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四五章 流言
    待得二人去后,冲虚道长目注令狐冲,凝视良久,令狐冲犹疑道:“道长可是有事?”

    冲虚道:“你实话告诉我,梁发因何不来?”

    令狐冲迟疑片刻,心想:“一定是有大事,我就说实话吧!”目视冲虚道长道:“听小师妹说,小师妹去请了梁师弟,梁师弟不愿意来,故而才去叫我前来。”

    方证大师与冲虚道长相视一眼,方证大师口宣佛号:“阿弥陀佛,真却是假,假即是真。”

    令狐冲听了此言,心道:“这是不相信我的话啊!”当即说道:“方丈、道长,我说的都是真的,听小师妹说、说,”迟疑了一下,一咬牙,说道:“听小师妹说小师妹到了骊山,二人当晚吵了一架,小师妹只得一早就出发,前来找我。”

    冲虚道长笑道:“原来如此,对了,梁夫人有喜了,最近可不能活动,需要保胎。”

    令狐冲一愣,方醒悟过来梁夫人是指小妹,听得岳灵珊有喜,面上不自禁的露出笑容,忽然想到小师妹已为人妇,想到以前,不由得面色黯然。

    冲虚道长与方证方丈就见得令狐冲听到岳灵珊怀孕的消息,先是一愣双目凝滞;然后面有喜色,嘴角咧开,眉眼弯弯;最后又是双目低垂,嘴唇紧抿,面色黯然,悄悄的叹了口气。二人相视一眼,声色不动。

    冲虚道长又道:“现在任教主更换了多少教中长老?”

    令狐冲双目斜视上方,双目动了动,回想了一下,目视二人道:“前段时间因为有重要的事情,后来才解决了,所以对教中其他事情我就不太清楚。我没关注此事,只是约略听说换了不少的人,最近稳定下来了,一切开始步入正轨。”

    冲虚道长点了点头,方证又道:“令狐少侠,风清扬前辈一生光明磊落,是我正道中流砥柱,如今传你衣钵,也希望令狐少侠一样,为维护江湖正道出一份力啊!”

    令狐冲正色道:“方丈放心,令狐冲定当追随武当少林,一起维护武林正道。二位前辈若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就是。”

    冲虚道长笑道:“令狐少侠,我和方丈都是相信你的为人。同时,我们不但要去做什么,还要让人知道并相信你做了什么,这样才是最好的方法。”

    令狐冲一时不解,口中应道:“是,多谢道长教诲。”又交谈半晌,令狐冲告辞离开。

    冲虚道长对方证方丈道:“方丈如何看?”

    方证方丈道:“邻人疑斧,斧不现而疑愈深。”

    冲虚微一摇头,轻叹一声,道:“斧久不得现,疑即是真啊!”

    方证方丈长眉微挑,又是微微一落,目光下视,抬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梁施主人中俊杰,智慧过人,想来能够明辨一切。”

    冲虚道长手抚长须,与方证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宁中则下了鸡蛋面,又放了不少的醋,端给岳灵珊道:“灵珊,起来吃点吧!”

    岳灵珊道:“娘,我没事,只是这些天一直赶路,累了,休息了一会,已经好多了。”鼻子一抽道:“这味道真香,还是娘你做的好吃。”说完,端起面碗,很快吃完,又道:“娘,晚上再做些。”显然这味道很是对她的胃口,还想吃点。

    宁中则笑了笑,对岳灵珊道:“娘问你,多少天没来了?”

    岳灵珊一愣,忽然紧张起来,瞪大眼睛道:“是过去有十多二十天了。”又看了看宁中则道:“娘,难道是、是……?”

    宁中则看着岳灵珊紧张的神情,心中一沉,目光下视一瞬,抬目看着岳灵珊笑道:“灵珊,你现在休息一下,等下我们去山下看看郎中。”

    岳灵珊噘起嘴道:“噢,知道了!”

