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六七章 逐客
    左冷禅微笑不语,神情轻松;任我行笑道:“姓左的确实接了老夫六百来招没有落败,那自然就是平手。”

    方证笑道:“任教主光明磊落,豪气过人;这第一场就是平手了。”

    向问天上前一步,一挥手中软鞭,笑道:“这第二场就由我来接,嵩山哪位出手?”

    汤英颚进前一步,笑道:“久闻天王老子向大侠之名,汤某虽然不才,斗胆向天王老子请教一二。”

    向问天双目一睁,连连点头,道:“汤掌门客气了,既然我家教主说你功夫不错,评你是个人物,我想名动江湖不远矣!今天咱们就好好的亲热亲热。”说话之中,软鞭一挥,挺直如枪,刷的一声,鞭头幻动,一步跨过数丈,已至汤英颚的近前。

    瞬息之间,汤英颚胸前九个大穴要害已被鞭头内力激得肌肤颤栗。汤英颚上身不动,手按剑柄,双腿飘摆,径直向后退去。

    向问天身形前倾,双腿蹬地,软鞭挺直,幻动如枪,姿势不变,依然将汤英颚九处要害大穴笼罩在鞭尖之下。二人一进一退,绕着场中后退,转瞬已是到了院墙处。

    汤英颚双腿不停,转眼之间已是脚头平行。众人眼前一花,汤英颚手中剑光耀眼,砰砰叮当响声不绝。汤英颚沿着走廊檐口行动如飞,向问天随后追击。二人转瞬又是打到了屋顶之上。

    群雄就见得二人身形如飞,在屋顶之上疾速转动,转了数圈,二人又已是战至院中。观战群雄相视数眼,人人心中惊叹:“嵩山派十三太保威名赫赫,确实名不虚传。左冷禅与任我行不相上下;这汤英颚也与大名鼎鼎的‘天王老子’向问天在伯仲之间。”

    梁发看了半晌,心知这汤英颚以前必是心机深沉,擅长轻功,如今得了更好的轻功心法,实力暴涨,已是一只脚迈入的当世绝顶高手之列。虽然依然弱于向问天,可依仗着轻功,虽不能胜,倒也是足以自保。这一局,只能是平手了。

    数十个呼吸之后,冲虚道长笑道:“好,好功夫,汤掌门、向天王已比试五六百招,依然不胜负,看来还是个平局啊!”

    方证方丈看向左冷禅、任我行二人道:“任教主,左大侠,二位意下如何?”

    左冷禅笑道:“二人再有几百招也分不出胜负,功夫在伯仲之间,平手倒也是说得过去。”

    任我行笑道:“也是,那就算是平手吧!”抬头道:“向兄弟,这局就算是平手吧!”

    就听得向问天喝道:“好!”猛然之间,数十鞭兜头击来,汤英颚舞剑相迎。鞭剑缠,蓦然之间,向问天一掌拍向汤英颚胸腹之间。

    汤英颚挥掌一迎,‘膨’的一声震响,众人只见得向问天凝立不动,如山耸立;汤英颚整个人被击得腾空而起;汤英颚胸口一闷,在空中长吸了口气,内力流转,方才缓了过来。犹如飞鸟,在空中斜斜划过,落在屋顶之上。手中剑轻轻一摆,犹如箭矢,已到了场中;姿势潇洒,轻松自如。众人纷纷叫好!

    汤英颚再看向问天,已是坐在椅中,端着茶杯,笑看着自己;好似自己在表演轻功给他欣赏。汤英颚心知虽然自己内力又进了一步,可依然差了向问天一两筹,若不是仗着轻功玄妙,自己百招之内必然落败。现在却是能够自保,随着自己轻功修炼再进一步,当能不在向问天之下,甚至犹有过之。

    思虑至此,心气顿时平和。笑道:“向天王功夫高强,承教了;若有机会,再来切磋。”

    向问天点了点头,看向任我行道:“教主,汤掌门确实如您所评,是个人物,向某佩服。”

    任我行笑道:“嵩山在看来要在汤掌门的手中发扬光大呀!”

    左冷禅目光一转,想道:“这向天功夫还是强了汤师弟一筹,汤师弟勉强能够自保,今天向问天比试了几百招就不再比,看来还不想决战。”想到此处,笑道:“任教主,这第二场又是平手,第三场还要不要比?”

    方证道:“此次相聚华山,乃是有大喜事,莫如这第三场就作平手如何?”

    冲虚道长笑道:“如此甚好。”

    解帮主也是点头道:“这样最好不过。”

    左冷禅笑道:“方丈、道长、帮主既这样说,左某自当从命。”

    任我行目光扫过方证、冲虚、解帮主几人,笑道:“也罢,既然三位这样说,任某好歹也要给冰人一个面子。这次比试就作平手吧!”

    梁发就见得左冷禅嘴角一咧,又是恢复如常,显然不欲让众人看到自己高兴之情。汤英颚面色平静,握剑的手指关节微微发白,显然也是强作镇定。

    再看任我行,脸带笑意,目光扫过众人,与向问天双目一对,双方微不可察的轻点了点头。梁发心中心中一凛,暗自摇头:“直到此时,依然是满腹狡计。”

    再看岳不群,抿嘴微笑,目光平静,轻轻抚了抚胡须,缓缓看过众人。

    再看场中正道群雄,看向左冷禅、汤英颚的目光之中,多了许多敬佩之色。左道好手,看向左冷禅、汤英颚的目光之中却是多了些许畏惧之情。

    就听得任我行又是说道:“嵩山虽然不守江湖规矩,背信弃义,可既然能在老夫与向兄弟手下撑了几百招,此事就此揭过。只是我来华山,还有一事。”语声一停,目光缓缓扫过众人,又道:“承蒙方证方丈、冲虚道长、莫大先生,以及以前恒山定闲师太为双方冰人,乃定日月神教与华山百年之好。”

    岳不群连连点头,方证、冲虚、莫大也是微微点头。

    任我行又道:“既然是小女与令狐冲的婚事,那么,如嵩山这等不守江湖道义、背信弃义之人老夫却是不欢迎的,想来岳老弟的山海商会也不欢迎吧!”

    任我行语声一顿,左冷禅脸色铁青,汤英颚面色潮红;方证、冲虚、解帮主、震宫主面色愕然,莫大脸色严肃。

    众人都是看向了岳不群。

    岳不群心中苦笑,却也明白:“这是任我行逼自己表态。现在嵩山摆明了要对付华山,若想让任我行支持自己,今天却不能再含糊其辞了。”想到此处,说道: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