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愤怒的娄一潇
    “啊?”李梦一愣了一下,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你怎么……哦,我知道了,肯定是郎总告诉你的,对不对?”
    说到这里,李梦一抱怨道:“你怎么也不告诉我啊?”
    “不是我不告诉你,这件事毕竟是星哥和思琪姐的私事,没有经过他们的同意,我可不能往外说。”
    刘子夏一边拿刷子清洗着一只螃蟹,一边说道:“对了,今天我也没问星哥,找到乐乐了吗?”
    “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
    李梦一点点头,说道:“当年,乐乐被人贩子从游乐场拐走,然后人贩子把他卖给了平江市常热的一个工薪家庭。目前,京华的公安部门已经联系上了常热市的警察,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乐乐了。”
    “常热市!”刘子夏重复了一遍,“常热市有6个街道,8个镇,光常住人口就有150多万,更不要说流动人口了……”
    “子夏,你就不能念点好吗?”李梦一没好气地说道:“反正现在已经找到线索了,咱们万事都要往好的方面想,肯定能够找到了了的。”
    “好吧!”刘子夏摇了摇头,他觉得李梦一说得也挺有道理的,确实应该要乐观一些。
    叮咚!
    就在这时候,门铃声又响了起来,月月蹦蹦跳跳地去开门。
    这次出现在门口的是郎文星、程思琪,以及老郎的女儿雯雯和涵涵。
    雯雯开学之后,就来这边上初中了,所以现在也和郎文星住一起。
    雯雯领着月月和涵涵在客厅里闹腾着,何晶晶在一旁看着这仨丫头,而程思琪和郎文星,全都挤进了厨房。
    好在刘子夏家的厨房够大,要不然的话,还真装不下这么多人。
    “子夏、一一,你们两口子这是忙活什么呢?”郎文星凑到刘子夏身旁,“哎呦,龙虾、鲍鱼……子夏,今儿你这是要大出血啊!”
    “什么大出血?”刘子夏苦笑了一声,“就好像我平时不吃这些东西一样!”
    “呵呵……”郎文星呵呵笑了起来。
    “行了,行了。”程思琪脱掉外衣,撸起了袖子,说道:“你们这两个大老爷们,别在厨房里瞎晃荡了,都出去待着吧。”
    “是啊,子夏,你出去陪郎总吧,厨房里有思琪姐帮我就行了。”李梦一也把两人往外头赶。
    “得,厨房里的活儿都给你们,我和星哥就等着吃了。”刘子夏洗了洗手,拽着郎文星来到了客厅里。
    “哎,你们家那口子怎么回事?”
    郎文星翘起了二郎腿,从兜里掏出了一个电子烟斗,“今儿怎么突然想请我们吃饭了?”
    “星哥,新设备啊!”
    看到郎文星的小烟斗,刘子夏眼睛亮了起来,“你之前不都是抽小苏的吗?怎么换这玩意儿了?”
    郎文星没有那么大的烟瘾,但是生意人嘛,难免有逢场作戏的时候。
    而且老郎同志还有个习惯,除了红色软包的苏烟之外,再贵的烟他都不吸,更不要说雪茄了。
    “我打算戒烟!”郎文星下意识地看了厨房一眼,脸上的表情变得幸福起来,“乐乐快要找到了,思琪也原谅我了,我也没有什么发愁的事情了,用不着借烟消愁了。”
    “你决定了?”刘子夏说道:“打算什么时候和思琪姐结婚?”
    “现在说这个,还早着呢!”郎文星摇摇头,“我这辈子啊,能够找到乐乐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你高兴就好!”刘子夏耸了耸肩,“对了,你如果想和思琪姐结婚的话,我建议你征求一下雯雯还有涵涵的意见。”
    “这个……”
    这几天,郎文星一直都沉浸在找到乐乐,以及和程思琪关系复合的喜悦中,哪里还有时间去想其他的问题?
