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六十四章 落雁楼
    第二天一早,何三七陪岳不群到了大船上,李将军迎上前道:“岳先生,得了两艘海盗用的大船,另有二百一十二个倭寇或首级;”

    岳不群一捻胡须笑道:“给我一艘船,其他的归将军处置了。”

    李将军笑道:“既然这军功岳先生不要,我也就不客气了。李知府是我的叔父,我是杭州参将,以后岳先生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梁发微一低头,双目一转,抬头笑道:“若是李将军方便,添上小生的谋划、击贼之名吧。”

    李将军心中一动,暗自思道:“这梁秀才文武双全,是有了功名的,以后至少也能得个举人的前程,比自己这武职可是强了无数倍。”心念闪动,口中笑道:“好,梁秀才,此事容易。”

    梁发拱手一礼:“将军高义,容后相谢。”

    李将军还了一礼,又道:“岳先生,现在北风停了,船一时走不了,这季节,西风北风可就不定什么时候了?”

    岳不群道:“李将军就先回去吧!既然有了一艘船,是舟是陆,自然方便。这些倭寇将军还是抓紧时间回了杭州才好处理。”

    李将军大喜:“先生可要我留下几个操舟之人?”

    岳不群笑道:“也好,可以教一教。回杭州时,再将人交还给李将军。”

    李将军道:“我在杭州恭候先生到来。”

    众人目送李将军两艘海船升帆离港,顺风向北而去。何三七道:“岳掌门,昨晚仓库的东主,货物的主人,都是当地的大小海商;另外当地武林的知名人士也想拜见岳掌门。今天在台州最大的酒楼落雁楼已定好酒宴,老哥今天可是受命来请您来了。”

    岳不群拱手笑道:“承蒙何兄抬爱,岳某敢不从命;时辰还早,且待我安排下。”岳不群道:“杜飞、李杰,你二人且留守在船上,其他人与我去拜会各路朋友。”

    二十二个,人人骑马,又匀了两匹给何三七、何七九师徒,马匹倒也刚好。从码头到台州城中心,也有十几里路。何七九领路,众人马行快速,小半个时辰后,已是看到一栋三层楼建筑的酒店;酒楼大门前的广场上已站着上百人,正在迎接岳不群一行。

    岳氏夫妇相视一眼,微微点头。岳不群、宁中则飞身下马,后面众人也是赶紧跳下马来,接过岳氏夫妇手中缰绳,跟着牵马而行。

    只见众人齐上前拱手道:“岳先生义伸援手,剿灭来犯倭寇,救我台州满城百姓。请受我等一拜。”

    岳不群急忙拱手还礼:“我华山身为正道一脉,匡扶正义,乃是义不容辞之事,今偶为小事,不敢当诸位如此盛情。”

    何三七笑道:“众位且入内,品茗叙话。”

    众人拥着岳不群夫妇入内,何三七对着面前身材高胖、面有长髯之人介绍道:“岳兄,这位是台州城最大的海商,黄得富黄老板,有海船三十余艘,海员二千人。”

    黄得富一拱手:“岳先生世外高人,威震武林,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岳不群笑道:“黄先生经商有道,造福桑梓,岳某佩服。”

    何三七又介绍了跑海商、内河、盐商共计三十来人。众人一一交谈数语。

    何三七又介绍一个身高腿长的约四十的壮男道:“这是铁腿赵长生,曾经一腿踢死马匹。枪法也是非凡。”

    赵长生拱手道:“久仰‘君子剑’岳庭柱的大名,今日得见,幸何如之!”

