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瘾小说 > 都市小说 > 娱乐超级奶爸 > 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琵琶行》
    舞台后面大屏幕中的画面,又一次出现了变化:
    原本静止不动的船只开始在江面上移动了起来,他们在寻找着刚刚响起琵琶声的源头。
    终于,江面上出现了另外一条船只,原本船只中的两人站起身来,朝着另外一艘船只拱手、行礼,同时口型呈现张开的状态,似乎是想邀请对方出来相见!
    小船中的船舱里又出来了一道人影,他手中似乎拿着许多的东西,开始在刚刚两人对饮的小桌上摆弄了起来。
    本来观众们是不知道这个人是干啥的,现在看到他的动作,豁然开朗,这就是一个服务生……不对,那个时候应该是仆人!
    两只船儿在江面上并行,原本船上的两道人影又一次开始面向另外一条船儿,口型大张,似乎是高声喊叫了起来。
    千呼万唤之后,一名女子缓缓走出,在她的怀里还抱着琵琶,她微低着头,琵琶遮着她一半的脸面。
    那种感觉就很奇妙,明明看不到,但是偏偏心痒难耐,想要看清她的全貌!
    “转轴拨弦三两声
    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
    似诉平生不得志…”
    大屏幕中,画面给了抱琵琶女子一个近景:
    这是一位及其漂亮的女子,身着浅绿色的罗裙,宽大的双袖上飘着两缕挽带,肩上还披着一条鹅黄色的轻纱,乌黑的长发盘起,挽了一个唐式发髻,上面还插着一根步摇!
    她转紧琵琶的琴轴,青葱玉指拨动着琴弦,尝试试弹了几下,虽说弹奏的声音并没有形成曲调,但是那声音已经震动空气,出现了波纹。
    这就是画笔成画的好处了,可以恣意地用各种夸张的绘画方式来彰显歌词的意思,以及歌曲的意境。
    至少,现场的观众们是看明白了,特别是空气中激荡出的波纹,让他们瞬间就明了了歌曲的含义!
    “低眉信手续续弹
    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
    初为霓裳后六幺…”
    画面中那女子低着头,随手连续地弹个不停,似乎是向用琵琶声,把心中无限的往事给说尽。
    透过近景画面,能够清晰地看到女子的手指,在琴弦上灵巧地轻轻抚拢,慢慢捻揉,时而又下抹、上挑。
    当唱到最后半句的时候,大屏幕的夜空中,竟然竟然出现了跳着舞的女子,一时间丝绦满天飞舞,彩色的帐幔浮现,就像是真的一样。
    浮在半空中的小人,简直就是在给乐曲伴舞嘛!
    现场不少的观众都迷醉了,他们没想到一首歌曲的动画释义,竟然可以做到这种程度,简直连想都没想过!
    “大弦嘈嘈如急雨
    小弦切切如私语,如私语
    嘈嘈切切错杂弹
    大珠小珠落玉盘,落玉盘…”
    突然,音乐的旋律再一次出现了断层,古琴、大鼓、镲纷纷隐没,只剩下琵琶在轻缓地弹奏。
    没等观众们适应过来呢,略带着一丝尖细的戏腔女声,就从舞台上响了起来!
    我去?
    几乎在戏腔女声响起的一刹那,甭管是观众还是后台正关注着前台的那些因与人,全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本来他们的关注点都投注到大屏幕中了,但是这歌声,却是瞬间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给拉了回来!
    似乎是在告诉众人这是一首歌,可不只是一部单纯的动画默剧!
    在歌曲中加入戏腔、反串,这完全都是刘子夏的独创,至少他们是从刘子夏这里知道了,原来戏曲是可以和流行音乐相互结合的!
    “间关莺语花底滑
    幽咽泉流冰下难
    冰泉冷涩弦凝绝
    凝绝不通声暂歇…”
    仅仅只有这两句歌词的戏腔,但是对观众们来说,却是大呼过瘾!
    别看只有这么一句,但是观众们还是能够听出来,刘子夏这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换了别人,肯定没有那个味道。
    大屏幕中,两艘船上的画面似乎变得静止了,只能看到一人不停拨弄琵琶,两人一直在小酌对饮。
    但是夜空下,天穹之上的画面,却是在不停地流转变化:
    原本有古装小人在夜空之上起舞,现在则是浮现出了一簇簇的花丛,两只黄莺在丛中婉转鸣唱。
    忽而,花丛和黄莺消失,出现了一眼泉水,在琵琶的韵律中,那泉水竟然开始慢慢结起了冰。
    “别有幽愁暗恨生
    此时无声胜有声,胜有声
    银瓶乍破水浆迸
    铁骑突出刀枪鸣,刀枪鸣……”
    月色之下,夜空之上。
    原本正在结冰的泉水忽然间消散一空,漆黑的夜空显得有些沉闷,但就是这种闷闷无声……却似乎比刚刚的状态更加动人。
    下一秒,一只只的银瓶自半空中浮现,他们彼此之间相互碰撞,里面的浆水四溅而出。
    那浆水溢出银瓶之后,竟然化成了身穿铁甲的骑兵,他们手持着刀枪,横冲、碰撞,刀柄之间发出嘶鸣……
    歌曲演唱到这里的时候,其实观众们已经听明白,也看明白了!
    后面的这些歌词,完全就是在描述这女子琵琶弹奏的有多棒:
    从动到静,从急骤到迟缓……不论哪一句、哪个词,都清晰地把歌曲要表达的意思传到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沉吟放拨插弦中
    整顿衣裳起敛容
    自言本是京城女
    家在虾蟆陵下住……”
    歌曲唱到这里的时候,由演唱状态的戏腔,演变成眼下说状态下的戏腔!
    这种在多种演唱方式中来回切换的状态,还从来没有在流行音乐上出现过。
    所以,戏剧演唱形式上的变化,让观众们感到很惊喜!
    而这一段歌词,大屏幕中的画面并没有过多的展示,但是对于观众们来说,还是听懂了的。
    无非就是画面中这位弹奏琵琶的女子,在进行自我介绍,诉说自己悲苦经历,以及表达内心中的无限情感……
    ……
    虽说在纯粹的器乐音乐会上,很少有人会去就器乐演奏的时候唱歌,那也是担心观众们会反感。
    但是刘子夏演唱的这首歌不同,满满的都是华夏风格,首先是华夏传统乐器伴奏,其次就是演唱中采用了戏腔,这也属于华夏传统文化范畴。
    最后就是这首歌中的歌词了,这是一首典型的七言歌行,既能是诗文,也能做歌曲。
    而七言歌行,同样属于华夏传统文化!
    综合以上三点,不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一场用来展现华夏传统文化的表演,所以观众们不仅没有感到反感,反倒一个个用心去聆听!
    甭说前面的那些观众们了,就连很多后台的华夏传统乐器演奏大师们,都有了一种新的感悟。
    刘子夏的这一场表演,也为这些大师们打开了一扇新的世界大门!