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九十三章 感应
    东方不败轻轻一挥手,一副绣花的棚架显现在众人面前,上面正有一幅绣了一半的鸳鸯戏水图,上面插着数根绣花针。叹了口气幽幽说道:“任教主,你以前侍我的种种好处,我永远记得。我在日月神教,本来只是风雷堂长老座下一名副香主,你破格提拔,连年升我的职,甚至连本教至宝《葵花宝典》也传了给我,指定我将来接替你为本教教主。此恩此德,东方不败永不敢忘。”

    向问天怒道:“可你忘恩负义,图谋教主之位;丧心病狂,暗害教主!”

    任我行哼了一声,没有言语。只听东方不败又道:“初时我一心一意只想做日月神教教主,想甚么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于是处心积虑的谋你的位,剪除你的羽翼。向兄弟,我这番计谋,可瞒不过你。日月神教之中,除了任教主和我东方不败之外,要算你是个人才了。”

    向问天哼道:“那我倒要谢你高看向某了!”

    就听东方不败声音忽粗忽细,忽男忽女,配着一身男女不分的粉红色衣服,在这红色灯笼照耀之下,叹了口气,说道:“向兄弟,只是我当时一心想着不再受制于人,以防那一天不小心就被任教主吸了功力,取了性命,所以才拚命的谋夺教主之位。”

    东方不败看着向问天摇了摇头轻轻一笑道:“向兄弟,你呀是个忠实的人,因此就难以成就一番霸业。你要知道,凡是争夺大位一旦开始,就绝难中止,想要中止的人输掉的可不只是自己性命,你的所有的亲人都得赔上性命才是;另外还得搭上所有跟随你的兄弟,帮你越多,就越会被对方所杀所辱,你说你中止大位争夺,我不干了,你又怎么对得起跟随你的亲人、朋友呢?”

    向问天一听,哼了一声道:“这是你这些不忠心的人才会这样。”

    东方不败道:“看来你也知道我所说的道理是正确的,这些年来你倒也有些进步。”

    东方不败稍仰脸目光一闪,幽幽一叹,又道:“我初当教主,那可意气风发了,说甚么文成武德,中兴圣教,当真是不要脸的胡吹法螺。直到后来修习《葵花宝典》,才慢慢悟到了人生妙谛。其后勤修内功,数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天人化生、万物滋长的要道。”

    面前四人面面相觑,只觉得诡异无比,后方的梁发却是听得津津有味,脑中灵光一闪,若有所悟。

    任我行突然道:“东方不败,你的《葵花宝典》练成了?”

    东方不败道:“是的,任教主,这倒是要谢谢你。所以我让你在西湖养老,替你抚养着盈盈。”

    任我行怒哼一声道:“那我也要谢谢你了。”

    东方不败双目突然精茫大盛,看着任我行道:“任教主,我若要杀你不难吧?”

    任我行心知东方不败所言属实,倒也不屑虚言以对,哼了一声,没有言语。

    东方不败的目光缓缓转到盈盈脸上,问道:“任大小姐,这几年来我待你怎样?”

    盈盈道:“你待我很好。”

    东方不败又叹了口气,幽幽的道:“很好是谈不上,只不过我一直很羡慕你。一个人生而为女子,已比臭男子幸运百倍,何况你这般千娇百媚,青春年少。我若得能和你易地而处,别说是日月神教的教主,就算是皇帝老子,我也不做。”

    令狐冲讥笑道:“你若和任大小姐易地而处,要我爱上你这个老妖怪,可有点不容易!”任我行等听他这么说,都是一惊。

    东方不败双目凝视着他,眉毛渐渐竖起,脸色发青,说道:“你是谁?竟敢如此对我说话,胆子当真不小。”这几句话音尖锐之极,显得愤怒无比。

    梁发忽然莫名就感觉到东方不败体内一股阴柔内力涌动起来,心中一怔,细细感应起来,就觉得东方不败内力一缓,稍倾之后,突然如滚水沸腾,继而汹涌而动,就见到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东方不败已用针在令狐冲脸上刺了一下,跟着缩回手臂,用针挡开了令狐冲回击的一剑。

