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八三章 约战
    这句语真是一语数关,多有骄狂之意,众人听得心中一凛。方证大师一宣佛号道:“梁少侠剑法出众,身法惊人,此次还望多多相助。”

    梁发笑道:“家师带我们来,本就是要维护武林正义。”这一句却是模棱两可,怎么解释都是自己说了算。又拱手道:“余观主,刚才失礼之处,还请多多谅解!”

    余沧海哼了一声,道:“你梁发武艺高强,是华山第一高手,老道我自愧不如。”众人见得余沧海能屈能伸,皆是暗暗佩服:“包羞忍耻是男儿!诚此谓也!这个余沧海可比其祖师长青子强得多了。”

    正在此时,忽然听得山下传来呼喊:“喂,我们下山来啦!”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你们这批乌龟儿子王八蛋,去你奶奶的祖宗十八代。”

    “好啦,不用叫了,大伙儿走吧!”

    众人面面相觑,左冷禅道:“难道这帮乌合之众已逃到了山下?”

    方证大师立刻道“师弟,你派几个人上山去查探一下。”

    方生大师应了声,自去安排了。

    众人也立即向着少林寺中行去。没过多久,就有人迎了下来,施了一礼道:“禀方丈,各位掌门,寺内已无一人。”

    左冷禅道:“可命正教弟子收缩包围圈,退到寺院近侧。再安排部分人手入寺查探。”

    众人点头,如此安排恰是正好。随即少林弟子入寺查探,其他门派弟子也收缩到了寺庙周围。

    方证大师看了梁发一眼,微微点头,对着众人道:“请诸位随老衲一起上山。”到了寺内一路向前,一行十多人忽听得前面殿中有人呼喝之声,随后就听殿中有打斗之声,众人立即掠了过去。

    梁发远远看到殿上悬着一面金字木匾,写着:“清凉境界”四字。心道:“令狐冲就躲在这匾后吧!”

    入殿之后,立即就见得殿中站立着三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满头黑发,皮肤雪白,双目精光闪闪,一副睥睨天下的架势,想来就是任我行了。

    只听得方证大师说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好厉害的七煞掌,女施主既已离去少林,却何以去而复回?”

    令狐冲在匾后见得方证大师丝毫不因地上八个伤者而乱了方寸,从容应对,心中不由得甚是钦佩。

    梁发看了看地上八具尸体,心中一叹:“既为鱼肉,就要有身为鱼肉的觉悟。”

    盈盈道:“我何以去而复回,正要请方丈大师指教。”

    方证道:“此言老衲可不明原由。这两位想必是黑木崖上的高手了,恕老衲眼生,无缘识荆,来到少林是客,便请坐下说话。”

    任我行旁边之人道:“这位是日月神教任教主,在下向问天。”

    就听得数人轻轻‘咦’了一声,包含震惊之意。

    方证说道:“原来是任教主,向左使,光临敝寺,老衲大感荣宠。不知两位有何见教?”任我行道:“老夫不问世事已久,江湖上的后起之秀,都不识得了,不知这几位小朋友都是些什么人。”

    方证说道:“既是如此,待老衲替两位引见。这一位是武当派掌门道长,道号上冲下虚。”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贫道年纪或许比任先生大着几岁,但执掌武当门户,确是任先生退隐之后的事。后起是后起,这个‘秀’字,可不敢当了。呵呵。”

    任我行道:“这位左大掌门,咱们以前是见过面的。左师傅,近年来你‘大嵩阳神掌’又精进不少了吧?”

    左冷禅道:“听说任先生为属下所困,蛰居多年,此番复出,实是可喜可贺。‘大嵩阳神掌’已有十多年未用,只怕倒有一半忘记了。”

    任我行笑道:“江湖上那可寂寞得很啊。老夫一隐,就没一人能和左兄对掌,可叹啊可叹。”

    左冷禅道:“江湖上武功与任先生相埒的,数亦不少,只是如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华山岳掌门这几位有德之士,绝不会无故来教训在下就是了。”

    任我行道:“很好。几时有空,要再试试你的新招。”

    左冷禅道:“自当奉陪。”

    方证大师继续说道:“这位是华山岳掌门,这位便是岳夫人,岳夫人便是当年的宁女侠;任先生想必知闻。”

    任我行笑道:“宁女侠我是知道的,岳什么先生,可没听见过。”

    岳不群淡然说道:“只怪晚生未能做些让任先生记得的事,原是在下的不是。”

    任我行哈哈笑道:“岳先生随时可以做些让在下记得的事。”

    左冷禅道:“所以你任老魔离世太久,不知现在‘武林四庭柱’之说。”

    梁发心道:“这左冷禅替自己师傅扬名是何意思?难道想借刀杀人?”

