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七十一章 论策
    梁发道:“师父师娘,江浙这些店铺,家父经营不过三五年,年入五万余两银子,净得利近二万。”

    岳不群点了点头。梁发又道:“华山地处西北,经营数百年,年入不过二万余两,刨除成本及数百人的费用,年利不过数千两,这中间相差太大,何也?地方不同罢了。此其一。”

    岳氏夫妇又相看一眼,微微点头。梁发又道:“天下事,看似复杂,本质不过权、钱、力三事而已。此其二。”

    岳氏夫妇掌管华山近三十年,自然知道在武林中此言是真解,二人也是微微点头。

    梁发又道:“师父师娘从小抚养大师哥,大师哥虽然种种浪荡,对师父师娘却是最为真心。如劳德诺,长成后入门,师傅师娘无论如何也难使其一心向着华山。这就好似左某人,一直想去统一五岳一样啊!此其三。”

    岳氏夫妇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想到:“这一番养成的功夫是省了,可却不是你的孩子,终究不是一条心。”

    梁发接着道:“如果左某人直接行霸道,强行合并,不服者斩之。天下人罪我谤我,吾往矣!自也能成一翻事业。可如今尽效小人之行,最好结局不过是名义一统,人人痛恨其不亡,安能长久?今其他四派皆暗中图谋破坏于他,就是明证。此其四。”岳不群双目侧转,微一皱眉,目视梁发,轻轻点首未语。

    梁发又道:“凡能长久者,必是有教义,吾华山是道教,有王重阳祖师之功护法镇教。有希夷先生传道之所藏,将来改为以传教为主,护法随行,自然能壮大持久。此次江浙之事,不用二年,可得人得地得利。远胜左某人三十年谋划。此其五。”

    岳不群面露微笑,连连点头,笑道:“今日之事何解?”

    梁发道:“少林寺传佛教而得昌盛,护道之法自然也传承不绝。绝世恶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被杀之人何其冤也,而少林能收七十二绝技又名传天下。吾重阳道容回头浪子,岂非名正言顺?今内压嵩山,以符众望;外抗魔教,维护正义;舍我华山其谁?”

    岳不群捻须颔首,宁中则双目闪亮,面有喜色。

    且说令狐冲,带着恒山众人,日夜兼程,

    终于是赶到了龙泉镇。入了后山,行得数里,遍地皆是乱石,已无道路可循,恒山派中武功较低的弟子如仪琳、秦绢等人已然堕后。又走一阵,山中更无道路,亦不再见有暗器等物指示方向,众人正没做理会处,突见左侧山后有一阵浓烟向天升起。

    令狐冲道:“咱们快向那边瞧瞧。”立时发足向该处奔去。但见那浓烟越升越高,绕过一处山坡后,只见眼前好大一个山谷,谷中烈焰腾空,柴草烧得劈拍作响。

    令狐冲隐身石后,回身挥手,叫仪和等人不可作声,便在此时,听得一个苍老的男子声音叫道:“定闲、定逸,今日送你们一起上西天,得证正果,不须多谢我们啦。”

    令狐冲心中一喜:“原来定闲、定逸两位师太尚在人间,幸喜没有来迟。”

    又有一个男子声音叫道:“好好相劝加盟联派,共襄大事,你们偏偏固执不听,自今而后,武林之中可再没恒山一派了。”

    先前那人叫道:“你们可怨不得人心狠手辣,只好怪自己顽固,累得许多年轻弟子都枉送了性命,实在可惜。哈哈,哈哈!”笑声中充满了得意之情。

    这两个男子的声音一自西北方发出,一后东北角传来。眼见谷中火头越烧越旺,显是定闲、定逸两位师太已被困在火中,令狐冲执剑在手,提一口气,长声叫道:“大胆贼子,竟敢向恒山派众师太为难,五岳剑派的高手们四方来援,贼子们还不投降?”一面叫,一面便向山谷冲了下去。

    一到谷底,便是柴草阻路,枯枝干草堆得两三丈高,令狐冲更不思索,涌身便从火堆中跳将进去。幸好火圈之中的柴草尚未燃着,他抢前几步,见有两座石窑,却不见有人,便叫:“定闲、定逸两位师太,恒山派的救兵来啦!”

    这时仪和、仪清、于嫂等众弟子也在火圈外纵声大呼、大叫:“师父、师伯,弟子们都到了。”跟着敌人呼叱之声响起,兵刃相交之声大作。只见窖洞门口一个高大的人影钻了出来,满身血迹,正是定逸师太,手中执着一柄长剑,当门而立,虽然衣衫破烂,脸有血色污,但这么一站,仍是渊停岳峙,神威凛凛,丝毫不失一代高手的气派。

    她一见令狐冲,怔了一怔,道:“你——你是——”令狐冲道:“弟子令狐冲。”定逸师太道:“我正识得你是令狐冲——”令狐冲道:“弟子开路,请众位一齐冲杀出去。”俯身拾起一根长枝,挑动燃着的柴草。

    定逸师太道:“你已投入魔教——”

    便在此时,只听得一人喝道:“甚么人在这里捣乱!”刀光一闪,一刀隔着火光劈了下来。令狐冲眼见火势甚烈,而定逸师太对自己大有见疑之意,竟是不肯随己冲出,当此情势,只有快刀斩乱麻,太开杀戒,方能救得众人脱险,当即退了一步。那人一刀不中,第二刀又复砍下,令狐冲长剑一闪,嗤的一声响,将他右臂连刀一齐斩落。却听得外边一个女子尖声惨叫,当是恒山派女弟子遭了毒手。

    令狐冲一惊,急从火圈中跃出,但见山坡上东一团、西一堆,数百人已斗得甚急。恒山派群弟子七人一队,组成剑阵与敌人相抗,但也有许多人落了单,不及组成剑阵,已与敌人动上了手。组成剑阵的即使未占上风,一时之间也是无碍,但人自为战的便凶险百出,已有两名女弟子在这顷刻之间尸横就地。令狐冲双目向战场扫了一圈,只见仪琳和秦绢二人背靠背正和三名汉子相斗。他一提气,向她二人急冲过去,猛见青光闪动,一柄长剑往他胸口疾剌而至。令狐冲足下丝毫不停,一剑挥出,剌向那人咽喉,登即了帐。几个起落,已奔到仪琳之前,一剑剌入一名汉子背心,又一剑从另一汉子胁下捅入。第三名汉子举起钢鞭,正要往秦绢头顶砸下,令狐冲长剑反迎上去,将他一条手臂齐肩卸落。仪琳脸色惨白,露出一丝笑容,说道:“阿弥陀佛,令狐大哥。”

    令狐冲道:“你们站在这里,可别走开。”眼见于嫂被两名好手攻得甚急,纵身过去,刷刷两剑,一中小腹、一断右腕,敌方两名高手又即报销,一回身,长剑到处,三名正和仪和、仪清剧斗的汉子在惨呼声中到地不起。

    只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合力料理他,料理了这厮。”三条灰影飞身扑至,三剑齐出,分指令狐冲咽喉、胸口和小腹。这三剑剑招精奇,势道凌厉,实是第一流好手的剑法。令狐冲吃了一惊,心道:“这是嵩山派的剑法,难道他们竟是嵩山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