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二百五十章 被撞的人是叶子!
    看着甩在地上的那10张鲜红的票子,甭说三个孩子了,就连围观的群众们都感到很愤怒:
    “什么玩意儿啊?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撞了人就能不管?”
    “这年头,交通肇事死了人,只要赔钱,都不用蹲大牢的。”
    “吗的,有钱了不起啊?真以为这马路是他家开的了?”
    吃瓜群众们已经回过神来了,他们有的给110打电话报警,让交警过来处理事故,有的给120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救援。
    更多人实在议论着,谴责黄发青年的行为。
    “拿走你的臭钱!”刘子茜怒火冲天地看着黄发青年,说道:“如果叶子姐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呦呦呦,还硬气上了!”黄发青年有些夸张地说道:“告诉你们,一千块钱可不少了啊,再多你们就是讹诈了,小心我报警抓你们。”
    “你报……”
    李子峰刚要反驳,却见黄发青年双脚离地,突然朝着他飞了过去。
    好在李子峰经常习练家传五禽戏,动作很敏捷,瞧见黄发青年飞过来,连忙闪到了一边。
    噗通一声响,紧接着就是一阵尘土飞杨。
    只见黄发青年脸朝下,朝前飞出去五米多远,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坚硬的柏油马路上。
    这一摔可不要紧,鼻子上、嘴上鲜血横流,就连胸口都特别闷,他觉得肋骨可能都断了两根。
    谁出的手?
    李子峰他们几个小家伙可是知道的,除了他们老刘家五禽戏的熊晃之外,普通人的外力可发挥不出这么大的威力来?
    难道是他们家里大人出来了?
    李子豪也开始在黄发青年刚刚飞过来的方向找,可是没一个人是他认识的。
    ……
    那么,究竟是谁出的手呢?
    当然是……刘子夏了!
    刚刚挤进人群的刘子夏,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刘子叶,只感觉脑袋嗡地一下就炸开了,整个人气血上涌,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那是自己的妹妹,自己的亲妹妹啊!
    如果对方态度诚恳,马上打120、110地处理,刘子夏或许还能放他一马!
    可是看看那黄发青年!
    撞了人,不仅一点道歉的意思都没有,而且还态度张狂,飞扬跋扈地把钱甩在地上?真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吗?
    刘子夏根本就忍不住,所以他动手了,这饱含怒火的一晃,根本没有丝毫地留手,就像是一辆行驶中的轿车,狠狠地撞在了黄发青年身上。
    比起当时在跑男的录制现场,把那个什么导演给撞晕过去,这个黄发青年就要倒霉多了。
    那个导演充其量不过是有点胸内出血,而这倒霉的黄发青年,不光是内出血了,破相都算小事,关键是肋骨都折了两根。
    “哎,怎么,怎么就开始打人了?”
    “卧槽,什么情况?人,人有这么大的劲头?”
    “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报警了没有?正好警察来了,也管管这事。”
    突发的变故,让围观的吃瓜群众们感到很吃惊,也很诧异,本来只是简单的交通肇事,怎么又碰到打人了?
    “哎呦……谁,谁他吗地打老子?”
    摔在地上的黄发青年,整个人都蜷了起来,鼻子里的鲜血,那是哗哗地往下流。
    “打你?”
    刘子夏像头暴怒的狮子,脚下一点就冲了过来,抓着黄发青年的衣领,把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像你这种人渣,要不是法律不允许的话,老子真想一下晃死你。”
    “噗……”
    往外吐出口血沫子,黄发青年半睁着眼睛说道:“你,你特么地是谁?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吴杭生,我爸可是上沪明崇区的电力局长……”
    啪!
    刘子夏心头怒气上涌,抬手就甩了吴杭生一个大嘴巴子,一边扇还一边说道:“特么是吧,吴杭生是吧,电力局长是吧……”
    刘子夏越扇心里越气,撞了自己的妹妹,还这么理直气壮,我去你吗的!
    “你,你……”
    吴杭生也生气啊,稀里糊涂地被撞了一下,到现在还被人当不倒翁一样扇着脸,这特么地叫什么事啊?
    “你,你是……七哥?”
    这时候,刘子茜抬起了头,当她看到刘子夏的时候,越看越眼熟,突然她反应过来,这身影看起来好像是七哥刘子夏啊!
    尽管已经过去四年了,但是这道当年护着她们,不被周围居住的孩子们欺负的高大身影,她记忆尤深!
    啪!
