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二五章 访友
    梁发晚间对岳灵珊道:“我明天要去回访几个秀才举人,去谈谈诗词时文,你和我一起去吧。”

    岳灵珊道:“一帮酸秀才,谈些之乎者也,闷都闷死了;你去吧!我在家中练练武,教教几个师弟妹,闷了自会去岳王庙去逛逛。”

    梁发想了想道:“此次去也就三四天时间,也好,你在家就在家吧。”

    一早,梁发对梁母与岳灵珊笑道:“都放心回去,我也就去个三四时间,能让我应付不了的事可基本没有。”说完,飞身上马,直奔城西而去,行有三四十里,就见得前面有个寨子,依山而建,梁发到了近前说道:“前面的可是殷家寨么?”

    寨门处有人上来,见梁发身材修长,穿着棉袍,头戴着西北之地儒生冬季常用的秀才式皮帽。此人道:“公子,请问你是哪里人,找哪位?”

    梁发道:“我是华阴县梁发梁达开,前来回访殷举人。”

    就听得守门道:“哎呀,原来梁秀才,我家殷老爷早有吩咐,你来了立刻请进去,梁相公,我这就下来开门。”

    不一刻下来开了门,引着梁发到了殷举人的府中。殷举人见了梁发,双目有光,上前道:“梁老弟,自十三年前一别,听闻你上山学道有成,真是令人羡杀;今日能光临敝舍,真是不胜之喜。”

    二人相互施礼,叙话已毕,殷举人拱手道:“梁老弟,愚兄现在也不想再去做什么进士了,想从老弟学些养生之法,贤弟可有以教我?”双目盯视着梁发,面部皮肤紧绷,显然极是看重。

    梁发轻轻点头,又看了看殷举人道:“不瞒殷兄,我道家讲法不轻传。不过你我有缘,家父正在收录弟子,殷兄径可前去,小弟自然会从中说项。”

    殷举人面色一松,拱手道:“如此多谢贤弟了。”梁发笑着还了一礼,二人执手而笑。

    二人又细细交谈,到得中午,自然摆开酒宴。宴罢,上了清茶,梁发笑道:“吾今日欲前去拜访裴秀才,顺便和他聊聊今年桂榜之事。殷兄可有意出行一游?”

    殷举人笑道:“天气酷寒,长途跋涉,愚兄这身体可是吃不消。比不得贤弟修炼有成,寒暑不惧。等春暖冰融之时,再去探看众位好友。”想了想又道:“贤弟既然有今秋折桂之意,我这里倒有些举业心得,供贤弟参阅。”

    梁发郑重一礼:“如此多谢了!”

    殷举人入内取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有数本书。殷举人道:“贤弟,此书吾本备了两套,这一套贤弟自带回去。”

    梁发接过收好;二人又攀谈一会,梁发告辞,打马奔花举人处去了。花举人见了梁发大喜道:“贤弟,自十多年前一别,已是多年未见,闻得贤弟入山修道,云游仙山,餐风饮露,逍遥天地之间;今日得见,真是喜出望外;快快请进!”

    当晚花举人又请了当年一起考秀才的数人前来作陪。这中间有个丁举人,年约四十,十三年前也是一起去考秀才的,前年刚中了举,此时正是意气风发之时。丁举看着花举人道:“自扬兄,今天好友毕集,一叙旧日之情,也为梁贤弟--”说道此处,转头笑道:“梁贤弟,你取字了吧?”

    梁发笑道:“好教丁兄得知,恩师已为我取字‘达开’。”

    丁举人道:“梁发梁达开,这字取得贴切。达开贤弟,今日自扬兄也是为贤弟风。”

    梁发笑道:“多谢自扬兄长,达开这个情必领的。”

    丁举人目光转动,扫视在场众人,突然双目一眯,笑道:“众位老友,自扬兄家中可有一个戏班,多有殊色呀!今天自扬兄准备让何人陪达开贤弟呀?”

    花举人摇着头笑道:“哎呀,众老友,这丁贤弟想见蕊儿姑娘,就找了这个名目;也罢,既然你说了,以后呀这蕊儿姑娘就跟着你去了。”

    丁举人面色一紧,呵呵笑道:“那岂不是让你这戏班子唱不成了,至少也是减了几分成色啊!此事断不可为,断不可为。”

    坐中三个秀才和花举人都是笑了起来,花举人笑道:“河东狮吼,碎了瓶儿。”

    丁举人老脸褚红,叹了一声,面现悲色道:“众位都是多年老友,也不会笑我,我总不能再经此一劫吧!”说完,看了看众人,又道:“我年来思之难忘,曾做一诗以记。”

    有一秀才笑道:“丁兄的诗必是好的,且吟诵又佐酒。”

    丁举人也不推辞,只斜眼花举人道:“自扬兄如命美人相伴,我自吟来。”

    花举人哈哈一笑,指着丁举人道:“惯会弄妖作怪,吾且让佳人为汝磨墨,如果到时做不出诗来,看汝这张面皮往哪里搁。”转身对着候着的婢女吩咐了一句。

    过不多时,就见得来了五个盛妆女子来到厅内。丁举人对着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举杯示意,花举人道:“蕊儿,丁老爷可是一直想见你,今天你为且为丁举人磨墨,丁举人要作诗赠汝。”

    那娇小女子翩然行至丁举人身旁,先是斟了一杯酒,自饮了半杯,递了杯给丁举人道:“丁老爷,承蒙记挂,且以半杯酒聊酬相思之意。”

    此时另四名女子在花举人的示意之下,分别到了各人案旁;来到梁发席中那女子身材中等,颜容秀丽,上前一礼道:“小女子黛儿,见过公子。”

    梁发一笑,伸手道:“黛儿姑娘,请坐。”那黛儿福了一礼,和其他各席一样,也是斟酒相敬,众人自饮了。

    此时就听得丁举人道:“好,且听我吟来。”丁举人对众拱拱手道:“前些时日,思前事有感,以鹧鸪天,作了首‘作别夕阳上层楼’,请老友斧正。”话毕起身,踱得数步,口中吟道:

    “作别夕阳上层楼,对酒当歌辞深秋。

    寒月缠云影淡淡,冷霜催花思幽幽。

    山不见,水空流。一曲渭城黏心头。

    向使当初嫁春风,何来枯荷伴雨愁。”

    厅中众人听完,连连点头,花举人笑道:“丁兄这是有感而发呀!蕊儿姑娘,你说这首诗如何?”

    蕊儿姑娘以手拭泪状道:“奴家好伤心,如此诗句,却非为妾而作。”伸手取一大杯斟满,双手递到丁举人面前道:“丁老爷相思深情,却非是为奴家所发,当饮此杯。”

    众人大笑道:“丁兄,当饮当饮,且要三大杯。”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