    岳不群拱手道:“赵兄弟太客气了,若是不弃,请多指教才是。”

    赵长生道:“吾本是淮安人氏,主要来往洪泽湖与江浙一带。”

    岳不群笑道:“好好好,得闲多聊聊。”

    何三七又介绍一人道:“此是陈永贵,一双铁掌,曾断牛头,”

    岳不群拱手道:“莫不是太湖铁掌陈永贵?久仰大名,今天一定要好好喝两杯。”

    陈永贵笑道:“岳掌门天下高人,永贵久欲拜见,恨无机缘啊!今日得会,这两杯是一定要敬的。”

    又有一身材壮实,年三十许的双臂粗长的皮肤稍黑的高壮男子来到面前,何三七道:“这是神拳山中王。一双神拳,未偿一败。”

    岳不群拱手道:“闻大名十年,真想不到如此年轻。”

    山中王拱手道:“先生当世绝顶高人,若需人效劳,尚请不弃。”

    何三七先后介绍了四五十个有名的武林中人,再有的就是弟子门人了。梁发见了暗暗点头:“在江浙一带,何三七就是这浙省江湖中的一哥,也是浙南武林中第一高手了。这些地方的武馆、镖行、护院、打行、江湖八大行(惊、疲、飘、册、风、火、爵、要)主要就是这些人在背后控制了。福建则有莆田少林寺制约了。”

    此时时间还早,众人就在酒楼中谈些武林见闻,相互认识一翻。忽听得一人叫道:“今天难得大家聚集一起,又有岳庭柱、何爷在,大家不如一起做个营生,互保互助;有岳庭柱、何爷,弟兄们以后也有个依靠不是。万一有事,也有人主持江湖正义。”

    就听得铁掌陈永贵道:“神鹰冯兄弟说得是,我陈永贵也赞成,咱们就以岳庭柱为首,山老弟、赵老弟,你们认为呢?”

    铁腿赵长生道:“我也赞成,不然,这次魔教就要让弟兄们折损不小了。”

    神拳山中王道:“就这么办,咱们就以岳掌门为首。”

    有人道:“岳掌门还在陕西呢,这里事情可怎么办呢?”

    何七九笑道:“华山长老梁有余几年前就在扬州苏州杭州绍兴有了铺面生意,好生兴旺。各路关系也已打通。现在又有了一艘战船,这位梁少侠就是梁长老的公子,也是岳掌门的女婿。以后在江浙一带,自然是要长期经营的。”

    何三七看了看岳不群道:“岳兄,你看这?”

    岳不群道:“岳某深谢各位朋友的抬爱,五岳之事很是烦多。若是想要维护江浙江湖正义,还要何兄多多费心。若需岳某从旁镶助建言,定不推辞。”

    何三七道:“好!既然如此,我们也得有一名字方好。大家想想该叫何名?对了,梁少侠是正宗的秀才,梁少侠以为叫什么名字合适?”

    岳不群抚须微笑,看了梁发一眼,梁发笑道:“若得长久,必得有些进项才是。且不能做成帮派形式。这样吧,华山、江浙、海客、镖行、武馆;对外就叫‘山海商会’吧!至于细则,大家现在就推出几个人来,细加商量如何?”

    梁发这几句虽然轻声说着,轻音平和,可整个酒楼上下一百多人,都是听得清清楚楚。众多武林好手都是一惊:“这个梁少侠好深厚的内力。昨晚斗魔教之时,剑法轻功那是高超之极,想不到年纪轻轻,内功也是深厚无比啊!名门弟子,果然不同凡响。”

    何七九大声道:“梁少侠这个提议好,否则大家人多主意乱,我推梁秀才、铁腿铁掌神拳神鹰五位。”

    众人轰然叫好。何三七道:“大家还得再推几位才是。”

    有人叫道:“我推太湖蛟曹大龙曹大侠。”

    又一人道:“神算子邵半仙邵大侠。”

    众人七嘴八舌,又推出了苏州振威武馆杨少雄馆主、上方山楞伽寺圆通大师。

    何三七道:“大家既然已推好人选。我们这就商量下细则,先叫几个唱曲的来,给大家唱上几段。”

    众人纷纷叫好。又有人道:“这只听曲子没意思。”

    何七九笑道:“今天酒楼已被我们包了,马上上点酒,再来瓜子、花生、蚕豆,大家喜欢喝茶还是喝酒随意。只不过等下正式开宴时,可不能说不能喝啊!”

    众人一听,纷纷笑道:“等商会成立时,我们大家一起喝酒庆贺,现在喝茶吃点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