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八五章 仆役
    嵩山,左冷禅、汤英颚等人在华山弟子去后,十来个人到了封禅别院大厅中坐了下来议事。丁勉指着前面‘峻极禅院’剩下的黑乎乎的砖墙石壁道:“华山的小狗烧了嵩山的最大的建筑,又杀了我嵩山多人,真想找他们算帐,竟然送上门来了。既然老天爷让他们来送死,那就成全他们。”

    汤英颚道:“二师哥,此事未必就是华山所为,也有可能是有心人呢!华山与嵩山生死一拚,可有很多人高兴了。况且,如果是华山,上次回华山途中就应该前来才是,不可能这么久以后找来;在华山时你也清楚了,那个伪君子是想让我嵩山与魔教两败俱伤,好坐收渔人之利的。”

    陆柏点头道:“确实如此,如果华山暗地里下手,以图削弱我嵩山,这是完全有可能的。现在只是说要评理,并未说决一生死,这就是对华山之事做个姿态,不然,山海商会损失惨重,不好向江湖朋友交待啊!”

    钟镇点头道:“此言甚是有理,华山内部分裂,正面硬对,可不是我嵩山的对手。”

    左冷禅看了看众人,道:“任他怎么谋划,在我嵩山的铜墙铁壁之前,皆是无用。各位师弟小心,但凡有事,按计划好方位防备。”

    众人拱手道:“是,师兄。”

    左冷禅道:“汤师弟,其他人员如何安排,你统筹一下,吩咐下去。”

    汤英颚心中暗道:“左师兄这是担忧不是华山数人的对手,故而是安排防守为主,以众击寡。”目光一扫钟镇、陆柏二人,三人相视一眼,都是明白了左冷禅的意思。汤英颚道:“是,师兄,我马上安排下去。”

    左冷禅又和众人讨论了几件事,然后方才散去。陆柏、汤英颚二人待得众人散去,又来到了左冷禅起居所在。二人离左冷禅住处尚有数十丈,早有童子前来开了门,道:“汤师叔,陆师叔,师傅有请。”

    陆柏、汤英颚相视一眼,心中暗惊,自己二人轻功现在可说是当世罕有,离着数十丈就被左冷禅听到,这等功力真是可畏可怖。有左师兄在,又有何人可惧?思索之中,二人急步入内,拜见已毕,汤英颚道:“师兄,可是担忧华山梁、岳、令狐三人?”

    左冷禅未语,点点头,又摇了摇头。陆柏微一沉吟,道:“可是担心风清扬?”

    左冷禅轻轻摇摇头。汤英颚道:“师兄担心华山三人一齐出手?”

    左冷禅轻轻一叹,道:“各位师弟自练习轻功之后,当世除了有数的几个高手,再无能人够威胁众师弟。然后当世这七八个顶尖高手中,华山独占四人。风清扬乃是前辈,除非我嵩山灭了华山派,不然是不会出手的。另外三人如果一对一,任一人我也不惧,可三人如果联手,我嵩山派却是弱势啊!”

    汤英颚自是明白自家师兄所言之意:正面比试,败得反而是嵩山;可如果不守规矩,各自乱战,嵩山倒也还有转寰之地。

    汤英颚目光一转,笑道:“令狐冲是恒山掌门,自不能代表华山出战。”

    左冷禅慢慢的点了点头,道:“各位师弟合击之阵,还要多加练习才是。”

    汤英颚应道:“是,师兄,此事我亲自督促。”

    三人又闲叙几句,二人告辞出来,自去安排不提。

    过得数日,嵩山‘峻极禅院’原址上清理之后,安排开始施工,准备重新盖起新殿。整个嵩山之上,变成了一个大工地;众多的仆从、客卿、弟子都来帮工,进度倒也极快。

    仆役人等居住之处,忽然之间,亮起了数处火头,火势起得极快,不守转瞬之间,十多处火焰已是连成一片,火头冲天而起,虽是夜空之中,也可见得浓重黑烟腾空弥漫,犹似黑龙奔腾而上,盖压在嵩山之上。空气中焦糊味道刺鼻,夹杂着众人惊叫声、毕毕剥剥的炸响声、油香味、肉香味冲向嵩山各处。大火从处围而起,向内而去;中间也是燃起大火,浓烟烈火内外夹击;近千名仆役人等身上火苗飞舞,在各处乱叫乱窜,嘶叫着,咳嗽着,成片的扑到在地。

    左冷禅叫道:“七人一组,自成方阵,不可走散,随我来。”七个方阵随着左冷禅向着仆役住处而来。到得近前一看,人人目眦欲裂,个个寒毛真竖。面前尚有一些黑糊糊的身影在地上蠕动着,妄图冲出来。还有上百人冒烟突火而出,身上衣衫已是成了条条缕缕,全身头发烧得精光,衣服多是不见,个个赤裸着身体,皮肤在火光之下,可见得挂在身上;灰尘盖满全身,只见得黑糊糊站立着的人形在晃动着、嘶吼着、挣扎着向外四散而去。

    众人都是行走江湖多年,内家高手,对医术自是多少有点了解。知道这些跑出来的人,也是难以活下来。

    左冷禅大喝一声道:“众位师弟,纵火恶贼肯定就在附近,大家小搜他出来。”

    众人一惊而醒,暗暗惭愧:虽然自诩是老江湖,见惯生死;可真见到了上千人的伤亡,还是惊怔难安,一时失神。听得左冷禅召唤,众人打起精神,小心搜索,果然找到了一些没有受伤的的仆役。

    就听得这些仆役哭诉道:“老爷,我等正在睡觉,忽然之间火头四起,各处都是菜油的味道,大火起得飞快,内中间、四周夹击,我等躲在水缸、地窖、茅坑等处,方才逃得了性命。”

    众人面面相觑,人人心中寒气大冒,下手之人狠辣之极,完全不分老弱妇孺,心思周密,计划缜密,这一把火,嵩山已是损失了一半人手、建筑。好在弟子、客卿、众位长老都是无事,自然可以再建就是。

    忽然就见得众弟子住处数处火头冲天而起,紧接着就见得接连十多处火光亮起。众人急忙七人一队,向着弟子处急奔而去。左冷禅自化疾见,呼的一声,远远的抛开了众,向前电驰而去。众人随后急进,眼见得很快火光连成一片。众人知道必是纵火贼人故技重施,四处泼油施火,故而火势起得飞快。嵩山建派二百余年,这些木建筑最怕火灾,这大火泼油,又得微风相助,自是无法相救。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