    宁中则自去准备,一会儿,带着几个女弟子,和岳灵珊一起,向着山下行去。岳灵珊沿途就见得人人都向自己一行人看来,特别是看向自己,起先还暗自得意,后来就见得那些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自己,而且相互之间互递眼色,不由得甚是厌烦,心道:“真是讨厌!”冷着脸向山下行去。

    见得宁中则岳灵珊一行走远,有一长着瘦长脸的冷笑道:“怪不得人说丑人多作怪,结巴爱说话,婊子立牌坊。”

    另一健壮的人道:“你不想活啦!乱说什么?”

    瘦长脸的冷笑道:“哼哼,我只是说这些俗语,大家都是听过的,难道有什么错吗?谁觉得我是说她了?”

    健壮的人说道:“这事吧谁也不敢确认是什么情况,或许是有人中伤呢。”

    瘦长脸的对着边上几个道:“我说几位,咱们也是几个孩子的爹了,谁家婆娘和丈夫分开三个月,然后怀孕不到一个月的,哪位是啊?”

    边上几个笑道:“这事呢肯定有,咱们可不敢有,谁让咱婆娘不是什么武林美人呢!也没什么青梅竹马的师哥呀!哈哈哈……”众人快活的笑了起来。

    又有人说道:“那人功夫真的很厉害呢,这一枪就命中了呀,厉害厉害,嘿嘿嘿!”

    有一长相猥琐的鼠须男尖声笑道:“嘻嘻嘻,咱们虽然不是什么名门大派,正人君子,可也不是什么伪君子,越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淑女,越是淫荡;越是号称君子的,越是卑鄙。”众人相视几眼,都是看到对方眼目之中的笑意,显然都是甚为畅快。

    正说的痛快,忽然前面来了个身着嵩山衣饰的人,众人一看,来人好似个痨病鬼,弓腰曲背,面黄肌瘦,皆是认得是嵩山派高手‘黄面诸葛’陆柏。众人急忙拱手抱拳道:“陆大侠好。”各人心中忐忑,相互对视数眼,甚怕被陆柏听到刚才所言。

    陆柏笑着拱手还礼,道:“众位好友,今天招待不周,还请见谅才是。”

    几人见得大名鼎鼎的陆柏如此客气,急忙道:“哪里,今天菜品丰富,我等可是饱了口福。”

    陆柏笑道:“既然如此,今晚,明天还请不要走,多留两天才是。”

    众人一喜,笑道:“哪敢如此叼扰!”

    陆柏双目扫过众人,笑道:“众位好汉能来,嵩山上下都是喜欢,如不多留几天,岂不是我嵩山的罪过?”

    众人听得此语,急忙道:“陆大侠太客气了,说不得我等就要多留几天。”

    陆柏面现喜色,道:“这才爽快,把我嵩山当作了好友;还有一事想请诸位好友帮忙。”

    长相猥琐的鼠须男谄笑道:“陆大侠有事尽管吩咐,咱‘穿地鼠’绝不推辞。”

    陆柏咂嘴道:“啊,这个,这个事说来不好意思,刚才几位所言虽然有道理,只是我们五岳剑派同气连枝,还请诸位好友不要传给他人知晓才是,陆某在这里先谢谢了。”说完,面现赫然之色,显是甚觉不好意思。

    瘦长脸双目一亮,看了健壮男一眼,嘿嘿一笑道:“陆爷仗义,既然如此,我等自然不会传给外人知晓。”

    陆柏抱拳一礼:“多谢!”转身匆匆去了。

    众人起身,抱拳目送陆柏转过林角不见。瘦长脸对健壮男道:“如何?我没说假话吧!唉!人呀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如果此事是假的,陆大侠就不会如此客气了。”

    健壮男道:“听说嵩山和华山不睦,会不会……?”

    瘦长脸冷笑道:“那陆大侠只要不开口就是了,何必多言呢?再说,人家也没说是,只是说我们的猜测有道理,让我们不要把猜测的话讲出来而已。”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