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七七章 势急
    施戴子就见得岳不群抚须点头,又道:“师傅,听说有人前去围杀林师弟,林师弟现在下落不明。”

    岳不群抚须的手一顿,直视着施戴子道:“可知是何人?”

    施戴子道:“听说似乎是嵩山派的人,只是也没人能够确认。”

    岳不群中蹭的站了起来,又是缓缓坐下。对施戴子道:“还有什么消息?”

    施戴子迟疑了一下,方道:“江湖中有些人在传,传”

    岳不群心中一动,嘴角带笑,道:“戴子,你就直说,师傅还扛得住,不怪你。”

    施戴子偷眼觑得师傅的表情,心下一松,说道:“有些人讲山海商会中恒山、泰山、衡山、何大侠是灭、死、伤、残,师傅您身为会主,却不能为四派主持公道,报仇雪恨,不是徒有虚名,就是别有用心。”

    岳不群眉头一皱,片刻之后,方才恢复如常。就听得施戴子又道:“师傅,其他的就没有了。”

    岳不群道:“戴子,你安排师兄弟们及华山各处友好,暗中协助你林师弟脱身。”

    施戴子拱手就道:“是,师傅。”

    看着施戴子去得远了,宁中则看向岳不群道:“师兄,莫非左冷禅意欲捉平之,又得辟邪剑谱?”

    岳不群起身踱得数步,轻轻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道:“师妹,必是如此。想那左冷禅和青城余沧海相勾结,方能百尺杆头,更进一步。现在平之自修家传辟邪剑法不到一年,即能一人灭得青城一派,左冷禅焉能不动心?”

    宁中则也稍一思索,道:“师兄,如我们下山相助平之一臂之力,不能让这剑法落到左的手中才是。”

    岳不群看向宁中则,轻轻摇了摇头,道:“师妹,如果我一人去,我最多只能自保,嵩山其他的人,平之可就不是对手了。甚至以左的为人,也有点想诱我前去只要一见到我,只怕立刻就要不顾江湖道义,与几个师弟联手,来对付我呀!”

    宁中则想了想,深深的点头,道:“对,师兄,以左的为人,确实就会这样做。不如叫上梁发一起去?”

    岳不群抬头看着屋顶,低头目视左下方,伸手轻触了下鼻子,说道:“师妹,其实我早就觉得梁发一直防备着我们。你想想,他的轻功可是远超你我当年梁有余能够功夫大进,必是梁发所传。以后方才假借着梁有余的手,传给了我们。”

    宁中则睁大眼睛看着岳不群道:“师兄,我华山可是向来不问门下弟子在外所得机缘的呀!”

    岳不群道:“确实如此。可当时我华山受嵩山压迫,危在旦夕,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且梁发将轻功传于门中,我们可是嫁女于他为妻,又授紫霞神功,许以未来掌门之位,待他不可谓不厚。”稍停,岳不群又重重的道:“现在他如此对待灵珊,对待我俩,真是忘恩负义。”

    宁中则目光一黯,一时默然。岳不群看着宁中则,森然道:“师妹,我觉得这第一,此时找梁发和我一起出手,未必就是好事。此子此时心中有恨,到了外面,一切可就难说了?”

    宁中则双目睁大,长长的吸了口气,脸色严肃,低下头轻轻摇动。

    岳不群又道:“这第二,平之既能一人灭了青城派,且嵩山未能第一时间抓住他,再想抓他,可没那么容易他若不傻,即使被抓住了,也不会将剑法、内力修炼之法和盘托出。”

    宁中则抬头看着岳不群,轻轻点了点头。

    岳不群面上笑意一闪,道:“当年平之求我指点,我可是完全记下了这剑法、内力修炼的方法,揣摩也近一年。此时我应当以修炼为上,以平之的情况推测,当能速成待我修炼有成,自然一切就尽在掌握之中。”

    宁中则江湖撕杀多年,自不是迂腐之辈。站了起来,上前握住岳不群的手道:“师兄所言极是,如此事不宜迟,越快越好,修成之后,先除掉左,以避其险。”

    岳不群点点头,看着宁中则道:“师妹,修炼这功夫,却是有一碍难之处,不然我也不会迟疑到今天。”

    宁中则看着岳不群,目带疑问。岳不群俯在宁中则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宁中则全身一震,面色一变,叫道:“师兄!”

    岳不群面色坚毅,缓缓道:“师妹,为了我华山振兴,为了灵珊,我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只是苦了师妹你。”

    “师兄!”宁中则泣声叫着,扑到岳不群怀里,紧紧的抱着岳不群,肩膀抖动,低声抽泣。岳不群双手抱着宁中则,抬头向天,眼中泪水流了下来。

    过了一会,岳不群轻轻一扳宁中则的肩膀,看着宁中则的眼睛,沉声道:“师妹,现在我华山又到生死存亡的关头,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了。”

    宁中则呜咽着点了点头,伸手抹去了泪水,正欲说话,泪水又是流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宁中则方控制住情绪,双目深情的看着岳不群道:“师兄,为了华山,苦了你啦!你我夫妻,无论如何,我也会陪着你一起振兴华山。”

    岳不群道:“师妹,既然如此,你我准备一下,过一两日,我就闭关。”

    宁中则点头,悄声道:“这两天我多陪陪师兄。”

    岳不群一笑,二人相拥向着住处而去。

    梁府,梁有余道:“发儿,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梁发看着梁有余道:“爹爹,我是这样想的。当年师傅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一直不肯径直出手灭了嵩山。现在嵩山重创山海商会,又欲毒杀师娘、灵珊想来师傅不会再姑息了。待得回山之后,就和师傅商议,我要亲手杀了幕后之人,为母亲报仇。”

    梁有余道:“发儿,虽然我也恨不得明天就亲手杀了姓左的。只是左冷禅可是当世绝顶高手,发儿你和他也只是在伯仲之间。而且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无法请得其他门派支持。嵩山当世大派,门中高手可是不下三四十人,此事可急不得,必得谋划好了之后,方才可以。”

    梁发点头道:“爹爹,你放心,我明白其中厉害。之前我全力出手,也只是伤了左,嵩山门中之人一来,我只能退避,却是不能灭了此人。虽然我这些时日自问进步不可左也是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加之此人同门的功夫也是大有提升,以我一人之力自然不成。此事一是请令狐冲相助,再待得回山之后,和师傅联手,加上那人,再有山海商会几派相助,方才可能报得此仇。”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