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七四章 凶手
    梁发听得王厨子语声入耳,全身一震,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看着素娘、梅娘二人双目相视,面色苍白就见得忽然素娘一咬牙,缓缓的人群中走了出来。,梅娘也是跟着歪歪扭扭的走了过来。

    梁发看着素娘、梅娘二人慢慢走到了面前,有了这个缓冲时间,梁发已是平静了下来。梁发突然一挥手,二女都是软软到在地。人群稍一骚动,又平静了下来。梁发对王厨子道:“跟我来。”梁发提起二女,到了隔壁房中。

    看了看王厨子,梁发道:“此二女是如何到华山做了仆役的?又是什么时候的事?”

    王厨子道:“梁真人,这有一段日子了,是岳不姐,不梁夫人年后领着过来的,说是就在水房帮忙做些洗菜、打扫、浆洗衣服的事。素娘梅娘干事勤快,手脚又麻利,慢慢的就专门负责帮我做饭菜了。梁真人你去西安府考举人时,梁夫人就让素娘、梅娘做屋内打扫,送饭菜的轻松活。”

    梁发点了点头,又道:“你可知素娘、梅娘二人和谁比较熟悉?”

    王厨子抬头上视,稍低头想了想,道:“二人在此也有些时间了,和大家基本都是熟了,当然是和下面办事的人。”犹豫一下,方道:“至于真人的师兄弟,我只见过和劳道长比较熟,说完几次话。”

    梁发目光一凝,低头一想,道:“你先回去,有事我叫你。”

    王厨子应了:“是,梁真人。”转身去了。

    梁发见王厨子走得远了,提着素娘扔到了内屋床底下,又到外间,取了些东西回来,解梅娘的穴道。,梁发伸手取出一根手腕粗的木棒,盯视着梅娘道:“谁让你们下的毒?”

    梅娘嘴唇哆嗦,颤声道:“没有,我没有下毒。”

    梁发一脚踩住梅娘的手臂,用木棒压住一根手指,慢慢用力压去,并小幅的扭动。梅娘只觉得一股剧痛袭来,张口想要叫,忽然发现叫不出声来。就听得梁发冷冷的道:“如果想招了,就点头。”说完继续用力扭、压。

    鲜血在砖地上渐渐的流了开来,梅娘浑身颤抖,汗水泪水鼻涕流了满脸,整个脸庞扭曲。梁发见梅娘拚命的点着头,稍等了一会,梁发方停了下来,手中一停。冷冷道:“这么急着招干什么?我还有很多招式没用了,多没意思。”梅娘听了,全身一颤。

    梁发说完,取出盐来,撒了一点在伤口上,梅娘全身扭动,嘴巴张得老大,脸形已是完全变形,软瘫在地。

    梁发忽然就闻得一股尿骚味传来,原来梅娘受不住痛,已是失禁。梁发木棒一点,解开了梅娘的穴道。梅娘张口欲呼,见梁双眉拧起,冷冷的盯着自己,浑身一颤,紧紧的咬着牙,忍住了没叫出来,只是急促的喘息着。

    梁发冷冷的道:“谁让你们下毒的?”

    梅娘急忙道:“是素娘让我和她下毒的,素娘说要为她哥哥和丈夫报仇。”

    梁发道:“你们是如何成了华山道观中的仆役的?”

    梅娘道:“当日我们在大雪中无法离开,只得又回到了屋中。过了两天,岳小姐又过来。素娘就说我们是被买来的,现在也走了不,更没地方去,请岳小姐收留。岳小姐心善,就将我们送到山下的观中住了下来。”

    梁发伸手提过一个水桶,对梅娘道:“你将手放在水中洗一下。”

    梅娘将手放入水中,痛的一缩,又轻轻的放松了眉头。原来伤口上的盐被水冲洗了,伤口倒也没有原来的痛了。加之被凉水一降温,伤口的痛感急降,立时感觉轻松了无数倍。

    梁发道:“如果撒谎,比之厉害一百倍的法子就在你身上用用,让你尝尝滋味。”

    梅娘急道:“真人请问,我一定如实回答。”

    原来梁发早就看出梅娘是胆怯之人,上来就以雷霆手段施以刑罚,当她屈服之后,并不立刻停下,反而加重痛苦,然后方才停下来。在她老实交待部分事情之后,又立即减轻痛苦,就是奖赏。凡人都是在经历过痛苦之后,当时还能承受,可让受伤之人再经历一遍,大多数人就再难忍受。自杀之人,被救过来后,就绝不会再自杀。都是同一个道理。而多施点刑罚、配合交待后立即奖赏,更是从心理让对方觉得自己是说话算数的,凡人都希望和说话算话的人合作。

    梁发问道:“你们又是如何到了这里的?”

    说完盯视着梅娘,梅娘全身缩了缩道:“我和素娘当时只是在观中闲住,就帮着做些杂事。后来岳不姐又来了,素娘和我就去给岳小姐道谢,感谢岳小姐救我们出了火坑。岳小姐就问我们住在观中有什么不便。素娘说,说观中年轻的道士太多,确实十分不方便。岳小姐就我们到了水房做事。”

    梅娘抬头看了梁发一眼,低头又继续说道:“素娘让我和她假装勤快做事,讨好王厨子,让他帮我们在岳不姐面前说好话。”想了想又道:“那王厨子对素娘和我不怀好意,素娘就故意对王厨子好一点。”

    梁发缓缓道:“你俩的毒药是怎么来的?谁给你们的?”

    梅娘道:“毒药是从劳真人那里偷的,劳真人对我们挺好的。”看了看梁发又道:“真人,岳小姐待我们挺好,我本不想下毒的,可我拗不过素娘,只好听她的。好在也没出事,真人饶了我吧!”说完,就俯在地上,连连叩头起来。

    梁发道:“你们以前认识劳道长嘛?”

    梅娘摇头道:“以前不认识,是到了水房之后认识的。”

    梁稍一思索,问道:“你们如何偷到毒药的。”

    梅娘双目一抬,回忆了一下,低头说道:“素娘几次找我商量如何下手,素良觉得下毒最好。有一天素娘就对劳道长讲:劳道长,水房中的老鼠太多,可有什么毒药来药老鼠?劳道长说没有,后来有一天,也就是真人成亲后,劳道长来了,解开身边的行李,取出了几个瓷瓶,一个涂着一种颜色,说:白色的是刀伤药,红色的是毒药,连牛都能毒死黄色的是麻药,人吃了全身发软青色的是晕药,和在酒中吃了就会昏倒,冷水就可解。还真没药老鼠的。不过这红色的毒药就给点你吧,放在饭菜中就行,最好是汤里。后来就给了我们一点。我们看量太怕不够,后来又乘劳真人不备,又偷偷的多倒些。”11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