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一四章 母女
    梁发笑道:“任教主自然是当今武林中杰出之士,可比之东方不败尚差了数筹;被关在湖底十二年,有很多新出道的人都不知道,他的话也就是对过往武林的人物做做参考罢了。”稍停,梁发又道:“既然师父认为两寺一教值得注意,那应该就是了,等这里事毕,我再找机会去拜访一下,看个究竟,毕竟在我们地头。”

    宁中则这时对岳灵珊道:“灵珊,你爹爹和你师哥说话,你和我到边上去聊聊。”

    岳灵珊道:“好啊!娘。”说着起身随着宁中则到另一栋屋里去了。

    母女二人行到了宁中则夫妇平常所居之处,此处已是远离梁发二人谈话之所。宁中则道:“灵珊,坐吧!”

    岳灵珊坐了,对宁中则笑道:“娘,今天有大事要和我说吗?”

    宁中则点点头道:“灵珊,娘正是要有一些重要的事和你讲讲。”

    岳灵珊睁大眼睛,看着宁中则,等自己的娘亲说话。宁中则伸手摸了摸岳灵珊的脸蛋,笑道:“一晃你都这么大,也已经嫁为人妻,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见你如今这模样,娘真是开心。”

    岳灵珊叫了声:“娘”,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母女二人也不说话,就这样依偎了半晌。宁中则轻轻扶起岳灵珊道:“灵珊,你现在也是做妻子的人了,以后你们这个家过得好不好,还得看你怎么做事了。”

    岳灵珊轻轻一转头,目光转动想了想,看向自家娘亲道:“师哥文才出众,武艺也是当世顶尖高手,梁师叔经营有方,银钱多有,师婶也待我极好,怎么可能过得不好呢?再说,一个家好不好,主要是看他们男子有没有能力,怎么会看我呢?”

    宁中则爱怜的拍拍岳灵珊白皙、秀美的脸蛋,轻笑道:“一个家过得好不好,钱财当然是要有,可有钱人有势的人家过得不好的多了。”

    岳灵珊轻轻嗯了一声。宁中则又道:“除了钱财,一家子过得更是心情。可心情好不好,是看家人相处的怎么样的,这男人在外拚搏,家内的事就要做妻子担当好,这样才能内外和谐,家庭和美。”

    岳灵珊想了想,扳着手指头娇声道:“娘,家里能有什么事呢?买卖东西有人,打扫庭院、修剪花草也有人做,针线女红、烹饪饭食也有人做,经营店铺生意自然由师哥师叔打理,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呀?”

    宁中则看着娇憨的女儿认真的说话模样,心中又喜又怕,暗自想到:“珊儿嫁得好,衣食无忧,广有势力,江湖风雨也吹打不到。可是从小娇生惯养,未经挫折,不知人情世故,这家事的处理让人担忧啊!特别是对令狐冲、林平之尚有余情。现在梁、岳两家已有嫌隙,若此事一旦有变,以梁发的心性手段,只怕华山倾覆就在瞬间啊!”

    宁中则心念电转,拉着女儿的手缓缓道:“珊儿,你觉得梁发怎么样?”

    岳灵珊想了想,捂嘴笑道:“和爹爹一样,都是想法特别多,想事也周详,也是一副书生模样,不过倒也是真秀才,确实是文武双全。”想了想笑容满面的又道:“不过呢,爹爹做事顾忌多,师哥做事胆子大,而且手段也厉害;嗯……做什么事都比别人强得多。”

    宁中则笑道:“灵珊,你梁师哥就这么厉害?没吃过别人的亏么?”

    岳灵珊稍仰起脸,双目轻抬上视左方,眼珠转动两下,摇摇头转眼看着母亲道:“我还真没想出来。”双目又转了转道:“就连学艺的时候,虽然比大师兄小五六岁,每次比试也是差不多,我现在都觉得梁发比剑有时候输给大师兄,是故意的。”

    宁中则听了此言,不由一怔,心中一突,双目转动数下,稍倾道:“他们师兄弟那时候差不多,梁发内力从小就比你大师哥好,修炼速度也更快;剑法上你大师哥从小就有天赋,比你梁师哥强;只不过你大师哥没有你梁师哥努力认真,所以后来就……。”

    宁中则心中忽然想到:“当时如不是自己夫妇故意阻挡,恐怕梁发早就超过令狐冲了;只不过现在冲儿得了风太师叔的传授,剑法上当世已没有人更比他强了;何况冲儿又会那‘吸星大法’妖法。上次在少林寺中比剑,发儿看来也是得了传授,还是难分胜负。”想到这里,口中又接着说道:“就一直平手多,直到现在两个人也还是差不多。”

    岳灵珊点头道:“是的,大师兄和师哥都是很聪明的。”

    宁中则应道:“是啊!”稍顿又道:“你以后也要主持家中之事,要学会夫妻相处之道,替对方着想,才能让家庭和睦。”

    岳灵珊笑道:“我才懒得管呢,反正有师哥去处理。”

    宁中则心中一叹,暗自着急:“灵珊如此,既是对梁发的信任,也是推卸了所有的责任。虽然灵珊是个重情义的人,梁发心性好,对珊儿也很好,可那有夫妻不吵架的,万一那天争执起来,灵珊还是一副什么也不懂的样子去面对,小事也能变得不可收拾的。”

    想到此,宁中则轻笑了笑道:“你呀!灵珊,你可知道娘为什么不管什么困难的事、或是小事,都会和你爹一起去面对吗?”

    岳灵珊眨眨眼,抿嘴笑道:“你们伉俪情深呗!”

    宁中则点点头,又摇摇头,然后正色道:“灵珊,当初华山只剩下我和你爹两个人,其他各派虎视耽耽,你爹爹又身负重伤,幸亏你外公当时还在,可也不过一年就走了。”说到此处宁中则稍仰脸,目光上视,叹了口气。

    岳灵珊轻声道:“娘,你又想外公了。”轻轻握住了母亲的手。

    宁中则伸手轻轻擦了擦眼角,面有戚容道:“你外公去后,你爹爹伤势刚愈,就四处奔波,收拾被各路江湖人士抢走的华山地盘。”稍停之后,宁中则双目转动,轻声说道:“那时候,整个华山派也就我和你爹二人,整日设法与各路江湖人士周旋。不过我和你爹爹从来都是正面应对,大小二十多战,终于稳住了华山的局面,撑起了我华山的江湖地位。”说完,宁中则面色生耀,双目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