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三章 拜师
    更天,父子二人饭罢,带着数人出得院门,七八个人骑着马,又有二人赶着两辆马车。出得门来,明月尚在空中,地面枯草上一片霜白。人马口中都是喷着热气。

    张大山笑道:“师傅,今年运气不错,往年此时早已下雪了,道路难行,只能用雪撬。现在快马而行,中午即可上山了。”

    众人催马向北而行。到得饷午,也就是十点多钟,已是到了山坡上第一站,此处属于纯阳观管辖。再往前去,车辆难行。自有张大山上前交涉,众人将马匹、车辆带着的两车年货安置下来,众人一齐动手,卸下货物。又安排着人将需要带上的货物银钱背上,上去西岳庙。

    下午三四点钟众人才到得西岳庙。虽然个个身体强健,衣衫之内也已湿透。山上此时极冷,众人衣内汗透,外面冰凉;冷风一吹,真是难受之极。随后众人将财物、清单交给库房、帐房计点入库入帐完毕,自有人前去给掌门人汇报。

    梁父对着众人道:“吾带发儿去拜见岳道长,你们且随在此听道长安排。”

    “是”,众人应了。

    库房道人笑道:“梁师兄尽管去,这几位我来招待。”

    梁父一拱手:“有劳师弟了!”

    众人安置完毕,梁有余带着梁发前去拜见岳不群、宁中则夫妇。其他人暂时还不够资格面见华山派掌门,自有道人安排在一处院中休息。

    梁发随梁父入得西岳庙大殿后的一间花厅中,就见得有男女二人,分坐厅中正位。男子观之年约二十大几岁年纪,一身儒衫,身材挺拨,白净面皮,相貌端正,双目有神。数缕短须,十指修长有力。端得是好相貌。边上一女子,观之年约二十来岁,身材修长,肤色白晰,相貌甚美;双目有情,眉宇之间,颇显英气。

    梁发心知这即是岳不群宁中则夫妇了。岳不群此时应该有四十多岁了,宁中则也应该近四十岁了。然而内功有成,却是显得年轻了近二十岁。

    梁父上前:“参见掌门师兄”

    岳不群正色答道:‘梁师弟免礼。’

    梁父又对着宁中则拱手道:“拜见师姐”

    宁中则还礼道:‘梁师弟免礼,请坐。’

    梁父坐了,一指梁发,对着二人道:‘师兄师姐,这就小儿,请掌门与师姐慧眼,看可否造就。’

    岳不群双目精光大盛,注目梁发。梁发前世历为企业高层,阅人多矣!自然并不慌乱。稳步上前,拱手施礼:‘拜见岳掌门、宁师伯。’

    此时明季,一般见面,自然无须跪拜,只须拱手作揖即可。

    二人观这小童:身穿儒衫,头有方巾。肤色白晰,双目好似点漆;拱手为礼,气态自若;虽然幼小,身姿却如松挺立。二人一观,即知颇见功底。

    夫妇二人对视一眼,宁中则道:‘听说你练习功夫已有四年,可否给练一段给我看看。’

    梁发双手一拱:“晚辈练一段,请二位师伯指点。”

    脱下外衣,取了屋中所挂长剑,潜运内力,将梁父所授剑法施展开来。梁发这路剑法,学习了已有数年,自然很是熟练。到得后来,催动内力,剑声嗤嗤作响。

    宁岳二人双目相互一对,都是见对方目中惊讶之色。实在是这个年纪的小孩正都是不知道如何练习内力,似这等年纪就有此根基者,夫妇二人以往从未听说,更是第一次见到。就见得宁中则面有喜色,轻轻点了点头。

    梁发演练完毕,收势而立,宁中则叫了声:“好”

    岳不群轻轻点了点头:“师侄的基本功很是扎实。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功夫,可见天分很高,且十分勤勉。”

    梁发一笑:‘功夫浅薄,还请师伯指点。’

    岳不群一捻短须,问道:“听说你已过了府试?”

    梁发恭敬答道:“上次府试得了第九,目前正在读书,明年三月份就准备院试,看能否取得秀才功名。”

    岳不群点了点头,笑道:“汝科举顺畅,前途远大。”

    梁发道:“读书是为了明理,更是为了将来能学习上乘的功夫。弟子更愿意行侠仗义,铲除邪恶,除暴安良。”

    然后又是上前拜倒:“我最近听得父亲讲师伯的侠行义事,心中不胜向往,还请师伯不弃,收我入门。”

    岳不群点了点头:“也罢,你既然有志行侠仗义,且甚有天份,梁师弟又是吾华山门中之人,今就收汝为吾二弟子。”

    梁发大喜,上前拜倒:“拜见师傅”

    岳不群笑道:“明日当开山门,拜见祖师,正式入门。”