    梁发心中大惊:“自己为何能够感觉到东方不败内力的运行?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秘密不成?”霎时间,这种感觉忽然又消失不见,梁发悄然走近,见得东方不败手中这枚绣花针长不逾寸,几乎是风吹得起,落水不沉,竟能拨得令狐冲的长剑直荡了开去,武功之高,当真不可思议。可东方不败的功夫与自己功夫多有相通之处,想到将来,梁发心中是一阵火热。

    梁发就见得令狐冲刷刷刷刷连刺四剑,都是指向东方不败的要害。

    东方不败“咦”的一声,赞道:“剑法很高啊。”左一拨,右一拨,上一拨,下一拨,将令狐冲刺来的四剑尽数拨开。

    梁发凝目看东方不败出手,这绣花针四下拨挡,周身倒也有了两处破绽,可东方不败速度胜过令狐冲极多,即使看到,却是难以反制建功,并且东方不败也能够轻易弥补。

    梁发见此,想道:“当此之时,决不能容东方不败出手回刺。”

    就听得令狐冲大喝一声,长剑当头直砍。

    东方不败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拈住绣花针,向上一举,挡住来剑,随后身形直扑而进,一针向着令狐冲左目戳去,眼见得令狐冲已是无法招架。

    就见得令狐冲既不挡架,又不闪避,手中长剑颤动,也向东方不败的左目急刺,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梁心中见令狐冲这个反应正是此时最佳应对,看来对“独狐剑法”用法二人相差不大。这一下剑刺敌目,已是迹近无赖,殊非高手可用的招数,但“独狐剑法”本无招数,此时这招却是令狐冲应对的最佳方式。

    就见东方不败一针已刺到令狐冲的眉心,却为长剑所逼,一闪已跳了开去,避开了他这一剑。

    令狐冲长剑便如疾风骤雨,对着东方不败以针所使剑法中的破绽狂刺乱劈,不容对方缓出手来还击一招。

    东方不败左拨右挡,兀自好整以暇的啧啧连赞:“好剑法,好剑法!”

    任我行和向问天见情势不对,一挺长剑,一挥软鞭,同时上前夹击。这当世三大高手联手出战,势道何等厉害,但东方不败两根手指拈着一枚绣花针,在三人之间穿来插去,趋退如电,竟没半分败象。

    梁发细细观看东方不败的身法针法,心中大是醒悟,原来辟邪剑法还可以这样用。这就如一个练了数十年的大高手,当面教授喂招。而且又有三个当世绝顶高手死命拚杀,一下子将辟邪剑法的精髓精妙之处尽皆展现在梁发的面前。

    凝神观察之下,突然又是感觉到了东方不败内力运转情况,梁发此次已有经验,一动不动,细心体会。见着东方不败进退趋避,犹如闪电;内力运转,如山间溪水,百折萦回;又如大海之中涛天巨浪,汹涌澎湃。

    数十个呼吸之间,这四人已是打斗了千余招。另三人每人出了三四百招,东方不败已是千招有余。梁发心中大是惊叹,这一惊,玄妙的感觉已是消失。

    梁发注目一看,三人已是人人中针,眼见不支。梁发心中莫名就觉得,东方不败要下杀手了,悄然抽出长剑,准备加入战团。一瞥眼间,只见杨莲亭已站在亭中,凝神观斗,满脸关切之情。任盈盈慢慢移步走向杨莲亭。杨莲亭武功虽弱,却是智慧过人,已是绕柱而退。

    杨莲亭这一动,脚步声响,已是惊动了东方不败。东方不败身形一闪之间,已是挥掌击向了任盈盈。令狐冲、任我行双剑直插东方不败的背心,向问天挥鞭缠向东方不败的双腿。

    东方不败身形前进,突然反手之间弹针飞刺,一针刺向任我行的右目,又一针飞刺向问天膻中穴。令狐冲长剑差着数寸未到,任我行挥剑疾挡,又是一掌护向眼部,头部急转。飞针穿过手掌,刺中任我行右耳。向问天身体一颤,软鞭掉在了地上。

    东方不败挥掌一击,任盈盈差着数寸就能刺中杨莲亭,确被东方不败击飞了出去。东方不败已带着杨莲亭退出了十多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