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修真小说 > 华山之梁发 > 第一二七章 打赏
    沿路之上,雪已是被踩踏实了,天气又冷,虽然日头下也化了些,地面上还是有一层硬结的冰雪路面。

    众人马行快捷,虽然不能放开了跑,可一个时辰后,还是行了五十多里,远远的看到了城池,梁发就见前面有两个壮汉,挑着担子,在前面行路。

    转眼之间,众人已与两个壮汉并行。梁发打眼一看,就看这两个汉子,一个二十多岁,一个约三十左右,二人身材高壮,虽然衣着破旧,满面风尘之声,却难掩豪壮之气。犹其那三十来岁的汉子,梁发和其目光一对,就觉得对方目光锐利;行走之间,自有章法;顾盼之际,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梁发这些年多有搏杀,自然知道这是手上见过血的人,而且还是比较多的血;只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还挑着担子,苦求生活?又怎么甘心呢?

    众人入得城中,自去见了裴秀才。裴秀才二十八九岁,白净面皮,长得甚为俊秀,乃是山西闻喜裴氏同宗。见得是这六人到来,裴秀才极为高兴,自然设宴招待。宴后,丁举人道:“这些日子,总是看歌舞,听听戏,今天到了城里,我们换换口味,去茶馆听听说书如何?”

    裴秀才笑道:“好,那我们今天就去听说书。”

    这西北之地,茶馆不太盛行,渭州城里也不过两家。众人安步当车,行了三四里地,正走得全身热气升腾之时;就听得前面一青砖屋舍之中,传来了说书声音。

    到得近前,梁发就见得茶馆砖瓦看起来很有些年头,墙面斑驳;多有几处修补的痕迹,可看着就觉得厚重结实。一行十多人入得院子,沿砖石不径到了正堂,早有伙计迎了上来,裴府管家上前道:“带几位爷去雅座,要包间。”

    伙计哈腰道:“客官,二楼正好有一个大包间,众位客官请。”前面领着众人上了楼,果然很大的一个包间,众人坐了,居高临下,看着在一楼大厅中,高高的坐着一个书人正在说着《杨家将》。

    梁发目光一扫,茶馆中各人面前上了沙枣、核桃、葡萄干、瓜子等,伙计背着一个很大的铜壶,细长的壶嘴,给客人上茶。转眼之间,就见得伙计端着大托盘,先将碟子放在各人面前,又将各色干果瓜子放到碟子里;又将碗放好,背壶的伙计上来给众人冲了茶,道了声:“客官慢用。”退了出去。

    众人高居在上,听着评书,看着下面众生百相,倒也是兴趣盎然。梁发忽然就见到中上遇到的两个壮汉也是挑着担子进了茶馆,随着伙计进了后院,不久,就见得两个壮汉已是拎着扁担回到了茶馆,也是坐在了桌上听起了评书。听到杨家将大郎、二郎、等众人是死的死,被擒的擒,那个年轻的汉子,听得面色潮红,端起茶杯,大口的喝着,看来是当酒喝了。

    过得一会,就听得说书道:“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精忠报国杨家将,万古流芳美名扬。”随后“啪”的一声,一拍手中的醒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茶馆中众人纷纷叫好,有一个身材高挑,穿着大红色衣服,十六七岁的瓜子脸的俊俏姑娘,端着盘子走到众人面前。梁发暗赞一声:“好身材,可惜在明朝,这种高挑身材可是要被鄙视的。”

    那高挑的俊俏女子每到一人面前,茶客都会取出数文钱,放置盘子中。不一会,那瓜子脸的姑娘行到了两个壮汉的旁边,那个壮汉伸手到怀中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钱来。

    这姑娘长得俊俏,众茶客眼珠子都随着这姑娘转动着。见得这个俊俏姑娘也不说话,就是那样俏生生的站在二人面前;两个壮汉窘得脸色紫涨,搓着手道:“姑娘,一时身上不便,下次一定多给些。”

    众人本对两个壮汉有些惧怕,见得二人实诚,登时大声叫道:“哪有听书不给钱的,没钱就认个错,还下次多给些,两个穷鬼,还装硬汉。”

    年长的壮汉眼睛一瞪,扫视了一下众人;众人见他眼光扫来,登时就见得一股森然之气直扑眼眸,忽然之间,茶馆就静了下来。年轻一点的又对着那俊俏姑娘道:“妹子,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今天确实身上没有钱。”

    众人刚才受年长壮汉目光所摄,现在见得二人惧怕这个小女子,忽然之间都是觉得不忿,纷纷叫嚷:“给钱,给钱,乡巴佬,没有钱,就从姑娘的裤档下钻过去。”

    姑娘俊俏的瓜子脸给说得红了,转身欲走。梁发抬手扔下一两的元宝一个,当的一声,准确的落在了铜盘之中。口中说道:“这钱我一起给了。二位兄弟,上来一起喝杯茶吧!”

    楼下众茶客见是楼上包厢的贵客出面,立即全部噤声不语,似乎一下子全部给掐住了喉咙一样。

    梁发回首见众举人秀才面有疑色,对着众人笑道:“我到隔壁和那两个汉子说上几句。”

    花举人道:“你自去;我们继续看戏听书。”

    梁发转身走向了隔壁房间。楼下二人犹豫了一下,相互看了几眼,随着那姑娘上了二楼。那瓜子脸了姑娘近前施了一礼:“谢过公子赏。”

    梁发笑着点了点头,道:“楼下说书的是你什么人?”

    姑娘目光一扫梁发,道:“是我爹爹。”

    梁发点了点头,又道:“你爹爹原来是读书人吧?”

    姑娘惊讶的睁大了眼,又垂目说道:“读过几年书,是个童生。”

    梁发目光一闪,笑道:“好啊,等下请你爹爹过来,我和他说几句话。”

    姑娘点头道:“是,公子,我让我爹爹等会来拜见公子;我先告退了。”

    梁发点了点头,心道:“果然是会看眼色,伶俐的很。”又看了看立在一边的二个壮汉,年轻的局促不安,年长的冷漠、警惕。梁发笑道:“见到两个壮士受一文钱之逼,真是一文钱逼死英雄汉。不过秦琼尚有卖马之时,人生谁能预料;请二位上来,只是为了一见,叙叙话,二位请坐。”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