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三七章 神算
    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双唇紧抿,嘴唇成一直线,面现讥笑而不语。老道看了看,双手掐算,一时未语,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催促道:“快算,算不出来,就赔十两银子来。”

    老道摇摇头道:“先生是原来是督学之职啊!”

    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双目圆睁,嘴唇微张,一愣未语;

    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上下打量了老道一眼,未语。

    高而稍胖之人双目睁大,疑道:“因何知之?”

    老道笑道:“旱烟是个吃不饱的东西呀!这位官爷也就只能和穷书生打交道了。”

    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神色一动,高而稍胖之人笑眯着双目道:“道长果然是高人,请问道长贵姓?”

    老道轻轻摇头道:“贫道姓邵,只是稍知一二而已。”

    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头部微一前伸,道:“道长姓邵?”

    老道点点头道:“正是。”

    高而稍胖之人双眼眯笑,双唇微抿,咧开嘴角,满面笑容,温声道:“先生莫如再测一卦如何?”说着取过旱烟递到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的手中。

    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双手接过旱烟,递过去道:“请道长测算。”

    老道笑容一敛微微摇头道:“汝心不诚啊!”

    高而稍胖之人又取一张十两的银票,递了过来道:“如何就心诚了?”

    旁观众人中传来低呼之声,其他几个算命之人都是目光炽热。

    老道双目转视高而稍胖之人,缓缓点头两下,意味深长的微然一笑,道:“也罢,”转向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道:“汝且握住旱烟,诚心问命。”

    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双目一转,另外数人看着他都是微一皱眉。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双手握着旱烟微闭双目,停了一会,递上旱烟。老道接过,摇头叹息:“汝既然心不诚,我就且送你几句话罢。”转又看向高而稍胖之人和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道:“二位且看我说的对不对吧!”

    老道又是轻笑一声,摇了摇头,看着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道:“你以后做人,切记不可如这烟锅一样待人接物了。”

    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与高而稍胖之人相视一眼,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问道:“道长此言何解?”

    老道笑道:“这烟锅呀,很势利,用它的时候呢就全身发热,不用它的时候呢就冰冷无情啊!”

    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面色一红,又是一白,另二人相视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色。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拱手一礼道:“道长高人,请问和邵康节先生是?”

    老道叹道:“后人不肖,有辱先祖之名。”

    边上立着的几个算命之人相视几眼,面有惊容:“梅花神算邵康节的后人?”

    高而稍胖之人双目圆睁,转又笑容满面,深施一礼道:“未料今日得见高人,还请道长指点。”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也是随着深施一礼。

    老道仰头看天,低头轻轻一叹,道:“今日三卦已完,也罢,既知先祖之名,也是有缘。送汝一卦,且奉卦金三两三钱即可。”

    弯腰短须、双目灵活之人很是灵活,即刻去了旁边店铺中,称好了三两三钱银子,奉于老道面前。老道看了看二人道:“今日得遇二位,老道得三十三两三的银钱,好好好。”

    边上立着的几个算命之人双目转动,又微微点头,似有所悟;其他人则或茫然、或敬仰、或惊异之色。

    向着二人左边一看,那人脚边放一袋粮食;又向二人右边一看,却是一个走乡窜户理发之人。老道问左边汉子道:“你得粮几许?”

    左边汉子道:“六十二斤半。”

    老道笑着一指高而稍胖之人道:“汝明日可得千两金。”说道此处,看看二人,拿起幡一抖,飘在空中,转身而行。众人就见那老道青冠黑须,长幡飞扬,青袍拂摆,不见足影,唯有身形疾飘向前,眨眼之间已是转过巷角,不见了踪影。忽听有人道:“唉呀,活神仙呀!”街道中见到之人,人人惊动,翘首张望,老道踪迹已杳。

    几个算命之人相视几眼,忽然齐齐躬身,向着老道去向施礼,口中说道:“恭送前辈。”其他人等目瞪口呆。

    有一个年龄稍长的人问道:“先生,你们这是为何?”

    一算命之人看了看他,欲言又止;年龄稍长的人心中一动,取出了十文钱递了过去,道:“还请先生为我等指点迷津。”

    那算命之人接过铜钱,对着老道去处一拱手道:“这是我梅花神算的祖师爷,邵康节先生前来点化,我等今天得见前辈仙颜,福气不小。”

    围观众人齐齐惊呼出声,当即就有人道:“先生,请给我算上一卦。”

    高而稍胖之人呆立半晌,忽然转身对着面容瘦长、气质儒雅之人道:“何兄,且回去叙话。”

    何兄点头道:“郭兄请。”二人转身回去府中。

    入得府中,何兄道:“郭蕃台,今日所遇之人如果真是那人的后人,可真是非同小可啊!”

    郭蕃台道:“何督学,今日路中偶遇,所言无一不中;御风而行,快逾闪电,确是修道有成之人啊!”停了停又道:“六十二斤半,倒也正好是千两。”

    到得晚间,有人进来回报:“老爷,今天已是查问了在那里摆摊、代写书信的穷书生,那个道人今天下午才摆的摊,之前从未见过。那个理发的,就住在城南处,买粮食的,确实刚好是买了六十二半粮食,那半斤还是硬要米店老板送的;其人就靠做些苦力活营生。”

    郭蕃台和何督学相视一眼,又问道:“何五为人你如何看?”

    那人迟疑道:“这个……”

    何督学道:“你如实讲来。”

    郭蕃台笑道:“如实讲来,老爷有用。”

    那人对着何督学行了一礼,说道:“何学督恕罪,何五此人风评差了一些。”

    郭何二人相视一眼,郭蕃台挥手道:“去吧!”那人退了下去。

    何督学摇摇头道:“何五为人不怎么样,我早已知晓,只是未想到风评到了如此地步。”目光炯炯的盯着郭蕃台道:“那邵老道真神人也!今日与大人遇此机缘,看来事有可期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