    听到刘子夏的话,郎文星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这确实是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
    晚上20点,华夏北普陀影视基地。
    尽管已经到了晚上,但是影视城里依旧是人来人往,很多穿着奇装异服的演员,在影视城中走来走去,来回串场。
    在影视城西北侧,《带刀女侍卫》的拍摄现场。
    娄一潇俏丽的面容上,带着恨恨地表情看着副导演朱同。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这肥头大耳的家伙,已经被娄一潇杀死一万遍了。
    从《带刀女侍卫》组建摄制组到今天,足足两个半月的时间,娄一潇就成了随组演员。
    她扮演的是宫内唯一一个女侍卫的副手,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女配了。
    按照娄一潇在圈里四线艺人的咖位,片酬还做不到按集结算,只能是论天算,一个月下来税后大概12万左右。
    片酬看起来是不少,但是娄一潇还要还房贷、车贷、保养、美容……这些七七八八的费用扣下来,也就剩下了4万左右。
    在京华这种大城市,4万块钱是完全够用了,但是请看好,这是她在有戏拍的情况下。
    如果没戏拍、甚至连商演、广告都没有的时候,娄一潇就要吃老本了。
    最近,娄一潇母亲身体不适,今天来京华看病。
    娄一潇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飞一般地往医院赶。
    等安排好了母亲之后,娄一潇就开着车急匆匆地往剧组赶。
    可是没想到,这个时间点,竟然堵车了!
    娄一潇自己知道,副导演朱同一直都对她有企图,只是娄一潇总是拒绝他,而且不给他丝毫占便宜或者揩油的机会。
    为免朱同又找她的麻烦,或者提出什么非分的理由,在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她就抢先一步,向导演广业生请好了假,说是会晚一些到。
    可是没想到,朱同竟然跑到广业生跟前嚼舌头根,导致她被导演助理告知,后面的戏份都不用她拍了,就连之前的片酬,也就只能得到一半。
    也就是说,到现在娄一潇应得的大概26万,她就只能拿到13万。
    少拿了一半的片酬,以娄一潇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她在和朱同理论:“朱同,你别以为自己是副导演,就能说什么是什么,我要见广导!”
    “见广导?你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组的演员了,广导说了,不能让闲杂人进入拍摄场地。”朱同是个肥头大耳的胖子,小眼睛里满是得意。
    “闲杂人等?我是闲杂人等吗?”
    娄一潇脸上写着委屈,但是嘴上却恶狠狠地说道:
    “朱同,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件事其实是你在捣鬼!别让我抓到证据,否则的话,我就把你告到传电总处去!”
    “告啊,你去告啊!”
    朱同丝毫不害怕,反倒撺掇她道:“你要是能告下来,算我输!今天这事,可是你不对在先,按照你和剧组签的合同,就算你告到法院去,我们都不怕!”
    “你别得意地太早了。”娄一潇气急,愤怒地说道:“你这么做,早晚会被人捅到广导那里,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
    “嘿嘿,到时候就到时候再说,反正现在倒霉的是你。”朱同哈哈笑了起来,“怎么着?急了?急了你就说嘛,只要你答应陪我……”
    “闭嘴!”娄一潇怒道:“你无耻!”
    “哼,无耻?”朱同不在意地说道:“现在圈里想上位的女艺人,有几个清高的,你跟我这装什么清纯?”
    叮铃铃!
    “你……”就在娄一潇打算怒骂这家伙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娄一潇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你等着!”娄一潇恶狠狠地瞪了朱同一眼,拿着手机走到了一边,接听电话。
    “您好,请问您是娄一潇,娄女士吗?”电话里,传来了一道低沉的男声。
    娄一潇疑惑道:“我是娄一潇,请问您是哪位?”
    “娄女士,您好,我是夏月工作室的苏诺!”电话那头回道。
    夏月工作室?!
    听到手机里的声音,娄一潇一下子就懵了!
    最近那个传得沸沸扬扬的‘夏月工作室’,娄艺潇自然是知道了。
    而且对她这个连经纪人都没有的艺人来说,夏月工作室那可是她做梦都想联系上的明星工作室!
    夏月工作室能主动联系她?这怎么可能,肯定是个骗子!
    这样想着,娄一潇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手机,娄艺潇又愣住了!
    因为她发现,刚刚给她打电话的陌生号码,拨打的竟然是她的生活号!
    娄一潇在娱乐圈是四线明星,有着一定的粉丝基数,所以她的手机也是两个号码,一个工作号,一个生活号。
    工作号是对外公布的,而生活号只有她的朋友们才知道。
    这个陌生号码打的竟然是生活号,而且还能一下子叫出她的名字来……
    难道说,刚刚给她打电话的人,真是夏月工作室的人?
    叮铃铃!
    刚想到这,电话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喂?”娄一潇滑动手机屏幕,接了起来。
    “娄女士,您怎么挂我电话?我是夏月工作室的副总经理,苏诺!”
    苏胖子的声音里有些郁闷,“我们夏月工作室的要筹拍一部电视剧,名叫《爱情公寓》,想邀请您来工作室进行角色的面试?请问您明天有时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