    岳不群亦是笑道:“且看机缘如何!”

    任我行看了左冷禅一眼,心中一动,道:“岳先生,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不知你可知他的下落。听说此人从前是你华山派的门下。”

    岳不群道:“不知任先生要问的是谁?”

    任我行道:“此人仁义过人,智勇双全,武功既高,人品又是世所罕有。这个年青人,有情有义,听说我这个宝贝女儿给囚在少林寺中,便率领了数千位英雄豪杰,来到少林寺迎妻。只是一转眼间,却不知去向,我这个做泰山的,心下焦急之极,所以要向你打听打听。”

    岳不群哈哈一笑,说道:“任先生神通广大,怎地连自己的好女婿也弄得不见了?任先生说的是令狐冲么?”

    任我行笑道:“老夫说的正是令狐冲。”

    岳不群笑道:“若你说的是令狐冲,正是我养育成人的。任先生想要与我做个亲家,却是有些碍难呀!”

    任我行哈哈笑道:“有何碍难?”

    岳不群道:“这小子做事不知轻重,竟然鼓动了江湖上一批旁门左道,狐群狗党,来到少林寺大肆捣乱,这千年古剎,若是给他们烧成了白地,岂不是万死莫赎的大罪?。令狐冲行事,往往虽无恶意,却是多有恶果。这种做事不思后果,随性妄为,正是我逐他出华山派的原因”

    梁发心中轻叹:“这确实是令狐冲的毛病,是谁的儿子谁倒霉。”

    岳不群接着道:“若是他改邪归正,我自然会原谅于他;若是继续这么胡作非为,自然要将他抓了回去关起来,免得祸害他人。故而说有些碍难。”

    任我行笑道:“岳老弟你的想法与我不同,我日月神教行事却是随心所欲,没有那么多拘束,岂非自在。”

    梁发接口道:“似任先生这般入得寺中,就杀了八个无辜之人的手段,我正教中人岂能认同?这八人的亲属师门,岂非是十分正当的要杀了任先生、向先生报仇?若令狐冲在此,他又该如何?”

    令狐冲听得此言,心中一震:“是啊!这任我行向大哥乱杀无辜,这可如何是好?这些人的家人师门要来报仇,我又该帮谁?”一时间思之无解,冷汗滚滚而下。

    任我行听得此言,双目中精光大盛,注目梁发。

    梁发意态自若,神情坦然。任我行目有深意的看了梁发一眼,双眉一挑,正欲说话。就听方证大师亦道:“梁少侠所言正是,任先生到寺中,即杀了我正教八名弟子,是何缘故?”

    任我行道:“老夫在江湖上独往独来,从无一人敢对老夫无礼。这八人对老夫大声呼喝,叫老夫从藏身之处出来,岂不是死有余辜?”

    方证道:“阿弥陀佛,原来只不过他八人呼喝了几下,任先生就下此毒手,那岂不是太过了一些吗?”

    任我行哈哈一笑,说道:“方丈大师说是太过,就算是太过好了。你对小女没有留难,老夫承你情,这一次不跟你多辩,双方就算扯直。”

    左冷禅道:“任先生,你此次孤身来了少林,却是走不了啦!放着正道这么多好手在此,岂能容你脱身而去。”

    任我行冷笑一声,转身对着向问天道:“向兄弟,这些无耻之人不顾江湖道义想群殴,老夫就自己走了,随后杀光这些人的子女家人,给向兄弟和女儿报仇。”

    向问天笑道:“好极好极,教主杀光他们的后人,正是老天爷对无耻之人的报应,教主你老人家替天行道,这些人的家人来了地府,就让我再来慢慢修理。”

    方证方丈佛家之人,最信来世之说,听得此言,心中一寒,急忙道:“任教主,我等也不倚多为胜,就与任教主公平的比试几场就是。”

    梁发听着任我行在哪里大发议论,而方证也是陪着胡扯,心中却是渐渐明白:“这方证是不想彻底得罪死了任我行,想要继续将五岳剑派推在与日月神教斗争的第一线;而参与此事,则是维护自己执正道之牛耳的地位与利益。”

    梁发听着任我行喋喋不休,双方不如何比斗之事争论不下,张大了嘴巴‘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众人看向梁发。任我行道:“小子,你听老夫说话不耐烦了吗?”

    梁发笑道:“任先生当世高人,现在谈了这么久比试的事,其实很简单。”

    任我行哈哈笑道:“梁发是吧!你且说来一个方法听听。”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