    第二天,岳不群、宁中则领着梁发父子入得后堂,就见梁间一块匾上写着“以气御剑”四个大字,堂上布置肃穆,两壁悬着一柄柄长剑,剑鞘黝黑,剑穗陈旧,料想是华山派前代各宗师的佩剑。岳不群拈香点燃,在堂中先给祖师上香:“今华山掌门弟子岳不群,为光大华山派,正式收梁发为下代弟子,特告之祖师。”

    上香完毕,夫妇二人正坐,受了梁发拜师茶。师娘宁中则说道:“发儿,我华山派有七大戒,你听好了。本派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三戒奸淫好色,调戏妇女。四戒同门嫉妒,自相残杀。五戒见利忘义,偷窃财物。六戒骄傲自大,得罪同道。七戒滥交匪类,勾结妖邪。这是华山七戒,本门弟子,一体遵行。”

    梁发恭敬拜倒:“弟子一定身体力行,谨守本门戒律,以继祖师之志,光大华山派。”

    岳不群又指着一边的十四五岁的瘦高男孩:“这是你的大师兄令狐冲,你上前见礼吧。”

    梁发上前,恭敬一揖:“小弟梁发,拜见令狐师兄。”

    令狐冲嘻嘻一笑,喜道:“梁师弟无须多礼,师兄还礼了;将来你我师兄弟,一起行侠仗义,除暴安良。”

    岳不群又对梁有余道:“梁师弟且稍待三两天,梁发已过府试,自然不用再过识字这一关。又以华山入门功夫打下根基,待吾再传授些功夫,就回家去。待三月院试结束后,再来华山学艺。”

    见梁发不解,岳不群笑道:“有了秀才功名,就可仗剑出游,无须路引。将来行走江湖,可是便利得多了。”

    原来明季之时,平常民众出外,都要开具路引,这是官府控制民众流动的手段。当然江湖人士、商旅之人,自有渠道;然而总不如有功名之人来得便利且受人尊敬。

    岳不群将梁发带到后殿,细细询问,又对梁发所练功夫进行了指点。转眼已是午间。岳不群又吩咐:“下午吾华山道观议事,梁发也参加旁听。”

    到得下午约一点不到,华山道观各个主事已是齐集,原来华山派是江湖之称,官方的正式称呼却道观,以西岳庙为首,次之就是镇岳宫,所有的正式道士都有度碟。整个道观之中,最大的叫道长,世称方丈。然后就是监院,又有客、寮、库、帐、经、典、堂、号等八大执事,各处称之为房;分头负责八个方面的事务。负责整个道观之中各项事务。从衣食住行、道经学习、对外法事。如接待香客的,就叫知客;传授法事的,则称为高功等。

    各房执事,汇报一年的情况总结。梁发听得津津有味。此时方知整个华山派目前共有一百多人有正式道士身份,后勤打杂没有正式道士度碟的又有两三百人。山下良田数千亩,雇佣着数百人耕种。这还不包括山中之地。集镇之中,另有商铺数十,遍布晋陕甘宁川豫六省。当然,田地商铺主要是在华山附近。

    梁发暗自一算,一年下来,华山派田地、商铺、香火钱、斋饭钱,山中所出茶叶、果子;打猎所获,明面所得就约有两万两银钱。另外还有暗面的收入,那也是一大块。在这西北苦寒之地,那就是了不得的收入了。怪不得能在山中大起建筑,又能养得这么多人。

    当然,这些俗事,自有人去管。作为正式弟子,他只需要苦练武功,做个“有道之士”,和哪些专门学习研究道经的,正好是一文一武,卫护道门。

    当晚诸事结束,晚餐之后。岳不群又派令狐冲叫来梁发,传授梁发入门剑法中一些只传内门弟子的秘传功夫。

    梁发既有根基,理解能力更是极强,这些学来极快。基本岳不群说完,梁发就已学会。岳不群甚为喜悦,又对梁发道:“吾观你对内功甚有天赋,且根基牢固,今天就传你再上一层的功夫。”

    梁发大喜,急忙拜倒在地:‘谢恩师传我神功’

    岳不群一笑,拿出一个册子,上面不过数百字,却是内功运行修炼的要诀。这都是前人数百年的心血心得,一步步积累到了今天。

    岳不群道:“为师先给你讲解一遍”

    随即细细道来。原来这时修炼经络穴道另有途径,却不是世间所传,就这些变化,配以相应的剑招,更能发挥威力。梁发博闻强记,岳不群讲解一遍之后,这数百字,梁发已是记下。岳不郡最后言道:“当何时记下了,就可以下山去,平时可悄悄练习,绝不可外传。”说道最后数字,一字一顿,面容严肃。

    梁发正色道:“师傅放心,弟子未得师傅允许,绝不会外传师门绝学。”

    岳不群点点头:“你且演练给我看来。”

    梁发现场演练完,岳不群道:“你刚才演练有几点不足,你要这样做才对。”又指出错误之处,一一纠正。

    如此过得三天,梁发已是全部记得,并能正确行功。随后交回秘笈,下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