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二一六章 千金
    郭蕃台早晨起来,在院中打了一段十段锦,这是高价从观中求来,等闲人家可是不可能知道这些,只在富贵人中相传。迎着朝阳,吐纳呼吸有顷又双手浴面,叩齿数十下,方缓缓停了下来洗漱、早餐。

    郭蕃台坐在府衙之中,心有所待,一上午稍稍处理几件事后,心中烦躁,无心办理公事。近得午时,已是再难忍耐,招呼一声,带着随从,坐着轿子回府中去了。

    府中仆人见得老爷回来,都是迎候上来,郭蕃台挥令众人退下,招过管家问道:“今日可有人来访?”

    管家心中并不明白老爷所指是何人,可此时绝不能犹豫,带着笑道:“老爷,到目前为止,有不少人,都是以前来过的,暂时还没有新来拜见的人。”

    听得此语,郭蕃台心中一动,端起茶盏,少少呷了一口,头也未抬的吩咐道:“你盯着点,尤其是下午所来之人。”

    管家躬身道:“是,老爷,我和郭升在门口盯着。”

    到得午后,郭蕃台照例休息忽见得一人过来,提着一个袋子,对郭蕃台道:“郭大人,学生给你送粮来了。”说着,打开了袋子,郭蕃台近前一看,就见得金光闪闪,伸手一抓,可却未能抓起来,心里一急,登时醒了愣愣不知多久,忽听得婢女叫道:“老爷,老爷,”

    郭蕃台一惊,道:“何事?”

    婢女心中暗骂管家:“这个老鬼自己不来,却是让我来触这个霉头,老爷开心,是他的功劳,不开心,倒霉的就是我。”可胳膊扭不大退,只能在门外用尽量温柔的声音说道:“管家命我启禀老爷,外面有一个姓梁的士子求见。”

    郭蕃台听得一个粮字,心里一激凌,不由得说道:“快请!”忽又醒悟,道:“快服侍老爷我起来。”

    梁发被门房迎入门厅处,刚坐下,就见一穿着丝绸装束的中年之人匆匆而来,见了梁发,深施一礼道:“小人郭福,拜见梁公子公子请随小人入大厅就坐,我家老爷马上过来。”

    梁发从容拱手道:“谢过管家了。”这管家就和后世私人企业里的总经理、副总一样,自然是心腹之人,不可等闲待之。

    管家面带笑容,侧面引路,到了正厅之中就西首坐了,这就是西席的由来。梁发随手掏出一个十两的银锭,不动声色的递入管家手中,道:“管家辛苦了。”寰宇乱劫

    管家手一碰,即知这是十两的银元宝,虽然不想拿贵客的银钱,可这是十两银子啊!心中不禁暗道:“这梁公子果然是老爷期待的人,确实豪气,人也是气度俨然,想来才学也是很高。”心念电转间,身子一躬,口中说道:“谢公子赏。”

    梁发面带笑容,双手分置身体两侧,手心向上向前,缓缓点头。郭福只觉得面前的梁公子笑容亲切,待人真诚,不禁大生好感。

    忽听得后堂脚步传来,转瞬间,已有一高而稍胖,肤色白净,方面长须,约四十多岁的人出现在梁发面前管家郭福道:“梁公子,这是我家老爷。”

    梁发上前深揖施礼:“学生华阴梁发,拜见蕃台大人。”

    郭蕃台近前两,伸手微微一扶。管家郭福惊得目瞪口呆:“几时见得自家老爷,堂堂二品大员,封疆大吏亲手扶过一个秀才的,来人不简单,和自家老爷的关系更是不简单。”

    郭蕃台道:“梁公子无须多礼,请坐。”

    梁发镇定自若,安然就坐。郭蕃台暗暗点头:“果然是有见识、有能力的人。”心中思量,口中说道:“梁公子此来是?”

    梁发拱手道:“学生老师绍兴赵荣文,曾为蕃台之幕。”

    郭蕃台眼睛一亮:“这赵先生乃是奇人,少时即中秀才,后来得遇机缘,出家修道,修炼有成,又入世中得举人后为自己幕属,得自己举荐,已是做了县令。原来是此人之徒。”思念至此,就见得梁发取出一份礼单,递了过来。

    郭蕃台接过一看,上面写着:“谨奉纹银千两以敬。”郭蕃台心中一惊:千两纹银?面色转瞬平复如常,口中笑道:“贤侄太过客气。”随手将礼单放置到袖中,这就是收了。

    梁发心中一喜,笑道:“学生在骊山,准备今年乡试,本当早遵师命前来拜见大人,今日方得觐见,学生拜见来迟,还请大人莫怪。”

    郭蕃台压住心中惊异,笑道:“梁公子也曾随赵先生学道?”天地寂灭

    梁发微然一笑,手掌抬起,手心向前,轻轻摆手、摇头,然后缓缓说道:“字生从恩师读四书五经,十岁时得中秀才。得机缘,入华山中修道十六载。今奉师命,入得红尘历练,赴本届乡试。”

    郭蕃台就觉得梁发这几句话虽然平和,可是声音似乎穿透整个大厅,宏大而不震耳,醇厚平和瞬息之间就感觉此人身上似乎有着勃勃生机,让人心生好感。再一看,果然是气宇轩昂,言语诚挚。

    此时细细询问,又谈了些修练养生之道,谈了些诗文。一个时辰之后,梁发方告辞而出郭蕃台送到了二门之外,嘱咐道:“过几日骊山文会,贤侄可来参加。”

    梁发拱手道:“谢大人眷顾,是日必至。”

    郭蕃台又道:“贤侄,我就送你到此了。”转首对管家道:“郭福,替我送梁贤侄出府。”

    梁发揖礼而别。

    多有在郭蕃台府外等候接见之人,见梁发入府一个时辰之久,又见得郭府大管家亲送梁发到大门外,纷纷打探这秀才打扮者是何等样人,能够得郭蕃台如此高看。

    郭蕃台在梁发去后,慢慢踱着步子回了书房,若有所思。

    华山,有所不为轩。岳不群轻皱着眉,沉思有顷,端起茶杯,轻啜数口,又是缓缓放下,眉头已是舒展开来,对着宁中则、岳灵珊道:“恒山派看来已是不测,嵩山派欲要传位苍髯铁掌汤英颚,师妹、灵珊,你们怎么看?”

    岳灵珊双眉一挑,盈盈双目睁大,看着岳不群道:“爹爹,这肯定是那姓左的做的好事,不就是气不忿被逼着让出盟主之位嘛!不敢和华山动手,暗地里袭击恒山定闲师叔她们。”

    岳不群看着岳灵珊道:“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某人做的吗?那么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