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二零一章 代刑
    灯影照耀之下,一高大健壮的身影到了门外,四周随意扫视一圈,宏声说道:“都进来吧!”声间甚是粗豪。

    那十几个残疾之人杂乱的应了,有人发出谄媚的笑声,又有人说道:“谢黄大哥。”另有人道:“黄大哥的声音一出,就听出是雄壮汉子,咱们都亏得黄大哥的照拂。”十几个一边说着,也就相互搀扶着进了院中。

    那黄大哥昂着头,也不答理;见得十几个人进了院子,目光又是扫视了一下,砰的一声,关了院门,院子里吵嚷稍倾,又是静了下来。梁发一示意,四人轻轻的掩了上去,跃上了后面的屋顶,伏在屋顶上侧耳倾听。

    以梁发功力,自是不用如此,只不过有了高、花二女,自然就得掩近,才能听得清楚。

    岳灵珊与梁发相视一眼,默然未语。高、花二女细一听,就觉得屋里似乎有数十人;二女相视一眼,又是看了梁发、岳灵珊一眼,夜色之中,明月未现,微弱的星光之下,也看不清楚梁、岳二人的神情。高、花二女又是倾听屋中之人说话。

    就听得一粗豪的声音,听来正是那黄大哥。黄大哥说道:“大家先拜见余团头吧!”

    就见得那数十个人拜倒在地上的声音悉悉响起,有两三个人齐声说道:“拜见余团头。”

    一个中年的声音,淡淡的道:“罢啦!都来说说,今天都有什么收获吧!王三,你先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是,余团头。今天托钵上门,共出去二十一人,讨得米四十二斤,馒头六十七斤,铜钱三百四十二文。另外捡得男子衣衫十一件,小孩衣衫七件。”

    另外又有一人道:“团头,街道中今天七个残疾的兄弟,共讨得十二斤馒头,铜钱七百三十四文。”

    又有一个男声醇厚的声音道:“余团头,今天共出去三十五位兄弟,帮忙白事四家,共得酒饭两顿,得银三两七钱,铜钱七百余文。另外带回饭菜尚有不少。又捡得衣服七件,碗碟共计十六个。”

    余团头淡声道:“今天还行,看着将至,城里人家都是准备过年,好东西想来不少,大家要努力才好过冬啊!衣服还是老规矩,挑好的留下来,另外,破旧的,先放到一起,年节也要给大家发衣服的。另外,钱、米都是交上来,不得私留,一旦发现私藏,立刻按帮规处置。黄兄弟、王兄弟、余兄弟、张兄弟,你们要加强监督。”

    王三低沉的声音应道:“是,余团头。今天发现猴子私自留下了五文钱,该如何处置,请团头示下。”

    余团头‘嗯’了一声,黄大哥粗豪的声音狞笑道“嗬嗬嗬,看来我一段时日没出手,大家已经忘记了帮规森严啊。余大哥,请您发话,执行帮规。”

    余团头道:“猴子呢?”

    王三低沉的声音道:“猴子在这里。”‘砰’的一声,显然是有重物扔在地上的声音。

    高、花二女听得里面有一人呜咽的声音传来,显然是被堵住了嘴巴。就听得余团头叹道:“猴子,你当初流落江湖,因饥饿偷了馒头吃,差点被打死。你可还记得?”

    一个细嫩的声音颤抖着答道:“记得,记得,多亏了余爷你救了猴子,你就是猴子的再生父母。请余爷你饶了猴子吧,我再也不敢了。”

    余团头叹息的声音传来:“猴子,你是我救的,就如我的孩子一般。只是当初你入了帮中之时,就是立下誓言的:‘若是违背帮规,愿受帮规处置’,这事没错吧?”

    那细嫩的声音呜咽着道:“是,猴子发过誓的。请余爷你饶了猴子吧!”

    余团头叹息了一声,道:“各位兄弟,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猴子我也很是同情,想来各位兄弟在外乞讨,都是辛苦,受尽了白眼,谁不委屈?谁不饥饿?为了大家都能活下去,才更要团结一致,遵守帮中的规矩。”

    就听得黄大哥、王三,还有另外两人一起答道:“余大哥说的是。”

    余大哥又说道:“这龙门镇、这洛阳,有不少的江湖帮派,我们能在此得一乞讨之地,为大伙讨得活路,关键就是大伙能够遵守帮规,团结一致,抱成一团,才能立足于此。”

    有一个声音说道:“余大哥大仁大义,为了大伙,带着大伙创建了咱们这个帮会,大伙自当遵守规矩,为大伙求个活路。谁若是破坏规矩,断了大伙的活路,大伙自然容不得他。”

    余大哥又道:“黄兄弟,按规矩,这猴子该如何处置?”

    黄大哥粗豪的声音响起:“回余团头,按帮规,猴子今天共讨得七文钱,私留了五文,要被打折双腿,敲碎了牙齿,断了舌头,逐出帮中。”

    那细嫩声音呜咽着哭了起来,泣道:“余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啦,再也不敢啦!余爷饶命啊!”

    余大哥叹息了一声,道:“猴子,断了舌头,是为了不泄露帮中的秘密,断了大伙的活路。倒不是故意为之,敲碎牙齿,是让你以后知道离了大伙,想吃点东西,是何等艰难,也是为你好,让你明白事理。打断双腿,却是你被判誓言,违反帮规的代价了。”

    猴子细嫩的声音响起,颤抖着哀求道:“余爷,余爷,饶命啊!饶命啊!饶命啊!”

    屋中死一般的寂静,只听得众人的喘息之声、猴子颤抖求饶的声。屋顶上岳灵珊双眉高挑,盯着梁发,显然是忍耐不住了;高、花二女也是面面相觑,双目大睁,嘴唇紧抿。梁发轻轻的来回摆了摆手,示意三女安静。岳灵珊鼻中重重的喘了口长气,扭头过去;高、花二女看了梁发一眼,张了张嘴,又是静默下来。

    余大哥又说道:“猴子,你也知道,帮规不能坏。若是完全按帮规处置,只怕你也难活命了。这样吧,我想大家求个情,还请各位兄弟应允。”

    黄大哥、王三、余兄弟、张兄弟几人道:“余大哥,你是团头,既然你要救情,大家伙自然不能不允。”

    余大哥道:“多谢众位兄弟!唉,猴子兄弟一时犯了错,真要是按帮规处置了,只怕是难有活路,我心中甚是不忍。所以想向众兄弟求个情,从轻发落,就打折了一条腿,让他从今往后,伏街求食吧!按帮规,我愿代受三十杖。”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