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宣德炉?
    “合着刚才子夏主动跟你握手,你就为了这身行头,扭头就跑啊?”
    马未平依旧不依不饶地说道:“不行,你必须得跟子夏道歉,真诚地道歉!”
    “你懂个屁,不收拾齐整了,怎么见最尊贵的客人!”
    苏沐尘狠狠剜了马未平一眼,然后就乐呵呵地朝着刘子夏伸出了手,说道:“刘先生,您好,我是苏沐尘,您的粉丝!”
    呃……这是收获了一枚50岁+的老粉丝吗?
    刘子夏愣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回过神来,和苏沐尘握了握手,说道:“很高兴认识您,苏先生!”
    “真没想到,我有一天还能认识您!”
    苏沐尘那张老脸上满带着笑容,然后变戏法一样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巴掌大小的签名册,说道:“我那小孙女也很喜欢您,能不能请您帮我签个名?”
    “好!”
    刘子夏点点头,从苏沐尘的手上接过两个签名册,打开一瞧,那签名册里面贴满了刘子夏的照片,或是影视剧照、或是粉丝抓怕……反正往后翻了能有三十多页,才总算找到了签名的地方!
    从这两本相册就能看出来,甭管苏沐尘还是他那个小孙女,对刘子夏绝对是真爱粉!
    “谢谢,谢谢您!”
    苏沐尘珍而重之地收起了这两个签名册,这个时候才把目光转向了苏诺,伸手道:“苏先生您好,说起来咱们还是本家呢!”
    “哈,本家,本家!”
    苏诺本来是还挺生气的,毕竟刘子夏被放了鸽子,他这个做兄弟的当然要共同进退了。
    现在人家不仅出来了,还表现得有礼有节的,苏诺这心里的气也就消了。
    再说了,不是有句老话说得好吗,叫做相逢一笑泯恩仇。
    不就是握个手地事嘛,不至于的!
    “两位,你们来得还真是巧了,我这有今年上好的安.溪观音王,我去给……”
    苏沐尘想两人友好地笑了笑,刚要去拿他的好茶叶,鼻尖忽然闻到了茶香,不由得骂道:
    “哎,好你个老马,吖属耗子的啊,我把宝贝藏得这么严实,都他娘的被你个耗子爪给我翻出来了!”
    “你要是再骂骂咧咧的,信不信我把你的好茶叶全都给你扔了?”马未平眉头一挑,威胁了起来。
    “你他……算你狠!”
    俩人兴许是怼习惯了,苏沐尘刚想再骂,突然一想他的偶像在这,要是再骂骂咧咧地确实不好,索性就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端起一只茶杯,苏沐尘刚想要喝一口,眼睛突然瞥见了摆在桌子上的铜炉,就说道:
    “哎,老马,你这是跟哪收了个铜炉啊?这小铜炉有意思啊,明明是铜炉,非得弄一身儿地铁锈给糊上去,到末了还给铁锈仿成了铜锈,真是吃饱了撑的!”
    “哈?”
    听到苏沐尘的话,甭说刘子夏和苏诺了,就连马未平都是一脸地懵圈。
    “老苏,你说,这外头裹着的是一层铁锈,然后被人为地仿成了铜锈?”马未平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这有什么?”苏沐尘耸了耸肩膀,说道:“亏你还在古玩界混了这么久,没见过在铁器上裹铜锈,冒充青铜器的物件啊?”
    “得,你说得对!”马未平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话,道:“那老苏,你能把这些铁仿铜锈都给搞下去吗?”
    “当然,你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苏沐尘只是看了一眼那只小铜炉,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见刘子夏和苏诺还处于懵.逼状态,马未平就解释道:“哦,对了,你们俩还不知道吧?老苏是圈子里知名的收藏家、鉴定家,他主要专精铜器和杂项,对于古文物修复也能勉强算是一个高手吧!”
    “嘿,老马,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听到马未平的话,苏沐尘不干了,他说道:“别以为你是我师兄,比我早入门几年,这文物修复就一定比我强!老师早些年就说过,你老小子手不够巧,那些古玩字画修复什么的,你可整不来!”
    “那我也是你师兄!”马未平老脸一红,说道:“就算你比我年纪大,你也是我师弟!”
    老师?
    这俩人从开始见面到现在,反复提到‘老师’,这让刘子夏和苏诺感到很好奇啊?
    心里有疑惑,刘子夏就问了出来:“马老师、苏先生,不知道您二位的老师是?”
    马未平充满崇敬地说道:“我们的老师姓齐,名功,是国内著名的书画家、鉴定家、国学大师!”
    还有好多名头,马未平并没有加上,在他看来,仅仅只是说出这个名字,应该就足以让刘子夏想到他老师是谁了!
    原来是他,那位尽管是‘皇亲贵胄’,却从不以此为名,一直在为国家默默做出贡献的老人!
    刘子夏心中一惊,道:“都说名师出高徒,马老师和苏先生看来是继承了齐老的衣钵了!”
