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四八章 拜山
    令狐冲面红耳赤,呐呐无语,心中想到:“若我不愿意执掌恒山,仪琳师妹和不戒大师

    肯定逃不过那恶人的黑手,当然更不能重振恒山一派。若是仪琳师妹也生了不测,他人又以什么名义去恢复恒山呢?好在恒山剑法绝学我知道不少。哎呀!难道上天当年就注定让我来执掌恒山了吗?”想到这里,伸手接过钵盂,对仪琳道:“好,仪琳师妹,既然定闲师叔委我重任,那我就厚颜担当恒山掌门,以恢复恒山道统。”

    仪琳心中大喜,上前拜倒:“拜见掌门师兄。”

    令狐冲急忙伸手扶起仪琳道:“师妹不用多礼。”

    不戒大师笑道:“令狐小子,这才对嘛!我看不如你出家做了和尚,和我女儿结为夫妇,从此在恒山快快活活,免得受他人之气。”令狐听得不戒大师又是开始胡说,一时大感狼狈,只得当做未听到。

    仪琳跺足道:“爹爹,你不要再乱说话了。”

    不戒大师见女儿发怒,脑袋一缩,道:“好,不说就不说。”

    仪琳对令狐冲道:“掌门师兄,下面我们该去哪里?”

    令狐冲想了想道:“我们现在上嵩山,刚好各大派掌门都在,我恒山也要参加此次议事。师妹觉得如何?”

    仪琳道:“师兄此言甚是。同时,也要昭告各派,师兄就任恒山掌门之事。”

    不戒大师笑道:“好,咱恒山派举派前去拜会各派掌门吧!走。”

    令狐冲道:“我们先去拜见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再去拜见我师傅师娘,以及南岳、东岳的天门道长,莫师伯。之后再和各派之人相见才好。”

    仪琳听了,觉得令狐冲思虑周详,不戒大师更是没有异议,三人当即向方证大师所居行去。

    三人脚下快捷,不过一个时辰,已是接近了方证方丈所居之处。此时冲虚道长、岳不群、左冷禅、解帮主、震山子、何三七、汤英颚、莫大先生、天门道长、余沧海、梁有余等都在方证方丈所居之处。众人正在叙话,忽然就见得左冷禅双眉一皱,一转首,双目精光大盛,向着门外看去。方证方丈与冲虚道长双目一对,都是目有惊色。转眼又见得岳不群也是双目看了过来,随后就见得解帮主、震山子、何三七、汤英颚、天门道长、莫大先生、余沧海、梁有余似乎也是听到了动静,个个转目扫视过来。

    在众人目光注视之下,西下夕阳之中,迅即行来三人。众人都是目光锐利无匹,早已看清:前面的正是令狐冲,后面高大的和尚叫不戒,是个不下于在座各派掌门的高手;边上俏丽的女尼,众人都是见过,正是恒山派掌门定闲师太的弟子仪琳。此女丽色过人,众人所见武林女侠中,只有见过的任盈盈相可比拟。各派掌门都是修为定力深厚之极,自然不会着于皮相,可也是对此俏丽尼姑记得清清楚楚。恒山派被传灭门,现在忽然来了恒山派的人,各人都是心中一震,均觉得会有大事发生。

    在众人注目之下,就见得仪琳稳步上前,俏丽的面色微微一红,迅即又是恢复正常。对着在坐各派掌门合什施礼,道:“恒山仪琳拜见方证方丈、冲虚道长、各位前辈,各位师伯师叔。”

    众人相视一眼,都是看向左冷禅。左冷禅添为主人,自然首先开口:“仪琳师侄免礼。”手一挥,一团劲力涌出,仪琳已是拜下去,只得顺势起身而立。众人相视一眼,都是暗暗点头:“此女比之上次所见,长进不小。”

    仪琳合什一礼:“谢左师伯!”

    左冷禅道:“仪琳师侄,惊闻恒山剧变,我等也是忧心不已,正在相商此事。你此来可是奉定闲师太所命?”

    仪琳合什道:“回左师伯,各位师伯师叔,方证方丈,冲虚道长,岳盟主,各位前辈,师傅命我前来,正是有事请各位前辈主持公道。”说完,抬头看向众人。

    令狐冲上前一步,介绍道:“仪琳师妹,这是少林方证方丈。”

    仪琳上前合什施礼:“拜见方丈。”

    方证方丈合什还礼:“仪琳师侄免礼。”

    令狐冲又介绍了冲虚道长、解帮主、震山子,其余各人仪琳都是认识。仪琳和各人见礼完毕,上前拜到岳不群的座前,泣声道:“岳师伯,恒山派夜遭歹徒偷袭,举派只剩我一人。师傅于菩萨坐前静拜,得菩萨指点,提前知觉,安排弟子避过此劫,前来拜见岳师伯、方证方丈、冲虚道长。还请三位前辈别屋听我陈述。”说完,又对其他众人合什一礼:“各位师伯师叔前辈,师傅遗命如此,还请见谅!”

    左冷禅、汤英颚相视一眼,眉毛轻轻一皱,正欲说话。就听得解帮主道:“既然是定闲师太遗命,自当遵循。众位,我等且先避一避吧!到我屋中叙话。”说完,率先起身出屋而去。

    天门道人大声道:“正当如此,老道且叼扰帮主一杯好茶。”随着去了。余下各人也是纷纷随之而去。

    待得众人散去,不戒大师立于门口,巡视四方。仪琳取出钵盂及一把宝剑,递于岳不群道:“岳师伯,这是师傅察觉危险来临,特将掌门信物交于我,请岳师伯、方证方丈、冲虚道长过目。”

    三人一一看过黝黑的钵盂及寒光闪烁的宝剑,又是递回给仪琳。相视一眼,都是轻轻点了点头。岳不群道:“仪琳师侄,此钵盂莫非是恒山派相传数百年的掌门信物‘虎风钵’?”

    仪琳点头道:“师伯所言甚是,这是师傅当晚特地将‘虎风钵’交给我,还有这把剑,让我一起带给下任掌门的。”

    岳不群心中一跳,与方证方丈、冲虚道长相视一眼,轻抚长须,对仪琳温声道:“仪琳师侄,不知定闲师太所命下任掌门是何人?”

    仪琳合什道:“正是宁师叔的义子,令狐大哥。”

    岳不群手一顿,已是扯断了一根胡须,眼角微微一动,已是神色如恒。

    方证方丈捻着佛珠的手一顿,白眉微微一挑,缓缓点首;佛珠在手中无声捻过如故。目光扫过冲虚道长,冲虚道长也是缓缓深深的点了一下头。

    岳不群看了看方证方丈与冲虚道长,缓缓道:“方丈与道长如何看?”

    冲虚道长道:“定闲师太面临巨险而思虑周详深远,佛法修为深厚,老道深为敬服。”

    方证方丈合什道:“种因在前,得果在后。定闲师太临危而得菩萨示警,可见佛法精湛,想来兵解之后,在菩萨座前必得有一果位,阿弥陀佛!”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