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八一章 试探
    <ablali=ri><r></></r></abl>梁发说道:“师叔祖,我曾得家父传我轻功心法,后来又蒙师傅传授紫霞神功,这些年小有收获未想因此上窥轻功的一丝奥义。”

    风清扬目光一亮,轻轻点头,转首向天,片刻后看着梁发道:“你果然是深沉有器,气宗的紫霞神功在你手中得以发扬光大以我观之,已超过岳不群这小子数十年的功力现在又能再进一步,自行推导出轻功心法,果然是天佑我华山。”又看着梁发笑道:“前面的正气堂已是改回了剑气冲屑,想来你居功不小。”

    梁发急忙道:“师叔祖,此事我不敢居功。当初师傅师娘习得山洞中的剑法,后来在霸王台力战左冷禅又重得五岳盟主之位,觉得气剑之争实是有些不妥,后来就命人改回了剑气冲屑,此事完全是师傅师娘的决定,实非我的功劳。”

    风清扬面带笑意,眼角皱纹深深,缓缓点头,道:“你不居功,时刻不忘本,很好,很好!”

    梁发道:“还有一事,还请师叔祖恕罪。”

    风清扬道:“何事?”

    梁发道:“当年我和令狐师兄习得剑法,剑宗封不平师叔、成不忧师叔、从不弃师叔三人勾结嵩山派,与陆柏前来华山,妄图夺取掌门之位。我见得三人欺师灭祖,背弃门派之利,投靠别派,因此就设法将三人杀了,还请师叔祖恕罪。”

    风清扬脸色似笑非笑,目带探究之色,双目一眯,嘴角一动,道:“你杀了剑宗仅剩的三个传人,还要让我原谅?”

    梁发正色道:“师叔祖,我华山内部如何争论,都是为了华山好,只是看法不同原则上是不可以采取过激手段。哪怕是当年分为剑气二宗,甚至你死我活,可没有一人背弃祖师。可这三人勾结外人,妄图以外力来压迫同门,以夺门派之位。无论是人格、见识、行为,都是不堪,自是不能再留请师叔祖明察。”言毕,静立不语。

    风清扬肃立不动,悠悠一声长叹,看着天上明月道:“你到是杀伐果决,见识深远。当年的掌门若是有你现在的见识、眼光,怎么会有当年之祸。也罢,此事我已知晓,三人也是咎由自取。”

    梁发心中一松,知道自己这是又过了一关。前面的功夫是一关,后来的见识也是一关。就听得风清扬道:“你修炼紫霞神功,可知这功法的由来?”

    梁发心中一跳,抬头看着风清扬,双目微睁,道:“还请师叔祖教我。”

    风清扬道:“你和岳不群那小子去过福建,当知道辟邪剑谱之事了?”

    梁发道:“此事我清楚,令狐师兄夺回了剑谱,给了林平之师弟。嗯,林平之师弟还曾请师傅指点如何练功。”

    风清扬眉毛微微一挑,道:“噢,原来如此。”稍停又道:“这辟邪剑谱与我华山、少林、魔教大有干系。”接着风清扬细说了辟邪剑谱的来龙去脉后,又道:“闻说你曾和东方不败交手,合你们四人之力,方才杀了东方不败,依你看来,这葵花宝典上的功夫如何?”

    梁发目光侧视,稍一回忆,道:“师叔祖,东方不败内力精深,胜过我所见过的当世任一人速度之快,更是无人能及。然而我听任教主讲,东方不败自宫方能修练此功,这等自残练功,已不是正道,东方不败曾说练此功后,感受到天人化生之境,虽然我不知天人化生是何境地,可我道家讲究身是渡海宝筏,从不敢有损,此等邪功,绝难登顶。”

    风清扬看着梁发,微微点头,又道:“想不到你能有此翻见识。你内炼再进一步,就是天人化生之境。如我现在,齿落再生,或是白发变黑,都属于此境。”

    梁发细心听着,又问道:“师叔祖,观任教主所言所行,当年是故意将此功法传给东方不败。那么我华山从少林刚好得了此葵花定典,其中莫非也有什么深机不成?”

    风清扬微微一震,头部一顿,长出了一口气,道:“时日久远,当年之事谁也不知道了。只不过我华山自从得了此功,内部分歧日增倒是不争的事实。剑法日趋繁复,内力修炼艰难虽为道教祖庭之一,再也难复旧观。哼,即使修炼成了这葵花宝典,也不过是东方不败第二罢了。”

    说到这里,风清扬转身看着梁发道:“但想不到真让你走出了一条路,紫霞神功历经百年,终究打通前行之路,倒也真是天意了。”

    梁发一时不解,眨着眼睛,看着风清扬。风清扬笑道:“难怪你不解,辟邪剑谱即是葵花宝典,二者根本功法完全一样。若我所料不错,这辟邪剑谱也要自宫方能修练成。”

    梁发啊了一声,双目睁大,微微侧脸,目光一转,张口问道:“那,那”

    风清扬道:“你可是想到岳不群那小子在修炼辟邪剑谱了?”

    梁发摇摇头道:“师叔祖,这我倒是想到了,只是没想到是这等邪功。”

    风清扬道:“这等功法移情异性,修炼之人已不可以常理测度,其实已是入了邪道。数日前我到了华山,就见得那岳不群已是修炼此等邪功,进境极快嗯,也是,想来揣摩日久,自然上手就是一日千里。”

    梁发默言不语,静待风清扬发话。

    风清扬愣了半晌,又道:“我华山掌门焉能是此等修炼邪功之人,毁我华山多年声誉。如此作为,必难容于正道。只是我也不便出手。”一顿又道:“令狐冲惑于儿女之情,做了魔教的快婿又执掌恒山,只怕以后也是再难为华山效力了,唉!”轻叹声中,梁发听出浓浓的失望之情。

    又看着梁发道:“我观华山弟子剑法大有长进,轻功也是提升颇多,我听来都是你所为,心中甚慰。”

    梁发急忙道:“此是我当为之事,也是师傅安排。”

    风清扬笑笑,说道:“以后华山还要你撑住门户,若是你见得剑宗弟子,还须看顾一二才是。”

    梁发心中一惊,风清扬今日与自己力拼千余招,可见身体尚好,因何说此等嘱托式话语。看着风清扬道:“师叔祖,因何今日如此?”

    风清扬微然一笑,道:“我本有些担忧,今日到也放心了。既然以前已传了你三剑,索性剩下六剑也传了你,明天你到思过涯来。”转身又道:“你可去朝阳峰上一观。”说完,晃身一闪,已是没入林中,转瞬杳然。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