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简直不要太粗暴!
    “这货,人没什么礼貌,身体倒是挺结实的。”
    刘子夏的一套连击把穆远宁轰打出去三米多远,见这家伙只是连着后退了几步,身体倒是没受什么伤,心里倒是稍微有些惊讶起来。
    “给我滚!”
    刘子夏一朝占得优势,还想要继续攻击,没想到穆远宁直接大吼了一声,然后再次像蛮熊一样压迫了过来。
    沙包大的拳头,先刘子夏一步打了过去。
    看来这家伙被刘子夏刚刚那一套连下来,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心里已经有些怒了。
    所以这次在恼羞成怒之下,还击的时候完全没有留手。
    嗖嗖!
    穆远宁的拳头带着拳风,而且还是对准了刘子夏的太阳穴。
    这极其凶猛的一下,如果真地击中了,怕是刘子夏就算不傻,也得昏迷好几天。
    评判台上的三位武学前辈,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
    坐在中间的释迦罗,合什的双手抖了一下,僧鞋一动就要起身。
    这时候,坐在释迦罗左边的刘河图伸手出去,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说道:“承法师兄,稍安勿躁。”
    释迦罗法名承法,取的是承继佛法的意思。
    “阿弥陀佛!”释迦罗低声道了一声佛号,安静了下来。
    擂台上,眼瞧着穆远宁冲了过来,刚才一番操作猛如虎的刘子夏,很果断地把虎戏改成了猴戏,在身形跳动之间,灵活地躲过了穆远宁的右拳攻击。
    在穆远宁招式落空,还没来及得变换招式的时候,刘子夏的猴戏又变成了熊戏。
    灵动欢脱的猴子,变成了憨直厚重的熊,这一幕看起来还是有点跳戏的。
    刘子夏的身体晃动着,左摇右摆地就是要跌倒一样。
    看到这一幕,观众席上又乱了。
    “什么情况?刘师弟怎么一副要摔倒的样子?”
    “不会是刚刚攻击穆师兄的时候,身体受伤了吧?”
    “这不会是,熊戏吧……”
    这帮来自武学世家和门派的年轻人们,除了刘家还有姜子轶、关小山之外,没谁知道刘子夏这是在做啥,有的甚至还以为他在刚刚和穆远宁的对拼中受伤了。
    到底是不如那些武学前辈们,他们倒是知道刘子夏这一招,明显就是熊晃。
    而且从刘子夏在鹤戏、猴戏以及熊戏的转换,如行云流水一般,没有丝毫的凝滞感,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刘子夏的五禽戏,已经领悟到精髓了。
    “穆师兄,对不住了,你还是下去吧!”
    刘子夏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的白牙。
    紧接着,他那慢悠悠的动作在一瞬间极快地晃动了一下,然后用自己的右肩狠狠地撞向了穆远宁的胸口。
    穆远宁招式还没变老,所以也没来得及防御刘子夏的熊晃,只能硬生生地受了这一招。
    既然刚刚穆远宁没有留手,那么一向睚眦必报、报仇不肯隔夜的刘子夏,会让他好过吗?
    答案是肯定的,显然不会!
    你既然敢下死手,就要做好被下死手的准备。
    刘子夏直接用了全力,撞在穆远宁胸口上的时候,只听见骨头咔嚓一声刺耳的声音,穆远宁整个人就抛飞了起来。
    本来因为刘子夏的连续攻击,穆远宁就已经快到擂台边上了,当刘子夏的熊晃用出来的时候,他直接抛飞了四米多远。
    噗通!
    穆远宁那一百八九十斤的壮硕身体,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重重地落在了擂台下面,发出了一声巨响。
    穆远宁趴在地上,很倒霉地脸朝下,鼻子、嘴巴全都磕在了地上,脸上那是鲜血横流。
    “卧槽,我刚刚都看到了什么?”
    “不是吧?穆师兄可是拿过国际格斗大赛亚军的人。”
    “对了,我想起来了,在五禽戏里的熊戏里有一招,叫熊晃……”
    观众席的众人一片哗然,不光是年轻人们,就连各传承世家以及门派的前辈们,都惊讶地站了起来。
    他们完全没想到,刘子夏的熊戏竟然练地这么好,只是用了其中的一招熊晃,穆远宁就败了,而且还是完败,简直不要太粗暴。
    六合门的两位前辈,直接从观众席上一跃而下,飞一样地朝着穆远宁跑了过去。
    “快快快,医疗室的人呢,快叫他们过来。”
    擂台上的吕尘风也吓了一跳,赶忙从上面跳了下来,蹲在穆远宁身边,伸出两根手指搭在了他的左手腕上。
    这练武的人啊,多少都懂点中医。
    号了号脉,知道穆远宁只是断了两根肋骨,并没有伤到内脏之后,总算松了口气。
    这么一小会的功夫,已经有三名穿着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小跑了过来,他们很费力地把穆远宁给抬到了担架上,然后带着他直接奔向了篮球场的医务室。
    第一场比赛,竟然就出现了受伤的情况,还真是够惊心动魄的。
    “好,这第一场打擂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吕尘风重新跳上了擂台,宣布了第一场打擂的结果,“第一场的胜利者是,来自上沪刘家的刘子夏师侄!”
