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四十八章 比武
    王二叔在王家多年,与王元霸年龄相仿,原来是王元霸父亲收养的孤儿,一直就以王家为根了,一身功夫很是不错,读过四五年书,颇识得些字,就由王二任了王府的管家。现在年龄大了,平时都是由其儿子掌管府中之事,王二就是抓总,管些大事。

    见到王伯奋问话,王二叔上前笑道:“大公子,所有晚宴之事已是安排妥当,该请的人都已是请了,都回复晚上必来;想来在洛阳也没人敢不给我王府的面子。”

    王伯奋点了点头,又道:“设法请老爷过来一下。”

    王二叔点了点头,自去安排。

    王元霸陪着岳氏夫妇在厅中喝茶聊天,就见得王二进来,给四人行礼:“老爷、岳老爷、岳夫人,这是刚才老爷吩咐,特别找出来的茶叶,请岳老爷岳夫人品尝。”

    王元霸笑道:“岳掌门必得要品尝一下这茶,听说产量极少,口感不错,最是宜人。”又转头对王二道:“且泡茶来。”

    王二应了,当即命着一年轻婢女,就在厅中茶桌旁,现场用无烟炭烧了水,准备泡茶。

    王元霸道:“岳掌门,且容我方便一下;岳掌门如要去,就由婢女带路就是。”

    岳不群笑道:“倒也正有此意。”夫妇二人自随着婢女去了。

    王元霸到了后院之中,王伯奋上前道:“爹爹,刚才听得平之说了华山的一些事情。”

    王元霸坐了下来,抚须听王伯奋说了,问道:“你意欲如何?”

    王伯奋道:“这‘武林四庭柱’的成色如何,总得试一试;且平之在华山境况如此,我王家也不能没有反应。”

    王元霸沉思着道:“我老了,现在嵩山派咄咄逼人,前次阴阳手乐厚前来,你们几个与之相较,多有不如啊!嘿嘿!嵩山派胃口很大,华山就不一样了。左盟主想五派合一,武林中多有所闻,现在这‘君子剑’变成了‘四庭柱’,我王家转机或许就在其中。”回头看了看王伯奋,手中金胆转动,接着又道:“咱们只要在这河洛的武林中有一席位置,自然有人需要我。只不过武林之中,向来比的是拳头与朋友,自家的拳头不够硬,那就要有拳头够硬的朋友,这样无非是花点钱财而已。”

    王伯奋点了点头:“爹爹放心,孩儿心中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办。”

    王元霸点了点头:“你做事沉稳,我就放心了!”转身回到厅中,陪着岳氏夫妇二人品茶去了。

    这一晚王元霸大排筵席,宴请岳不群师徒,不但广请洛阳武林中知名之士相陪,宾客之中还有不少的士绅名流,富商大贾。

    梁发是华山三弟子,可大弟子已开革出门,二弟子年纪老大。这三弟子就是大弟子,且梁发和岳不群夫妇二人来杀十五个黑道好手,又擒、杀、驱逐了数十来个邪道高手,名气大盛。又日常就主持华山事务,教授众师弟武艺,这就在当掌门弟子培养了。远来男宾之中,便由梁发坐了道位,席中就由王伯奋作陪。

    王伯奋见得先前在洛阳城外,梁发对自己父亲只是深揖,且自家父亲提亲,岳不群拒绝;而岳灵珊听到亲事,却是悄悄看向梁发。虽然岳灵珊觉得无人发觉,可在这等老江湖的面前,已是洞若观火。加之林平之受欺之事,王伯奋心中不忿。可慑于‘武林四庭柱’之说,也不敢太过放肆。且心中另有所想,自然要找机会比试一翻。酒过三巡,王伯奋旁敲侧击,询问一些武功上的疑难请教。

    梁发一听,机会来了。笑道:“莫若安排几场比试,既是让大家高兴,也是印证心中疑难,更可让我师弟妹们得到锻炼。”

    王伯奋一听,机会来了。也是笑道:“既然梁少侠有此意,也罢,我们就舍了面子,让家下小辈们长些见识,不然总是不知天高地厚。”

    王伯奋就唤来五人,吩咐道:“我与梁少侠论证武学疑难,安排几场比试,你们五人就去好好的比试,不用怕丢脸。”

    五人一听,心中自是明白是‘不用怕让梁发丢脸之意’;当即齐声应道:“弟子等明白了。”

    当下命下人移开中间桌椅,腾出空地。好在王家厅院足够大,平时此类事情也不少,迅速就准备好了。

    首席处众人也已是听得此事。王元霸端起酒杯,对岳不群笑道:“伯奋、仲强未见过真正的高手,对‘武林四庭柱’还心有不服呢,等下让他也和梁少侠比试一番,也让他心服口服。以后还望岳大侠看在故人份上,照顾一二;我先干为敬。”

    岳不群捻须暗思:“果然姜是老的辣,这一手可真是进退两便。可想来在嵩山派的压力之下,你也不得不倒向我。不过若不让你心服,你又如何能认清位置?”

    岳不群心念电转,口中急忙道:“王老前辈过谦了,这让岳某如何敢当?将来若有需要岳某效劳的地方,定不推辞。”

    王元霸心道:“你还真是不客气,不过,如果真有和左冷禅相若的功夫,王家也不得不服。”

    席间众宾客见得王老爷子与岳不群互相谦让,言笑晏晏,皆是叹二人雅量胸怀,道义相重。

    这时就见得一个身材高壮,年约三十的红面壮汉,提着一把长约四尺,宽约半尺的大刀走入场中。向着四面一拱手:“王家虎有礼了,那位前来赐教?”

    梁发一打量,心中有数,此人硬功不错,身上应有五六百斤力气。可失之灵活。刀法估计走的勇猛之路。向着赵晨道:“赵师弟,就由你下场,陪着走上七八招。”

    赵晨一听,这是要自己七八招内赢了王有虎。应了声,也是缓步走入场中,向着王家虎一拱手:“华山赵晨,请王兄指教。”

    王家虎一看,走上来一个身材修长,肤色稍白的二十几岁年轻人。一拱手:“请!”提刀一个亮相,双方刀剑齐出相互见礼,试探了一招。

    王家虎第二刀一起,带着风声,当头斩落。赵晨似乎愣了一般。看着刀已近身,王家虎已准备必要时侧刀旁击,以免伤了这个小子性命。

    赵晨身形一侧,脚下一转,已是闪到王家虎右侧,贴着右手臂让过大刀,长剑一颤,十多个剑头向着头、颈、肋刺来。

    王家虎刀势略转,脚下一旋,已是侧身、旋转、跨步、挥刀一起完成,刀峰向着脖颈推去。

    梁发一叹对王伯奋道:“此时如果王家虎后退挡架离开,还能支撑几招。这一近身拚斗小巧功夫,三招败矣。”

    王伯奋张了张嘴,心道:“这么不要脸,这就敢说三招赢了。”

    只见赵晨身形疾转,剑招千幻,王家虎空有力量,却是无法施展,众人只见得剑光闪耀,当啷一声,一柄大刀掉在了水磨石的地面上。由于刀身巨大沉重,地面砖石坚硬,声音更是响亮。

    赵晨双手一抱拳:“承让了!”

    王家虎大声道:“好小子,下次请你喝酒!”

    众人都是叫好。王元霸道:“岳掌门,我这个孙子功夫不怎样,可人实在,以后请多多提点。”

    岳不群道:“王老前辈太客气了,小徒不过是取了个巧,算不得什么?令孙豪爽大气,硬功了得,乃是响当当的真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