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五四章 邀斗
    施戴子听得此言,也是镇定下来,又是调息两个周天之后,方睁开双眼,就见面前桌上扣着数个碗。梁发见得施戴子调息已毕,揭开碗,数个菜肴正冒着热气,刚好食用。

    梁发道:“先吃,你跑了数百里路来,再急,吃饭的时间肯定是有的。”

    施戴子早就饥渴难耐,自然不再多语,不过数分钟,已是进食大半。方缓了下来,又吃了数筷菜,喝了点汤,道:“师哥,我吃饱了。”

    梁发伸手轻拍了拍施戴子的左肘,笑道:“也好,你就先说说,我先给你倒杯茶,刚好等下我父。灵珊处还要代为隐瞒才是。”

    施戴子见梁发不慌不忙,心情也是慢慢镇定下来。就见得梁发取出茶叶,放入杯中,又用边上炖着的热水壶冲泡,洗茶之后,方才倒满,放到施戴子的面前。有了这一缓冲时间,施戴子也是整理了思路。

    门一响,梁有余推门走了进来。施戴子一惊,梁有余前来,施戴子一点声音也未听到,可见梁有余功夫又理进了一步。

    二人见礼毕。施戴子道:“当日师傅师娘和莫师伯、何师伯,并三家四五十个师兄弟,当然,何师伯只有五六个弟子。衡山派今年在湖北数地有几个铺子酒楼,生意很是不错。我听莫师伯讲,现在衡山人手不足,意欲交给华山经营。师傅说:‘衡山与我华山同为山海商会一员,我华山岂能白取衡山产业。’”施戴子停了下又道:“莫师伯定要相让,师傅说:‘既然莫师兄确实人手不足,诚意相让,我华山也不能自己就收了,就作为山海商会共同的财产,由商会派人经营,所得按各派占比分成,当然,衡山独占四成。并且,核算本金还给衡山。’莫师伯同意由商会共同经营,本金坚决不要。最后谈妥此事,大家就在酒楼之中摆宴庆贺。”

    施戴子停了一下又道:“当天大家很是高兴,倒是饮了不少酒,可也没有醉酒之人。到了后半夜,忽然听到师傅示警,我和众师弟起来,就见到师傅师娘、何师伯、莫师伯都在院中。就见得对面有四个蒙面之人,一人说道:‘久闻君子剑岳会主号称武林四庭柱,武艺高强,当世罕有敌手,何大侠名动浙南,莫大先生威震湘鄂两省,不过如今捞到鄂北地界,可得亮两手才成。哥几个今天在外面林中,和诸位切磋一下,看看众位是否浪得虚名。’说完,几人身形一动,如大鸟一般,飞腾而起,点着两旁的屋顶远去。”

    施戴子稍一停顿,又接着说道:“师傅说了声:‘既然如此,我等也就会一会鄂北豪杰。’说完当先而行,师娘、何师伯、莫师伯随同而去。众师兄弟带上行李等要紧物事,都是跟了上去。到得小城外一处开阔之地,对方也有三十来人,比我们还少了二十来人。就见对方说道:‘岳会主,果然艺高人胆大。既然来了,我们就公平比试。今天我们比斗五场,赢三场为胜如何?’”

    施戴子接着叙述:

    岳不群几人相视一眼,莫大先生道:“阁下何人,藏头露尾,莫非不敢见人么?”

    对方一蒙面人道:“如果你们赢了,自然知道我们是谁;如果输了,又有什么资格知道呢?江湖中,拳头大的就有道理,说这么多干什么?既然来了,先比了再说。”说完,上前一步,道:“既然莫大先生出头,不如我们比试几招吧!”

    莫大先生见得对方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名号,必是对自己有相当的了解。也就不再迟疑,伸手抽出二胡中的细长窄剑,慢慢上前几步,道:“莫大虽然年老体衰,承蒙朋友看得起,拚着这把老骨头,就接相好的几招吧!”

    对面蒙面人抽出一把剑来,看式样,正是武林中人常用的剑,倒也没有什么特出之处。蒙面人一剑直刺,已是到了身前,袭向莫大先生上中二路七处大穴要害。莫大先生吃了一惊,对方快捷无比,剑式精妙,可此前却从未见过。心中思索,手中却毫不耽搁,出手便是衡山绝学‘雾遮千峰’,剑光闪耀,迎了上去。双方剑光吞吐闪烁,身形腾挪闪避,叮叮当当响声不绝,转瞬之间,已是拚斗了数十剑。

    岳不群等人相视一眼,目中都是迟疑不定,显然都是不识得这路剑法。可江湖中如此精妙严整的剑法,绝不会毫无名气,在场的这四位剑术大家不可能不知道。然而眼前这路精妙剑法四人显然肯定没有见过。

    对面蒙面人中,又是出来两个人。一个健壮之人哑声道:“宁女侠,久闻大名,今天就让老夫和你比试一下,看看宁女侠的功夫如何?”说完,身形一跃而起,凌空向着宁中则扑来。

    宁中则怒斥道:‘藏头露尾之辈,今天就让你知道厉害。’怒斥声中,身形一闪,起步、上跃、拔凌空换位、剑出,说不出的潇洒自如。兼之身材修长健美,面容娇艳如花,声音柔润。旁观众人只觉得人如鲜花,美不胜收。可对阵之人,气机感应之下,只觉得宁中则内力如山如海,汹涌而至;剑光疾闪,直刺身上八处要害大穴,森森寒气,直透骨而入。

    健壮蒙面人内力一转,身形忽然之间,似乎膨胀了近半。身形轻如飘羽,剑光吞吐如电,气势如山如岳。宁中则心中一惊,气机感应之下,顿觉自己似有不如。内力一催,腿部数个大穴之中内力奔涌,身形忽然似乎失去了重量,飘然一闪,移形换位,长剑急颤,瞬息之间,已是挥出了二三十剑。

    宁中则就见得健壮蒙面人身形也是飘然而动,速度丝毫不在自己之下。手中剑轰然大响,如山剑影暴涌而至。

    宁中则气机感应之下,顿觉如同被巨浪压顶。迅捷一叫内力,一处奔涌而上,手中长剑光茫大作,双剑相碰,响声不绝。涌泉穴中内力喷薄而动,又腿顿感力道无穷,身形又是快捷三分,场中只见淡淡人影闪动。

    二人恍如飞鸟,快逾奔马,已是绕着空地急速转动、跳跃、进退趋避,身周剑茫伸缩如电,寒气四射。所过之处,树枝、草木断折,纷飞溅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