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七六章 服孝
    岳不群暗道:“师妹此时身体不好,不能让她担忧。,”心念电转,口中说道:“师妹,虽然灵珊是有些错,但也不能全怪她。再说,梁发是我二人教出来的梁师弟也是我华山的老人,他也不敢怎么样?你不用担心。”

    宁中则道:“师兄,此事不比其他,这丧母之恨,谁能解开?”看着岳不群又道:“师兄你也知晓,梁发轻功比我二人强过不少,剑法得风太师叔祖传授,也是强过我二人。现在内力绝不在师兄之下。梁师弟是忠于华山,却不一定以后还会忠于师兄你啊!”

    岳不群的心中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剑气二宗火并的场景,全身一颤,只觉得汗毛直竖,一股凉气从脚底升起冲入脑中。勉强镇定了一下,方道:“师妹莫慌,此事不同,灵珊虽有些责任,也不全怪她。”心中转念又想起一事,直视宁中则,微微点头道:“办法倒还有一些,你不用担心。”

    宁中则见岳不群说话神情镇定,态度自若以宁中则对岳不群的了解,自是知道岳不群此时已经有了办法心中稍宽。稍稍沉吟了一会,情绪镇定下来,缓缓说道:“灵珊现在既中了毒,又小产,不能见风,此次是真的不能去祭拜了,这些事暂且不告诉她吧!”

    岳不群慢慢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岳不群叫来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道:“去查问青城被人追杀的事可有什么消息?”

    施戴子回道:“师傅,此事昨天刚安排下去,现在还没有消息。要不我亲自去一趟,一有消息,就立刻禀报师傅知晓。,”

    岳不群想了想,道:“你梁师哥家有白事,大家都要去祭拜一番的。这样,让英白罗和你一起,你们今天上午祭拜之后,就立刻去打探此事。”施戴子应了。

    岳不群领着华山众人,到了华阴县城梁府之中,岳不群、宁中则二人自然首先祭拜。就见得梁发正在门前跪拜相迎。岳不群夫妇施礼罢,入得灵堂,夫妇二人双目一缩,已是看到披麻戴孝哭灵高芸、花黛儿二人其他女眷。岳氏夫妇相视一眼,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双目转了转,都是暗暗一叹,再次相看一眼,一言未发,入到后堂。

    梁有余也正在后堂之中,岳不群看着梁有余道:“梁师弟,这披麻戴孝二人是怎么说法?”

    梁有余直视着岳不群道:“师兄,花黛儿是本是送给发儿的,高芸在西安府中独自陪着发儿数月,这也只能嫁发儿了。现在遇到此事,灵珊又不能来,自然要来披麻戴孝了。”

    岳不群目光一凝,梁有余毫不相让的看了过来。宁中则心中暗道:“如果此时硬要灵珊来,只怕就要落下一身的病了。”轻轻一扯岳不群的衣袖,道:“此次灵珊确实不能来,如此也好。”

    岳不群思起昨晚夫妇二人相商之事,长长的喘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也罢。”

    夫妇二人转身自到后堂上座坐了。

    主事之人见得岳氏夫妇没有出声吵闹,都是暗暗的松了口气。华山众弟子祭拜之后,也是看到高芸、花黛儿二女,心中都是大惊。后来见后堂之上静悄悄的,相视数眼,人人悄然退出,自有招呼就坐去了。

    午餐之后,岳不群夫妇寻到梁有余道:“师弟,你师姐中毒未好,且灵珊还在山上。我们今天就先回去了。待得归山之日,我夫妇再过来祭拜。”

    梁有余腾的火就上来了,盖因此时如这等姻亲,自然要家主都在是最有礼的且此时代有凡房小妾也是正常特别是岳灵珊间接致死梁母,更无说话的权力了。现在岳不群夫妇居然还要作此姿态,自然心中不喜。梁有余道:“师姐身体不好,我已备好房间给师姐休息,亲家公如果可以,就在引呆几天。”

    岳不群道:“师弟,本来应当一直可在这里,可情况师弟也知晓,确实需要回山,何师兄、灵珊的情况都还不稳定。”

    梁有余一时无法驳斥,道:“如此师兄请回山,一路保重。”

    岳不群自是听出一语相关之意,脸色微沉,转瞬又是镇定如常,拱手道:“梁师弟,真是失礼了,我夫妇这就告辞了。”转身向外行去。

    华山中早得了吩咐的弟子自是跟着出了院门。梁有余、主事之人送到门外,也即回来。梁发跪在灵前,动也没动。

    回到华山之上,宁中则道:“师兄,梁氏父子有些意见也是正常,师兄不必太介意。”

    岳不群道:“此事我本理解,可高、花二女却不同,今天可是用的大妇孝服,置灵珊可地?置我岳氏何地?灵珊以后和梁发只怕是再难和好了!”

    宁中则转脸捂额,沉思有顷,抬头看向岳不群道:“师兄,现在华山最强的就是梁发,到了此时,你我为儿女计,不得不早作准备才是,师兄可有什么办法?”

    岳不群侧耳听了听,轻声道:“办法有一个,待青城之事的消息查实,看是否平之所为,到时再说。”

    宁中则目光一转,想起辟邪剑谱之事,想来也应该是林平之所为。如果林平之学艺不到一年,即能败青城一派,以岳不群功力,那自是不言而喻。想到此,心中一松。道:“师兄,我明白了,想来只能如此了。”

    第二日,岳氏夫妇去看望何三七,就见得何三七面色发青,比之昨日,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心中即知怕是麻烦了。当下安慰几句,自安排安道长再来诊治。

    第七日,岳氏夫妇又去了山下,前去梁府祭拜梁母。待得一切处理完毕之后,众人散去。岳不群对梁有余、梁发道:“梁师弟、发儿,既然天意如此,也勿要太过悲伤。想来亲家母也希望你们能振作起来。过几天不如就回华山吧!”

    梁发道:“待再过些日子,将府中事安排妥当,我父子再回去山上。”

    岳不群道:“那我和你师娘就先回山了。梁师弟,我们这就告辞。”

    岳氏夫妇刚到山上,就见得施戴子、英白罗正等着二人。岳不群入得厅中坐下,目光一闪,抚须道:“。戴子、白罗,奔波辛苦了。”

    施戴子二人拱手道:“师傅,不辛苦。师傅,我们二人此去,已是查实,追杀青城派余沧海的正是林平之师弟。余沧海已被林师弟杀了,青城弟子也十不存一。”

    施戴子说时目光闪动,面有惊色。实在是想不到笨拙的林平之,能够一人灭得青城一派。辟邪剑法确实不凡。11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