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九十九章 家事
    岳不群面色平静,点了点头,慢慢问道:“何时去江南?”

    梁有余笑道:“此次过完春节,处理下这里的事,三四月份,化冻之时,正好行船。苏州我华山布了上方山、穹窿山、缥渺峰三观,正好去主持此事。”

    宁中则问道:“发儿也去吗?”

    梁有余道:“当然了,再说南方也需要一人坐镇,我一人总是有点压不住场面。以后华山东西呼应,想来就稳固得很了。”

    岳不群道:“明年十月发儿珊儿的婚礼可是要办,这来回跑太累了。”

    梁有余笑道:“搬家和梁发的事不冲突,他人在江湖,总是要四处飘荡的,十月份的事自然不会耽搁了。”

    岳不群笑道:“反正也是这么一说,到年后还有十多个月呢,有的是时间我们慢慢聊聊此事。”

    梁有余笑道:“是的。”

    宁中则道:“师弟,发儿,此次的事……。”

    梁发微笑着,并不接口,宁中则沉吟有顷,续道:“唉!咱们是一家人,”

    梁发笑道:“当然,我们本是一家人,想来我们到了江浙,华山派在那里也发展得更快更稳了。”

    宁中则道:“将来总得你来接掌华山派的。”

    梁发笑道:“师娘你看少林根本是佛教,然后有护寺之需,少林功夫才能长盛不衰。又兼容并蓄,方有七十二绝技。我华山若想如此,也得依此道而行。多处布点,传教天下,兼收并蓄。华山派才能长盛不衰啊!”

    宁中则点了点头,岳不群温声道:“梁发,你这个想法自上次说了以后,为师十分赞同,我们也要想一下,华山传教,叫什么名字?如何传?”

    梁发笑道:“我华山自然是传道教,全真道教和非全真道教都要传,然后护观的道人自然就会产生。专设护法道人,研究功夫,我华山功夫自然就传承了下来。我想现在整理典籍,编纂历史,是现在就可进行了。招收一些年老些秀才童生,在家或全真,组织起来立刻就可以学习、整理了。文事如此可定。其他的事,华山本来就有,再容纳江南所习,定能丰富起来。先不要太复杂,架子搭起来做就好了,有时间慢慢的完善。”

    宁中则道:“我们回华山之后再细谈此事可好?”

    岳不群、梁有余皆点头赞成。

    当晚,岳不群夫妇二人坐于房中,宁中则看了看岳不群道:“师兄,发儿性格沉稳,是个有主见的;这一次陆柏什么证据也没有,就是一个猜测,你就让发儿跑了几千里地,还扣押梁师弟,确实很不妥当。”

    岳不群叹了一声道:“师妹,我何尝愿意如此!不过能直闯嵩山山门,打得左师兄藏身不出,当世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岳不群停了一下又道:“本来闯就闯了,还杀了那么多人,我这个五岳盟主可不能不理,自然要先让发儿没有嫌疑才是。”

    宁中则道:“师兄,如果发儿不是我们的女婿,你觉得会听令从二千里外来此?余沧海一语就被辱,难道扣押梁师弟的事梁发就这样不提了?从此后梁氏父子会和师兄你更贴心?”

    岳不群沉默有顷,轻声道:“有点功夫,就肆意忘为;可这世上还是有规矩的,否则就彻底的乱套了;这五岳盟主可是华山的。”

    宁中则想了想道:“师兄,现在发儿父子要去江浙之事,你怎么想?”

    岳不群道:“既然他们要去,也好!这样更能壮大江浙的华山力量。”

    宁中则道:“那灵珊呢?以后华山又交给谁呢?”

    岳不群道:“灵珊既已是梁家妇,自然和发儿一起去;只要梁发还为华山出力,将来华山当然是给发儿。”

    宁中则叹了口气,无声睡下。

    岳灵珊对梁发道:“别动,我问你,爹爹是五岳盟主,自然要对嵩山的事有个态度,你至于这样大脾气吗?”

    梁发收回抚在岳灵珊身上的手,轻轻的叹息一声,脑中瞬息之间,已是闪过三世所历,微笑看着岳灵珊的眼睛,温声道:“师妹以为我当如何?”

    岳灵珊愣了一下,愠道:“既然都回来了,听爹爹的安排就是了?爹爹难道还能将你和师叔怎么样吗?再说,嵩山的事难道不是你做的吗?”

    梁发摇摇头,慢慢说道:“换作任一个人,也不会就这样听从岳大盟主之令,从二千多里外回来吧?我听了,回来了。可扣押我父亲算怎么回事?”

    岳灵珊怒色一现,又压低声音道:“让师叔留下,不过是爹爹一个姿态而已,你就不能给个面子?”

    梁发笑了,稍倾,一字一字的说道:“那梁有余面子何在?梁发面子何在?梁氏父子是什么人的奴仆吗?”

    岳灵珊道:“我爹爹毕竟是华山掌门,五岳盟主。自然有权、有责任这样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梁发沉声道:“梁氏父子与华山岳氏相交,可从来是互惠互利,岳大小姐觉得梁氏欠了岳氏的,需要卖身为奴吗?”

    岳灵珊腾的站起来,盯着梁发低声道:“嵩山派的事不是你做的吗?我爹爹也是公正处理。”

    梁发站起身来,冷声道:“岳大小姐慎言,可不敢有任何人说嵩山派的事是梁某做的。这个世上,不论是方证大师、冲虚道长、任教主、解帮主、还是南岳、北岳、东岳、昆仑,没有人敢这样说,惟有岳盟主敢无故扣押我父为人质,岳大小姐也敢空口入人之罪。”

    岳灵珊一愣,怒道:“你敢做不敢当吗?”

    梁发嘿嘿冷笑道:“哦,岳大小姐是要替嵩山派出头了?也罢,身为五岳盟主的千金,也是迫不得已嘛!”梁发身形向前一倾,一字一顿的道:“不过,你岳大小姐欲替嵩山派出头没关系,可若想胡乱加罪名在我梁发的头上,这个世上还没有人有这个胆量。”

    岳灵珊泣道:“你欺侮我,你不是男人。”

    梁发推开门,看了看门外站着的岳氏夫妇、梁有余三人,轻轻叹息道:“我不承认袭击嵩山派的罪名,就是欺侮岳大小姐,岳大小姐好大的威风。”又转头对着岳氏夫妇道:“师傅师娘,灵珊就交给你们了。我找爹爹有点事,就先过去了。”

    岳不群哼了声,说道:“珊儿,这么大的人了,岂能胡乱说话。”

    岳灵珊抬头见到宁中则,叫了声:“娘。”扑到宁中则怀时哭了起来。

    岳不群、梁有余互相看了一眼,梁有余道:“师兄,今晚让发儿先和我过去,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吧!”

    岳不群温声道:“师弟所言极是。师弟先和梁发去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