    “给我滚一边去。”刘子夏把吴杭生丢到一边,扭头看着几个小家伙,说道:“茜茜、子豪、子峰,好久不见了。”
    “七哥……”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刘子茜他们全都惊喜了起来。
    “茜茜,有什么事一会再说。”刘子夏摇摇头,伸出手搭在叶子的手腕上号了号脉,又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
    “断了根肋骨!”刘子夏皱了皱眉,“还有一些轻微脑震荡。”
    刘子夏从小到大没少受家里熏陶,中医讲求的望闻问切,他全都学过。
    而且,一些严重的病情他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一些寻常的病症以及简单的骨科病症,他还是能号出来的。
    这么多年练五禽戏,跌打损伤地难免,骨头断没断,再看不出来就可以去死了!
    “七哥,怎么样?叶子有没有事?”刘子茜很紧张,生怕刘子叶出什么意外。
    “你跟着我,带叶子先去医院吧。”
    刘子夏没有回答刘子茜,从地上抄起蹙眉昏迷的刘子叶,吩咐道:“子豪、子峰,你们俩留下来看好这个王.巴蛋,然后把这件事告诉家里。”
    刘子豪追问道:“七哥,你去哪家医院啊?”
    “中心医院!”刘子夏回了一声,抱着刘子叶就奔向了自己的车子。
    在刘子夏的记忆里,中心医院是距离这片四合院区域最近的一家医院,从这里出发,在堵车的情况下也就10分钟的车程。
    不堵车的话,只需要五六分钟。
    打开奔驰的后座,把刘子叶放进去,顺便让刘子茜在后座上看护好叶子。
    “子夏,这是……”
    看到刘子夏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而且还带来了两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李梦一不由得有些疑惑。
    刘子夏脸色很难看,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道:“这俩都是我妹妹。”
    “你……你是七嫂吧,我叫刘子茜。”刘子茜下意识地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李梦一,介绍道:“她叫刘子叶。”
    “你好。”
    李梦一打量了刘子茜和半躺在后座上的刘子叶一眼,然后对依靠在门边,正好奇地打量着两人的月月,说道:“月月,叫姑姑。”
    “姑姑好!”月月很乖巧地向两人问好,脸上的小表情充满了好奇。
    “叶子这是怎么了?”李梦一知道刘子叶的小名叫叶子。
    “刚刚,叶子被车给撞了。”刘子茜脸上出现了愧疚的表情,“七哥,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拉着叶子跑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不关你的事。”刘子夏脚下油门狂踩,“要不是刚刚那个什么吴杭生,叶子也不会被车给撞了!算了,一会再说这事,中心医院没换地方吧?”
    “没有!”刘子茜连连摇摇头。
    叮铃铃!
    正说到这里,刘子夏的手机响了起来。
    瞥了一眼奔驰车中控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刘子夏按下了接通键:“喂,妈。”
    电话刚刚接通,王文静急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小夏,叶子怎么样?伤地严不严重?你现在在哪……”
    “妈,您别急,我已经给叶子号过脉了,目前来看没什么大事。”
    刘子夏赶紧劝慰道:“我现在马上就要到中心医院了,到时候我会让医院的大夫给叶子做个全面检查的。”
    “好,一定要查仔细了。”王文静很快回道:“对了,你爸和中心医院的栗雪飞院长关系不错,我这就让你爸打他打个电话。”
    啪嗒!
    话音落地,王文静就挂了电话。
    “爸爸,姑姑……不会有事吧?”月月怯怯地戳了戳昏迷的刘子叶,莫名地有些担心,“咱们现在,是去医院吗?”
    “放心吧,你叶子姑姑不会有事的。”刘子茜伸手摸了摸月月的小脑袋瓜,说道:“月月,你今年几岁啦?”
    作为一出道就跟在刘子夏身边的女儿,月月的曝光率很高,而且在华夏还拥有很高的名气,有不少刘子夏的粉丝都是奔着月月来的。
    而刘子茜,恰好就是喜欢月月的人之一!
    从刚刚刘子夏和二伯母的通话里得知,刘子叶没什么大事,刘子茜也就放下心来,开始逗起月月了。
    月月低头想了想,过了一会竖起了四根白嫩的手指头,说道:“月月今年四岁了!姑姑呢?”
    “叫我茜姑姑!”刘子茜点了点月月的鼻尖,说道:“茜姑姑今年15岁啦!”
    月月可爱的小眉头皱了起来,伸出双手的十指开始数起来。
    数着数着,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手指头不够用了。
    月月有些苦恼地抬头看着刘子茜,说道:“茜姑姑,你比我大多少岁啊?”
    “茜姑姑比你大11岁!”刘子茜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第一次笑了起来:“月月,你数学是谁教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