    哗哗哗!
    吕尘风话音落地,整个篮球场都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刘子夏用自己的能力,证实了他不仅仅只是娱乐圈的一位明星,也不仅仅只是一位作家,他还是一名武学修为精深的世家传承人!
    面对掌声,刘子夏也难得地笑了起来,他朝着观众席拱了拱手,就走下了擂台。
    “接下来将要进行的是第二场打擂。”
    目送刘子夏回了观众席,吕尘风已经开始了第二场的介绍:
    “第二场的打擂者,分别是3,来自少林寺的释小松,4,来自燕青门的李凌……”
    ……
    打擂还在继续,刘子夏这边刚刚回到观众席,姜子轶和关小山就围了上来。
    “夏哥,感情那天在机场,你没用全力啊?”
    姜子轶看得出来,这个穆远宁和他的身手差不多,而且这货比他还壮,应该说实力比他还要强上一点点。
    没想到这样,都被刘子夏给一击撂倒了,那天在机场的切磋,他肯定是放了很多水的。
    “你信不信,我要是用全力的话,你已经挂了。”刘子夏开玩笑一样地说道,“那我估计姜世叔得弄.死我。”
    “夏哥,你放心,我师父绝对不会给他报仇的。”关小山笑眯眯地说道:“不过夏哥,你这招还真厉害啊。”
    “练得时间久了,你也能这样。”刘子夏笑着说道:“怎么样,你要学《五禽戏》的话,我可以教你。”
    “呃……”关小山脸一囧,说道:“还是算了吧,我八极拳都还没琢磨透呢,我要是敢去碰五禽戏的话,我师父得扒了我的皮。”
    “哎,我去,这个小和尚可以啊!”
    就在关小山跟那苦着脸、装可怜的时候,姜子轶的声音响了起来,“夏哥,这个是硬气功吧?”
    擂台上,只见释小松扎了个马步,就那么单掌竖了起来,闭着眼睛在上面念起了经文。
    燕青门的李凌,对释小松的不抵抗政.策,并没有放松警惕,而是拳、掌、脚,拳拳到肉,几乎每一下都精准地打在了释小松的身上。
    可是这小和尚呢?身体连晃都没晃一下,就好像不是打在他身上的一样。
    “应该是硬气功。”刘子夏点点头,脸上出现了思索的表情。
    其实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刘子夏的脑海里突然闪过《攻守道》里面的一个镜头:
    马师傅和一位蒙.古摔跤高手,高手龙交手的时候,马师傅的每一下都打在了高手龙的身上,可是这位高手依旧稳如泰山,连动都不带动一下的。
    或许,可以考虑让释小松这小和尚,来演高手龙这个角色。
    “少林寺就是厉害啊!”关小山很有些感慨地说道:“要是我被连上这么一套的话,早就趴下了。”
    “你小子也就是图个嘴快。”刘子夏瞪了关小山一眼,说道:“行了,继续看吧,没准一会他们就会是你们的对手呢。”
    ……
    经过了一个小时的打擂,第一轮的擂台对战已经分出了结果,15名胜利者,都是来自各大武学传承世家以及门派的传承人。
    姜子轶和关小山,毫无例外地晋级了。
    因为第二轮的比赛获胜者一共有15人,所以会有一人轮空,冲洗抽取小球之后,刘子夏成了这个幸运儿。
    到了第三轮,剩下了8人。
    这一次的两两打擂,刘子夏的对手是关小山,这个家伙很不要脸地选择了弃权,于是刘子夏不战而胜。
    第四轮是半决赛,剩下的四人里,刘子夏对战少林寺的释小松,释小松连战连胜,靠的就是这一手强横的硬气功以及先天罗汉拳。
    这小和尚还真是挺厉害的,刘子夏和他缠斗了有10分钟的时间,才把他给打趴下了,结果把他自己也给累地够呛。
    至于另外一对打擂者,是姜子轶和吕家的吕梦凝。
    姜子轶这货怎么说呢?根本就不知道啥叫怜香惜玉,这么一位大美人,愣是被他给生生打吐了血。
    最后总决赛的时候就不用想了,姜子轶很干脆地弃了权。
    刘子夏就这么成了打擂最后的胜利者,如果真算起来的话,其实他只是打了两场擂而已。
    不过在场的众人,可没谁认为刘子夏的胜利是侥幸。
    不说别的,就第一场穆远宁那凄惨的下场,就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
    所以,刘子夏的胜利,所有人都认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