    “子夏,这话我们老哥俩可担不起!”马未平连连摇头,说道:“我们能够学的,不过是老师的皮毛而已。”
    马未平这话当然是夸张了,凭他现在的眼力和手艺,至少继承了齐老的鉴定能力!
    “行了,你也别跟那卖弄了!”
    苏沐尘是死活看不上马未平的眼儿了,他把马未平扒拉到了一边,先是看了看那只小铜炉,然后戴上手套开始上手了:
    “这么沉?这个器形,敞口圆唇,颈矮而细,扁鼓腹,而且还是炉耳呈象首……老马,我用用你的刮刀!”
    “怎么着,你是想把这层铁仿铜锈全都刮下去啊?”马未平翻了个白眼,但还是把手中的刮刀给递了过去。
    “我有那么蠢吗?”
    苏沐尘接过刮刀,开始细细地刮铜炉的左耳,他刮的倒是很慢,而且那动作细腻的,完全和他的身型、嗓门不匹配啊!
    花了有大概10来分钟的时间,苏沐尘总算是清理出三分之一地左炉耳来,而且完全没有刮伤炉体,这技术是真没地说!
    掏出一个放大镜,苏沐尘仔细看了看这露出来的左侧炉耳,开口说道:
    “看这露出来的色泽,好像是带着点金黄色,如果把锈全部去掉的话,肯定会更亮,这只炉子是黄铜为基,里面掺杂了一切其他的重金属。
    而且你们看它的炉耳,象首粗眉杏目,长鼻直竖,表情自然细腻,这是采用了‘太平有象’的吉意装饰,依我看,这只炉应该是明朝中晚期,一件宣德炉的仿品!”
    “为什么不能是真品?”刘子夏有点好奇地问道。
    “真品?”
    马未平眉头一挑,说道:“子夏,这宣德炉,是由明宣宗朱瞻基,在大.明宣德三年的时候,亲自参与设计监造的铜香炉,而且……”
    “等一下,马老师!”
    刘子夏打断了马未平的话,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征询马未平的意见道:
    “马老师,我能把您接下来说的这段话,录制成视频吗?”
    在刘子夏看来,这是难得普及古玩知识的机会,等到时候剪辑到《寻宝》的宣传片里面去,相信观众和网友们,应该会很感兴趣的。
    “可以!”
    马未平点点头,说道:“这都是一切常识,如果你要放到网上播放的话,也没事,正好帮咱们华夏铜器的收藏爱好者们,普及一下宣德炉的知识。”
    “谢谢您!”刘子夏点点头,对苏诺说道:“胖子,你也拿出手机来,给这只炉子拍一些照片,多来几个特写!”
    “好!”苏诺点点头,忠实地执行着刘子夏的命令。
    “可以开始了吗?”马未平问道。
    “可以了!”刘子夏连连点头,然后是滑动,打开了视频录制功能。
    马未平点点头,继续说道:“宣德炉,是咱们华夏历史上,第一次运用风磨铜铸成的铜器,而且它的铸造方法也十分地考究,里面除了咱们华夏的铜之外,还加入了来自暹逻国进口的红铜,以及铁、金、银等数十种贵重金属,更是带有洒进和错金的工艺,铸造起来十分繁琐复杂!
    我这么跟你说吧,除了宣德三年唯一一次的铸造之外,就算明中后期生产的那些宣德炉,也都是仿品而已,因为它们和宣德三年冶炼出来的宣德炉,之间的差异也是天差地别!”
    “后世几百年,甭管是明中后期,还是清.朝、民.国、甚至是近现代,仍旧有很多人去仿制宣德炉,尽管没有洒金和错金工艺,但是这些赝品里面也不乏精品的存在,它们的价格也是相当高昂的!”
    在马未平话音刚落之后,一直在观察那只炉子的苏沐尘接过了话茬儿,道:
    “宣德三年铸造的宣德炉极其地罕见,如果是一件真品的话,那它的价格绝对上千万,甚至大几千万!不过,至少我这些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真品,所以我才敢肯定地说,这件炉子是宣德炉的仿品,也就是赝品!”
    “那它不还是件假的嘛!”苏诺一脸失望地说道:“哎,看来子夏这1100块钱,算是白花了!”
    “苏先生,那您可是说错了!”
    听到苏诺的话,苏沐尘轻笑了起来,道:“依目前露出来的这点材质、器形以及重量来看,这件宣德炉就算不是宣德三年制,至少也是宣德年间制!”
    “宣德三年制,宣德年间制?”
    苏诺差点被苏沐尘的话给听懵了。
    怎么这么拗口啊?
    “对!”
    苏沐尘点点头,说道:“明宣宗朱瞻基是明朝的第五位皇帝,他在位10年,宣德是他的年号,但是宣德炉在他在位期间,只是在宣德三年的时候,铸造出3000只而已!宣德三年之后,铸造出来的宣德炉也是宣德年制,但并不是真正的宣德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