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九三章 杀不得
    梁发心中一叹,岳不群现在内力确实很强,且身在空中,轻功又好。每次利用左冷禅剑击之力,升空卸力;又挟身落之势,和左冷禅硬拚。虽然占尽便宜,也只是拚了个旗鼓相当。看来左冷禅内力还是胜过一筹有余。

    岳不群拚得七剑以后,似乎知道自己没有胜算,身形在空中斜斜一转,就欲落下。左冷禅忽然‘呼’的一声,瞬间已是行过数丈,剑尖已是刺到了岳不群的眉前。围观众人出其不意,有人不由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岳不群身形向后急退,左冷禅紧追着不放,手臂挺直,剑尖指着岳不群的眉心不过尺余。二人一追一退,瞬息之间已是绕着场中转了数圈。岳不群手中剑忽然如惊蛇窜起,直扎左冷禅膻中大穴而来。

    左冷禅剑一颤,‘当当当……’金铁碰撞之声大作,密如暴雨倾落铜盆,响成一片。众人就见得二人在场中已转成了两个圆圈,手中剑光犹如银龙环体,盘成了一圈。已是根本看不清身形面目。惟见一青色、一黄色的人影而已。

    左冷禅见诱得岳不群硬拚七剑,随后突然全力出招,逼得岳不群不能转身;继而利用内力强胜的优势,追上了岳不群,连出数十剑,岳不群无奈之下,只能硬拚。数十剑下来,左冷禅已是感觉到岳不群内力弱了一些。到了左、岳这等境界,内力消耗未过半之时,根本不会有内力减弱的现象。

    左冷禅心中一喜,自己琢磨对付轻功强过自己的方式果然有用。手中剑招一紧,更是快速。

    忽然岳不群剑一晃,已是到了左冷禅的肋下。左冷禅正欲去迎,岳不群一闪已是不见,左冷禅心念一动,向前一扑,同时侧身一转,反手一剑向后刺去。

    众人就见得岳不群忽然之间速度又增,剑式也是奇快无比。霎时之间,已是取得先手。忽然就听得左冷禅一声大喝,剑招一变,速度立增。众人就见得左、岳二人使着相同的剑招,在场中进退如电,缠斗在一起。

    梁发看得清楚,转瞬之间,二人是各出百剑之外。左冷禅虽然轻功比不岳不群,可当世之中也是罕有匹敌;想来比原来要强过数分。然而岳不群的内力也是深厚许多,兼且得到剑法时间更久,揣摩年余,此时也是比原来胜过不少。

    二人又是硬拚得十来剑,‘当’的一声,一柄剑悠悠的升到了空中。就听得左冷禅一声长笑:“哈哈哈,岳先生,你输了。”说话间,手中不停,剑势更急。

    梁发见得岳不群进退之际,和左冷禅相差不大,心中一叹:“岳不群果然计谋深远。想来一直没有处理劳德诺,就是为了不惊扰左冷禅吧!左冷禅要倒霉了。”

    其他众人自是不知辟邪剑法的厉害,此时正在暗叹:岳不群恐怕要糟。就见岳不群向前直奔着左冷禅剑尖一扑,手掌向前一击。方证、冲虚、张副帮主、何三七等高手暗自长叹,其实认输也没有什么,华山依然强过嵩山。如此硬拚,殊为不智。

    宁中则、岳灵珊脸色煞白,可也是无法,只得急看向梁发、令狐冲。

    众人正在心下叹息,就见得岳不群似乎撞上了剑尖,身体稍一偏转,在左冷禅身前一进一让,间不容发之际已是退了出去。

    岳灵珊见梁发没有上前去救之意,目光一偏,急道:“大师兄。”

    岳灵珊就见得令狐冲面色奇异,说道:“师傅赢了”

    岳灵珊不暇多想,急转过头,就见得左冷禅怒吼一声,‘轰’的一声,剑挟无匹声势,暴卷而至。场中观战之人只觉得劲风奔涌,拂面衣飘;一颗心更是瞬息之间飘荡起来,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整个宛若落入淤泥之中,移动一步都是艰难。

    梁发见得左冷禅内力外泄,气机感应之下,罩笼四周;显然已是内力尽出。这等声势,当世任一人也要避其锋芒,免得两败俱伤。

    岳不群一闪,左冷禅又是追至。岳不群再闪,伸手接住了被击飞的剑,忽然无声一闪,左冷禅身周尽是岳不群的身影,转瞬岳不群身影消散,已是立在了宁中则的身侧。

    众人忽然就听得左冷禅‘啊!’的一声,转目看去,就见得左冷禅怔立当场,左臂一片通红,身前鲜血喷洒丈余,左手掌是也掉落在地。

    梁发心中一叹,却是看得清楚,左冷禅左手当年被自己削去两指,平时不显。这等绝顶高手对决,却是成了弱点,被岳不群瞧破,随手一剑,断了左手。

    就听得岳不群悠悠的道:“左兄,岳某敬你也是一代高人,三战已是两败,本想着扔剑认输算了。不成想左兄竟然想趁机下毒手,岳某无柰之下,只得下手阻止左兄以图自救,只怪岳某学艺不精,伤了左兄,还请左兄见谅才是。”说完,轻轻拱手,微微一揖。

    就听得左冷禅恕喝道:“好,好个‘君子剑’岳先生,今天左某输了,这右目左手,就当是赔罪了。”

    众人听得此言,方才惊觉左冷禅右目中一道鲜红的血线流了下来,原来右眼竟然已是被岳不群弄瞎了。众人面面相觑,忽然明白,岳不群是在长剑脱手之后,方才出手伤了左冷禅,这二人的功夫相差不小。

    方证方丈、冲虚道长、张副帮主相视一眼,张副帮主笑道:“这场比试确是岳会主赢了。”

    方证道:“左先生,且让老衲师弟为左先生疗伤。”

    汤英颚急拱手道:“谢方丈。”

    方证一挥手,自有人上前带着左冷禅一地离去。梁发目光一闪,心道:“左冷禅这等大敌,万不可纵之而去。嵩山尚有数个高手,可不能小瞧。”

    冲虚道长说道:“岳会主功夫高强,比老道强出多矣!怪不得能教出令狐掌门、梁少侠这等少年高手。当世能和岳会主匹敌的,依我看来,只怕是惟有方丈了。”

    方证笑道:“老衲和任教主比试过,输了;任教主和左先生比武一负一平,岳会主空手亦能胜得任先生,岳会主论功夫,强老衲多矣!能和岳会主论武的,恐怕只有华山风老前辈了。”

    岳不群笑道:“方丈过奖了。风师叔乃前辈,不群岂敢造次。”

    张副帮主笑道:“方丈,道长,岳会主今日一展雄风,我正道武林现在声势大盛,可喜可贺,今天可要摆得上好素斋款待岳会主一行才是。”

    方证笑道:“这是当然,今天都来,且让我师弟亲自下厨,整治斋席。”

    冲虚笑道:“老道这么多年,就吃过一次,十多年来犹记忆如昨,今天和岳会主沾光,能得再尝大师绝艺,此生无憾矣!”目光一转,看向梁发道:“梁少侠请务必一起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