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八十六章 陪罪
    岳不群、莫大、天门、定闲、定逸、宁中则、何三七、梁有余几人目送左冷禅出得少林,向着自家山门而去,数人相视一眼,岳不群道:“几位师兄师弟,我等也该辞别方证大师了!”

    莫大先生点点头道:“且先到山下镇中稍事休整。”

    众人都是赞同,皆齐齐拱手道:“方证大师,今寺中之事已定;我等俗事烦扰,就此告辞!”

    方证合什道:“阿弥陀佛,少林多谢众位同道来援,感激不尽。将来若有差遣之处,少林必当尽力。本该再留诸位多住些时间,容方证稍尽心意。然大家在少林耽搁日久,各教派之中,定有诸多事务待理,老衲只能多在佛前为大家多多祈福!请佛祖保祐!”

    众人齐齐拱手:“我等武林正道,理当共抗魔教;大师以后若有召,定当前来。以后在江湖之中再会。”

    岳不群一行人,出了少林寺,前行了数十里,到了清和镇,天色已晚。岳不群笑道:“今晚且在镇中休息。”

    少林寺附近小镇酒店、客栈很多,四派三百来人,就找到最好的三家酒楼,又就近找好了客栈。众人欢聚一堂。

    定逸看着三座酒楼中亲如一门的情形,心中感慨。对着同桌的十来人叹道:“我五岳若能同心合力,真是当世第一流的教派,可惜!现在魔焰高涨,今日一别,不知何时相聚?也不知能否再相聚?”

    莫大先生停杯道:“定逸师太无须担忧,恒山邻近华山,有事岳师兄自然不会不理。”

    天门道人压了压声音道:“此次左某人被逼让位,可未必心服!且张、赵、马三人在何处也是可疑呀?”

    定闲合什道:“怕只怕心魔未曾降伏,那可就不利于我五岳剑派了。”

    梁发听着数人之语,心道:“现在岳不群新任盟主,恩信未立,也更没慑服左冷禅。莫大先生、定闲、定逸担心左冷禅暗中出手对付他们,因此想要华山压服左冷禅。”心下又自思索道:“可此事亦不得不做,这武林之中,盟主力不能服人,则这三派恐怕又要做其他想法了。不然定逸也不会跑到少林寺替令狐冲去求情了,都是看着背后的风清扬、令狐冲二人的战力呀!也顺便靠拢少林以求自保。”

    梁发见岳不群一时未语,知道岳不群还是心有所忌,底气不足。当即道:“小子愚昧,某人又会怎么做呢?若我四派目前都在此处尚不能解决,以后更不可能了吧?”

    宁中则道:“正是,我们这就前去会会嵩山十二太保及左师兄。顺便协助缉拿张、赵、马三个投奔魔教之人。”

    天门道长振声道:“好,就这么办。”

    莫大先生正色道:“岳夫人所言甚是,今天正义不行,盟规不肃,以后就麻烦了。”

    定闲师太合什道:“佛祖降魔,亦作明王之怒!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何三七笑道:“既然‘山海商会’适逢其会,就以此为主持武林正义之始吧!”

    岳不群看了看梁发,梁发微微点了点头,岳不群正色道:“既然如此,今晚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一起前去嵩山,五岳剑派议一议缉拿判徒之事。”

    天门道长、莫大先生、定闲师太、定逸师太、何三七相视一眼,莫大先生道:“唯岳盟主马首是瞻”。

    定闲师太道:“我恒山自当追随岳盟主。”

    天门道长笑道:“铲除邪魔外道,我泰山自当鼎力支持岳盟主。”

    何三七道:“今晚各派自行安排好值守之人,我等数人轮流值守就是。”

    劳德诺与华山众弟子宿在喜客来客栈,负责当晚值守;连客栈中的伙计等都是一一查问了,又去外围巡查不息。众人皆叹华山二弟子忠恳勤勉,果然如所传一样。

    第二日一早,众人起程向着太室山嵩山派而来。太室山与少室山相距不过二十里路程;两派相距要远一点,不过四五十里地。也不过到得晌午之时,众人已是到了嵩山派的山门所在。就见弓腰曲背,面黄肌瘦的‘黄面诸葛’陆柏已是带着数位弟子迎候在了山门之前。一见众人,陆柏拱手道:“岳盟主、天门师兄、莫师兄、定闲师太、何师兄、各位同道,能光临嵩山,真是蓬荜生辉,请进大厅说话。”

    众人一惊:“嵩山派好快的消息,这是早有准备啊!”

    岳不群一拱手道:“陆师弟客气了,吾等担忧左师兄身体,加之有事,就做了这不速之客了。还请莫要见怪才是!”

    陆柏笑道:“岳盟主与众位掌门能光临,真是请都请不来的,快请入内,左师兄正在厅中等候。”

    众人心中一怒:“左冷禅好大的架子,这是不将岳盟主放在眼里呀!”

    岳不群面色不动,笑道:“既然如此,我等且去见见左师兄。”

    众人到得院中,就见大厅台阶上,正有个三十来岁的人站立着。见得岳不群进来,手一拱,高声道:“小侄见过各位师叔。”

    梁发见此人如此无礼,转身问宁中则道:“师娘,此是何人?”

    宁中则道:“乃是左冷禅的长子左英飞,据说深得乃父真传,一身功夫不在各位师叔之下。”

    岳不群一众人等见得左冷禅如此架势,即知这是左冷禅的下马威了,众人也不答话。梁发伸手一抖五岳令旗,越众上前,对着此人道:“今天五岳盟主与众位掌门前来嵩山,嵩山掌门左师伯何在?”

    左飞英一听此言,双眉一立,虎目圆睁,正欲说话,‘黄面诸葛’陆柏已是抢先说道:“梁师侄,左师兄正在大厅等候。”

    梁发冷笑道:“左师伯莫非欲不尊盟主号令不成?”

    陆柏急忙道:“岳师兄,左师兄力败任我行,尚未完全恢复,故在厅中相候。请岳师兄及众位师兄进厅叙话。”

    梁发道:“今天盟主来此,是有缉魔正事相质询。陆师叔,嵩山怎么派了个不懂礼数之人做迎客之事?难道嵩山已经没人了么?”

    左英飞大怒,喝道:“小子,如此猖狂,先接我几招,看有何能耐?”说着,长剑一挥,身形一跃数丈,已是扑向了梁发。

    陆柏未见过梁发与令狐冲斗剑,可听说过梁发斩杀‘万里独行’田伯光之事,知道梁发也不好相与的;然而左英飞功夫不在陆柏之下,甚至要强过一些。自己说话有时未必管用,急忙说道:“二位休要争斗,左贤侄,你面前的正是杀了田伯光的梁发。”

    话刚说完,就听得‘扑通、呛啷’两声,左飞英已是摔倒在众人脚前,长剑也已是掉落在地;却是一招即被制服。陆柏双目呆滞,一时惊愣无语。

    正在这时,就听一人柔声道:“岳盟主,小儿不懂事,得罪岳盟主,左某这厢陪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