。
    《搭错车》这个影片的片名,似乎越来越契合电影了。
    可不是吗?刘兰芝当初离开了哑叔,多年之后,看她的样子显然混的很好,但是曾经的一切却已经烟消云散。
    那么她当初的离开,这个选择是对的吗?
    或许只有刘兰芝自己知道吧。
    哑叔错了吗?或许当如如果不收养阿美的话,那么或许他会和刘兰芝组成家庭,也许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了?
    这个时候,电影的剧情已经来到了末端,刘兰芝出现了,虽然只是匆匆而过,但是她还是出现了。
    而该出现的人,时君迈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他知道了小溪村的事情,知道了满嫂一家的惨剧,知道了哑叔一辈子就靠着“酒干倘卖无”养活,养大了阿美,所以他最后给阿美写了一首歌《酒干倘卖无》!寄给了阿美!
    其实《搭错车》这部电影,从拍摄手法上来说,没什么新奇的,甚至故事,拆开来说也没什么特别的。
    无非就是悲剧接着悲剧,煽情接着煽情。
    但是奈何观众就是吃这一套。
    演唱会上,阿美演唱《一样的月光》,电视机前的哑叔看着电视中的女儿,想起女儿从小到大与他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从第一次捡到她,到她第一次喊爸爸,再到后来,女儿长大了,成了大明星,可是两人相处的时间却越来越少,甚至站在面前,阿美都不敢认了。
    或许是受到了刺激,心脏病发作,在这歌声中,哑叔被救护车拉走。
    其实这一段煽情,用的也是非常常用的方法,采用的是两个画面来回切换剪辑,上一刻是演唱会上演唱歌曲的阿美,下一瞬间就切换回救护车上生命垂危的哑叔。
    如此渲染之下,危机感和紧迫感立马就出来了,仿佛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直接揪住了现场观众们的心,让人不由跟着急切起来。
    电影是光影视听的艺术,同时也是一门欺骗的艺术,你明明知道,这是拍出来的,这是假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是所有的观众都双目紧紧地盯着大银幕,心里不停地期盼,不要,不要再出现悲剧了。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
    就像歌词里面唱的那样,谁能告诉我,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让世界变得如此冷漠,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这个问题注定了是没有答案的。
    如果不是因为要拆迁,如果不是因为需要钱,阿美和时君迈的爱情或许也能够开花结果,或许哑叔能够含饴弄孙,有个比较完美的未来。
    可是这一切只是如果,但是现实没有如果!
    在歌声中,在手术台上,面容苍老且苍白的哑叔,缓缓睁开那对浑浊的眸子,这种目光,瞬间击溃了观众们的心,戳中了他们的泪点。
    只是一瞬间,所有人的泪腺都好像坏了似的,根本止不住泪水地喷涌。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无可奈何的悲痛,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