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二一五章 发动
    厅中众人听了曹大龙的话,都是笑着看向圆通大师。当此时代,人们对这些还是非常相信的,至少是不敢公开否定。圆通大师道:“阿弥陀佛,楞枷寺所供奉神灵常降福信众,赐禄赐财,此事乃众多信众所证实。”

    众人目光相视数眼,都是看向曹大龙。曹大龙笑而未语,梁发心中一动,笑道:“我与家师都是儒家子弟,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在酒席上谈论不妥。”说着端起酒杯:“曹大侠,我敬你。”

    曹大侠见得梁发端杯相敬,解了被众人期待发言的压力。顿时笑容满布,朗声道:“好,梁少侠,我也要敬你,咱们喝四杯。”

    梁发笑道:“好!”

    二人慢慢饮了起来,席中众人转又相互敬酒,一时将楞枷寺话题放在了一旁。梁发和曹大龙刚将酒杯入下,厢房厅中就坐的肖洪山、赵平二人为首,带着各人大弟子,走了进来,肖洪山对圆通大师道:“大师,久仰前辈大名,今天容晚辈敬您一杯。”

    圆通大师笑道:“老衲就素酒相陪了。”其他各个弟子,也是各自相敬其他人。

    一时众弟子分作了十来队,轮番进来相敬。幸得众人内力深厚,尚能支持,虽然如此,可也酒意深浓了。

    梁发目光一扫,众人中赵县令内力是最低的,此时已是醉了。梁发对着梁有余笑道:“爹爹,我看老师酒已尽兴,不如我扶老师进去休息吧!”

    赵县令酒品甚好,尚知拱拱手道:“诸位,我已胜酒力,先告退了,失陪失陪。”

    梁有余笑道:“兄长,都是自家兄弟,不用多礼,让发儿先扶你去休息。”梁发起身扶着赵县令去了厢房中休息。

    待得回转,酒席也已是上了主食,众人很快用完。随后去了议事厅中,自有人上了茶水。梁有余道:“今天请几兄弟过来,是有一要事请会中兄弟相助。”

    曹大龙拱手朗声道:“梁会长,有事请吩咐,兄弟们但能使得上力,绝不推辞。”梁发目光一闪,心道:“看不出这个大汉,还甚是谨慎呢。”

    圆通大师道:“梁会主有事请讲。”

    梁有余点点头,道:“此事乃是我华山弟子林平之,前些时日他的妻、子连同其本人,突然之间是失踪。”当下将情况讲了。

    圆通大师道:“莫不是灭了青城派的林平之?”

    梁有余道:“正是。”

    曹大龙道:“听说林少侠亲手杀了青城掌门余沧海,不知传闻可否有误?”

    梁有余道:“虽然我未亲见,可派出去的华山弟子打听的消息正是如此。”曹大龙与圆通大师相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色。

    圆通大师道:“梁兄要我等兄弟做什么?”

    梁有余道:“此次正要请各位兄弟发动相熟的江湖朋友,查找林平之师侄的下落。若是查出是有人伤害林师侄,我华山自是要报此仇的。”

    梁发看得清楚,听得华山只是要查探消息,圆通大师面生笑容,曹大龙也是神色一松。就听得圆通大师笑道:“此事不难,我立刻和江湖朋友联络,安排下去。”

    曹大龙笑道:“苏州府一带,还要请铁掌陈永贵兄弟一起发话。想来有我等三人,苏州府中四家镖行,十七个大小帮派,二十三家武馆,自是能马上行动起来。太湖及水路上十几家武林朋友,也会提供消息的。”

    梁有余点了点头,笑道:“那就多谢各位兄弟了。”

    圆通大师又道:“论消息灵通,还是丐帮。丐帮弟子众多,遍布各处,又不引人注目,想要查些消息,最为灵便。梁会主可否请丐帮的人也帮忙出力,老衲虽然认识丐帮在苏州的香主,可交情泛泛。”

    梁发目光一转,心中若有所思。就听得梁有余道:“此事随后我和大师找一下丐帮在此地的舵主就是。”

    圆通大师目光一闪,笑道:“若是能请得丐帮在此舵主相助,此事自是最好。”

    梁有余点了点头,又道:“我已请得官府也是协同追查,再请商会中各路兄弟帮忙查找,而且此人我们心中已有猜想,对方不敢与发儿相对,已经隐秘躲藏起来,现在主要是查到对方的行踪。”

    曹大龙与圆通大师相对一视,都是看到了对方面色又是轻松不少。就在此时,梁有余又道:“此次是我‘山海商会’首次联合行事,若是在谁的地盘上,查核不力,被对方脱逃,会规可是不容情,各位兄弟要注意一下。”

    梁有余说完,梁发就见得曹大龙与圆通大师又是相视一眼,二人笑着应道:“梁会主放心,咱们自家兄弟,自然全力以赴。”

    梁发暗自思索,山海商会现在还是散沙一盘,比之当日嵩山派都差了不少,借机整顿是个正确的选择。

    曹大龙笑道:“梁会主,还请借笔墨一用。”肖洪江早已备好,取来放置案前。那曹大龙上前,提笔写了数语,然后签名、用印。封好后,叫来自家弟子道:“你们分别持着几封书信。各自传我的口令,让他们安排查找林平之少侠及其家人,或是他的消息。”那几个弟子听后,又是复述了一遍。梁发在边上听了,所述无误,显然是经常这样做的。曹大龙又笑道:“梁会主,还请赐下画像才可。”

    梁有余笑道:“曹兄弟所言极是,我这里也早就备好了。”取出请县中画师所画好,然后印刷出的林平之的画像,给那几个弟子每人数张。

    那几个弟子接过,各自展开看了,随后收好画卷书信,拜辞而去。

    另一边圆通大师也是同样吩咐自家五个弟子,也是各带了数张画像去了。

    事情处理已毕,梁发笑道:“曹会主、大师,两位前辈是休息,还是游玩一翻。”

    曹大龙笑道:“这个地方我玩的多了,没意思,下午就找几个人,赌他几手。”

    梁有余笑道:“好,曹兄弟,今天人数不少,待我去叫他们来。”转头对肖洪山道:“你去问下,曹大侠、还有我,要找几个人赌几手,看谁愿意来?”

    肖洪山听后,笑着去了。过了一小会,就听得外面人声喧闹起来,接着不听得外面桌椅响动。肖洪山走了进来,笑道:“师傅、曹前辈,外面有不少兄弟都想陪两位前辈玩上两手,我看人多,就在东花厅中设上场子。”

    曹大龙笑着站起道:“梁会主,咱们这就过去吧!”

    梁有余站起道:“大师,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过去?”

    圆通大师笑道:“我那几个俗家弟子倒是有人喜欢,老衲从未赌过,就不参与了。”

    曹大龙道:“老和尚向来是不赌钱的,梁少侠,你可要去?”

    梁发笑道:“曹会主,我先去看看我老师,待会再去边上撑撑场子。”

    曹大龙哈哈笑道:“好,梁会主,咱们先过去。”说完,起身兴冲冲的去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